() 场面一度沉寂,除去李枫,所有人都已经惊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比如李枫的父母,是该责骂李枫怎么直接动手,还是惊叹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一脚将人踹成这样。

包括对方的中年男子也是,双目瞪得通圆锃亮,眼前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突然,根本来不及反应。

“儿子,你怎么了儿子!”

突然,里面的房间传出一声惊叫,一个大妈从房间里扑出,在客厅中直接抱着自己的儿子痛哭起来。

那场面浩大,惊天地泣鬼神,仿佛让整个楼栋都听到一样。

不过现在没有几个爱管闲事的人,邻居就算听到了也根本不会出现。

“隔壁发生了什么”

“范荣那家伙好像在痛哭,八成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还不长眼的惹了什么大人物”

“切,那个家伙就是个行走的坑蒙拐骗机器,附近邻居都知道,只能去骗骗外面的人。估计就是惹了哪边惹不起的人,就这哭声,恐怕人带着刀找上门了。”

“你说,都是邻里的,要不要去帮帮忙,看一眼”

“看?她之前怎么坑走我们一万块的,你忘了?女儿的学费都敢坑走,我巴不得她死。还有她儿子,她丈夫,哪个没有行小伎俩坑走过我们东西,一家子垃圾玩意。再说了,能够闹出这动静,你惹得起?咱们这些平头小百姓就老老实实呆着,别管那些事。就范荣这娘们一家做的那些事,总归一句话,活该”

日系小清新向日葵

在李枫不知道的隔壁以及上下楼层,所有人都在这样对话着。爱管闲事的人少,但总会出几个。能够落魄到这种程度,也只能怨自己平日的为人,实在是差之又差。

“你,你个混账,你做了什么!”

随着那位中年女性蹿出,怀抱着地上儿子痛哭,面前的中年男子也是气的直上脑门。伸出拳头就要对准李枫的脸打去。

但李枫不跑不躲,就这样站着,用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这个男子。

李枫的双眼仿佛有着什么魔力一样,就这么盯上一会,那个男子只是举拳冲到一半,就软了下来放下拳头,满面的恐惧。

“亲爱的,有人把你儿子打了,你竟然怂的什么都不敢做,你这是当爹的样子吗!”

中年女子看到丈夫的反应,自己更是愤怒,朝着自己对象使劲的咆哮着。

“别急嘛,你儿子没事。我下手有轻重,不想某些人,把别人的家庭往死里去骗”

李枫轻轻说出话,一个人找到客厅的小沙发上坐下,神情甚是傲慢。

“小枫,你到底怎么了,我可不记得我教过你这么暴力”

“小枫,赶紧给叔叔阿姨道歉”

父母看到李枫的样子行为,出言训斥着。对于父母的反应,早在李枫意料之内。父母是那种既传统又不敢惹事的普通居民,一般碍于面子以及不想惹事的心理,如果吃亏,会将大部分亏都咽下肚子。

在父母心中,李枫一直是那种虽然爱玩,但很老实内向的孩子。绝对不会惹是生非,更不会大打出手。但李枫现在的表现,完颠覆了两位老人心中的部。

“别着急嘛,爸,妈。治疗好这个人简单,但是这个女人终于不在床上装死了,对吧”

说着,顺手一个治疗洒在青年男子身上,刚刚被自己一脚狠狠踢飞镶嵌到墙上,差点整个人过去的青年,就这样在一阵光的沐浴之后,竟然如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站立起来。

看着自己儿子连疼痛都没有叫喊,只是傻傻的站起。要不是身上的衣服还有些破烂处,这个女子都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所以,范荣大婶,你骗我妈的六十万,咱们该清了吧”

李枫冷眼一瞪,整个人半倚在沙发上傲慢的说着。

“你你你,你来我家放肆还这么嚣张,你就不怕警察抓吗。你到底是谁…好啊,原来是你带人来我家找事。亏我以前那么好的对你,把珍贵的低价积分卖于你,事事帮助你,你现在就这样恩将仇报,你个白眼狼!”

中年女人,也就是范荣气得发抖,原本手指打颤的指着李枫。突然瞥见李枫的母亲,瞬间找到了攻击目标,说完之后还不忘说出大量谩骂的话语,话肮脏的程度简直不堪入耳。

啪。

李枫直接拿起一个水杯,准确的砸在范荣的嘴上,瞬间整个嘴炸开了花。丝丝血液从嘴部留下,这下算是彻底破相。

范荣感觉到什么,太快的发生都让痛疼没有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摸了摸下巴,看到一手的鲜血,再一次爆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

“靠,这叫声如果加个扩音器研究研究,也许是个不错的范围杀伤武器”

李枫还在心里吐槽,自己这么强大的**,耳朵都受不了这种穿透力极强的叫喊声。

赶紧一个圣光术,再一次将其治愈完毕。现在的自己治疗这种小伤,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给你治好了,现在能正常说话了吗。我来到这里的目的,你自己心里清楚。我…”

吱嘎。

还没有说完,大门突然打开,进来几个和李枫母亲一样年龄的人,呆呆的看着遭杂的客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玲、莹、莎,你们都来了”

“接到你的电话就赶紧赶来,发生么什么,怎么那么乱。你不是说要给我们看什么真相,火急火燎的把我们叫来,如果是恶作剧我可生气了”

李枫母亲看到几个人的到来,总算是从儿子从未有过的举动震惊中,反应过来。礼貌着和几个人打着招呼,对方也回以然后询问

这就是母亲的几个同事,李枫已经明白。正好趁现在,也该拿出这些证据。

“快救我,她儿子疯了。我给她卖积分,卖便宜的积分,都是看在同事的面子上,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结果她,恩将仇报,拿了积分还想把那些钱拿走。哎哟喂,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就这样遇见个白眼狼。哎哟喂,我的命好苦啊~老公是个无能,儿子是个废物,面对这样的暴行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我好心对别人,只有这白眼狼的结果,哎哟。我的命好苦啊~呜呜呜呜”

李枫无语的看着地上的女人,这还真是个戏精。转眼间就讲什么都说了,倒打一耙的本事可见精湛。最后还立即趴在地上哭泣起来,那悲惨模样让不明真相的人看到,恐怕李枫直接成为一个罪人。

“别嚷嚷了,看看这些吧!”

李枫不可耐烦,在众人的注视下,一件件拿出自己收集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