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留,黄巾议会大厅。

张角眉头紧皱,一脸严肃的端坐在主位之上,看着下方的各大新老渠帅,而他身边站着一位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女,那少女明眸皓齿,身材窈窕,精明干练,正是张角的亲生女儿张宁。

看着自己的紧皱眉头的父亲,张宁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如今的张角已是天下最具权势之人,但从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的喜悦,有的只有深深的疲劳。

彻底巩固兖州之后,陈留已经成为黄巾军的政治中心,四面八方的政务都向陈留涌来。

那堆积如山的政务,张角根本就处理不过来,除此之外,张角还要应付黄巾内部派系之间的明争暗斗,一系列的种种,已让这个垂垂老矣的老人身心疲惫。

对于原先中意的继承人黄巢,张角现在很失望,尝到权力的毒药后,黄巢再也戒不了了,为了上位,四处拉拢人心,巩固地位,唯恐失势。

倒是原先张角都没考虑过的女婿项羽,自从得到谋士贾国的辅佐之后,现在变得成熟内敛起来,就如今来看,项羽倒真不失为张角继承人的好人选。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如今黄巾内斗比原先更加的激烈,原先是三足鼎立,现在是项羽和黄巢双雄对立,洪秀也知道自己争不过两人,于是很自觉退出了这场角逐,现在成为两方大力拉拢的对象。

而这一切的一切,张角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话,他根本没有能力组织。

如今的张角身体也越来越差,无论是精力还是体力,都已大不如前,所以张角只能将权力分散出去,自己仅掌控大局。

张角也知道自己操劳过度,恐怕没几年活头了,而黄巾军的内部矛盾已经尖锐到了极点,张角不敢想象万一自己死去的后,黄巾会变成什么样子。

而这次和汉室决战,就是黄巾转移矛盾一致对外的最后机会,也是张角最后的机会!

瓜子脸美眉微卷齐刘海空气感写真

“咳咳…”

张角岔气咳嗽了两声,就让在场大部分新老渠帅一阵心忧,现在的张角要是发生一点意外,奋战一年多才形成的大好局势,可就一朝散了。

当然,黄巾之中也不是所有人都希望张角好,张角就如同一座大山,只要他在一天,任何人都不敢有丝毫异动。

见自己咳嗽一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张角自嘲一笑,淡淡道“你等若是真关心老夫的身体,就少干点缺德事。真以为下面的事,老夫不知道吗?”

张角虎目于在场所有渠帅的身上扫来扫去,众人不禁心头一凛,身体绷直动都不动。

张角见此叹了口气,轻声道“我黄巾军起义乃是为天下百姓谋福利,如今天下尚未定,一些败类就打着我黄巾军的旗号,肆意欺压百姓,这让天下百姓如何看待我黄巾军?”

方腊一听,立马站出,道“师尊,我黄巾实力扩充的太快,下面难免良莠不齐。您放心,无论是贪腐还是以权谋私,弟子都一直在严查,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败坏我黄巾名声的蛀虫!”

张角闻言点点,经过上次敲打之后,方腊变得沉稳了许多,所以张角将反腐这最得罪人的事交给了方腊。

方腊接过此任后,一直铁面无私,手腕强硬,杀了不少人,也得罪了不少人,只是黄巾内部蛀虫太多,有些隐藏的很深,方腊根本杀之不尽!

“目光不要只放在中低层,高层也一定要查,一旦发现,绝不姑息!”张角冷冷道。

“诺!”方腊肃然道。

张角满意的点点头,而后问“决战的粮草准备的怎么样了?”

黄巾政务大多由黄巢处理,而黄巢一听立马站出,恭敬道“启禀主公,这五个月来我黄巾动员了近两百万百姓,搬运到兖州的粮草共计一千八百万石,足够我黄巾百万大军,征战两年之用!”

张角点点头,继续问道“项雁,东征大军的训练,进行的怎么样了?”

为了防止黄巢专权,张角将军务分出交给了项燕。

项燕不慌不忙的站出,一脸笑意的说道“启禀大贤良师,目前兖州共有大军一百万整,而我黄巾一直采用的是战训结合,在实战中成长的练兵方法,如今大军战力远超从前。”

“那大军的换装问题呢?”张角问。

之前黄巾军的人数虽众多,但是装备可是惨不忍睹,甚至有人用木枪作战。

而在这五个月当中,张角集中四方资源,力武装百万大军,为的就是将军队整体战力提高上来。

“百万大军已经换装完毕,所有士兵都已装备铁质兵器,有五十万大军备甲,而其中皮甲军三十万,铁甲军五万,骑兵五万!”

这个兵甲的装备比例已经不低了,就是汉军也不可能人人备甲,当然雁门军除外。

“好,好,有如此战力,我黄巾军定能攻破洛阳,消灭汉室!”张角大笑,对一边的张宁,问“宁儿,你和你姐姐掌管太平卫,说说汉室现在的实力吧!”

张宁听父亲终于问自己,眼睛顿时弯成月牙,而后想起什么,又变得严肃起来。

“父亲,我黄巾如今的局势并不容乐观,汉室已聚兵四十万,又有八关之险,卢植更是将虎牢关防守的滴水不漏,我黄巾就算有百万大军,想攻到洛阳城下也并不容易!”

张角凝重的点了点头,他费尽心思总算拖住了汉军部分兵力,将皇甫嵩和朱隽困死在豫州和冀州,可汉军还是聚集了进四十万大军。

这四十万进取可能不足,但防守嘛是绰绰有余,更何况汉室还有卢植这种最擅长防守的名将。

“难道只能强攻吗?”张角不甘的问道,众将也都一脸凝重之色。

所有的战役中,攻城战无疑是最残酷的,黄巾军积攒这点家底相当不容易,在场所有人都不希望,手下的儿郎们消耗在攻城战上。

“为了将伤亡降到最低,姐姐制定了万无一失的‘离间换帅计’,并且亲自潜入洛阳实施。”张宁自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