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世友的眼神已然是说不尽的惊恐!

聊斋中有一个所谓的画皮妖术,是说妖怪画了一张人皮,罩在外面伪装成人。

而现在,马世友是切身体会到了这种诡谲莫测的“妖术”了!

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药不然,将那张令人憎恶的小白脸一寸寸的撕下来……

如果说露出皮下组织乃至血肉,顶多是会让马世友觉得这个人已经疯了。

但是,当发现撕下来的人皮下面,居然还是肌肤,他深感自己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甚至灵魂都被狠狠震荡到了!

这个人何止是疯了?!

简直是活生生的恶魔!

易容!

这是马世友混乱空乏的思维中,唯一还能清醒认知到的名词!

不过,这些仅有的念头,直到看清这张面具下面的真实面孔,都彻底的荡然无存了!

“马主任,久违了。”

长发美女蕾丝白裙丁香花下玩耍嬉戏写真图片

小白脸被撕扯下来后,依然还是一张小白脸。

但是,这张小白脸,却更加的令马世友憎恶乃至恨之入骨!

宋澈!

若是平时看到这个挨千刀的仇敌,马世友无非是出离的愤怒。

但是现在发现宋澈居然易容伪装成另一个人潜伏在自己身边,马世友却是多了无限的恐惧和畏惧!

这个小白脸,太太太太太可怕了!

“你、你居然……”

马世友颤抖着手,指着宋澈,忽的状若疯癫大喊道:“警察!快过来!把这个人抓捕起来!”

“别喊了,现在就是我们的二人世界。”宋澈笑吟吟道:“再说,我又不像你违法乱纪,警察凭什么抓我?”

马世友一呆一怔,又爆发似的一把抓住铁栅栏,怒吼道:“你小子不得好死!”

宋澈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道:“我看你是失心疯了,难道是我把你害到这境地的?”

马世友还真醒悟了一下。

是啊,他沦落到这田地,很大程度是咎由自取!

不过,他又岂会跟这个死敌妥协:“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你才是始作俑者,我本来前途大好,在云州最大的医院当医务科主任,只要再奋斗两三年,就该晋升副院长,再往后就是院长!”

“可是,就因为你小子突然冒出来,坏了我的好事,还毁了我的毕生心血,否则我又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样子,都是你的错!”

宋澈也不去无意义的争辩,只反问道:“你都是快死的人了,说这些还有意义么?”

闻言,马世友犹如泄了气的皮球,激昂的情绪瞬间消弭,最终颓然的坐到了地上!

他呆滞的目光,在宋澈的小白脸上转了几转,忽的又醒悟到什么,试探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体情况?许芊芊他们告诉你的?”

宋澈摇头否认。

这反而让马世友大喜过望,又兴冲冲的抓住铁栅栏,道:“是你看出来的对不对?对了,你是神医,你光凭望闻问切就能看出我的病症了,那你赶紧救救我啊!”

宋澈怜悯似的看了这可怜虫一眼,道:“你这病,天神下凡也难救。”

早在急诊科的照面,宋澈就察觉到了马世友脸上的灰败之气。

或者说,死人气!

人是有经络气机的,往往在身体机能濒临崩溃瓦解的时候,这些气机也会随之消散。

所以人们常说一些身体健康好的人朝气蓬勃、神气活现,反之身体不好,就会被说成是死气沉沉……

而现在,马世友脸上的死气,已经沉降到了皮下的血肉了!

“怎么会!你不是无病不治、无所不能嘛,为什么偏偏我这病你就治不好了?!”马世友犹自不甘心的叫道:“你是不是因为记恨?好,之前都是我错了,是我道德败坏,是我心胸狭窄,给你造成了不快,我给你道歉,我给你钱,很多钱,还不够的话,我……我给你下跪磕头了!”

为了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马世友连尊严都不留了,作势就下跪求饶。

“行了,我跟你之间的是非恩怨,到了这节骨眼,没必要再惺惺作态了。”宋澈劝止道:“而且,不是我不想救,而是不能救,如果我没猜错,他们给你服用了一种,不过这所谓的慢性,至多几天内就会发作,对不对?”

马世友又颓然的跌坐在了地上。

状态又恢复了看见宋澈之前的浑浑噩噩、失魂落魄。

既然宋澈能看出他的身体秘密,却说没办法医治,那就是真的没得治了。

他没必要欺骗一个将死之人。

“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马世友苦涩道。

“你把手伸出来。”

等马世友将手从铁栅栏中伸出来,宋澈号脉半响,又沉吟半响,脸色更加的凝重起来,“我刚刚的推测还是太乐观了,恐怕一天之内,你就活不成了!”

这时候,马世友反而有心情笑了一下,说不尽的惨然凄凉:“这个药,本来不该是我吃的。”

宋澈垂眼想了想,道:“本来你是想给我吃的吧?”

没等马世友回答,他又道:“你们知道我医术高明,一般的毒药未必能毒倒我,甚至都没机会进我的口,因此,研发出的这个毒药,是根本没有解药的。”

“你很聪明,所以才能侥幸先让我死在前头当垫背。”马世友道。

宋澈摇摇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我一直觉得,那些罪大恶极的人,哪怕在临死关头,往往也不会后悔自己犯过的罪孽,他们只会懊恼自己的运气不够好,没能活下来继续作恶。”

“马世友,你就是这种人!”

“桀桀……”

马世友发出怪异的惨笑声,大概是绝望之下,索性对一切都不所谓了,“对啊,如果让我有机会活下来,我能继续赚很多钱,继续玩女人快活,继续报复你和徐天禄那群王八蛋!”

“但现在说这些都迟了,没想到,最终送我最后一程的,会是你小子!但是,你别妄想从我嘴里套出什么线索了,我知道你在帮警察查许芊芊他们,但我不会帮你的,我就想看到你和许芊芊他们继续斗下去,斗个两败俱伤、你死他死,大家一起死!”

宋澈迎上他的怨毒目光,轻轻一笑:“这个结果,你做鬼都没机会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