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内视术”没能侦测到乔安想要的细节,出于稳妥起见,他决定把生长在磨坊附近的“食人草”全都清理掉。

即便不算花粉云的腐蚀攻击,食人草的战斗力也不逊于树人,而且数量众多,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乔安急于跟奥黛丽和海拉尔会面,不耐烦亲自动手拔草,就把神话水晶钢魔像“南丁格尔”从次元洞中召唤出来,让她设法解决掉挡路的食人草。

“小法师,难得你放我出来透透气,接下来的事情尽管包在我身上!”

南丁格尔拍着胸膛,自信满满地说。

“食人草散发出的花粉具有强酸属性,你最好当心点,万一装甲被腐蚀,修理起来还挺麻烦的。”

“水晶钢”虽然有个“钢”字,其实是青冰和石英的化合物,比绝大多数金属制品更耐酸蚀,但乔安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过于自信的南丁格尔。

“呵呵~啰嗦的小法师,不用你提醒我也注意到那些丑陋的植物正在喷吐酸雾,本小姐当然会小心呵护自己美丽无瑕的冰肌玉肤!”

“啊?你这个话痨,有什么资格说我啰嗦?”乔安气得够呛,“你不光是话痨,还很自恋!”

“哎呦喂~你要是成心跟我吵架啊,那我可就来劲了!”南丁格尔摩拳擦掌,斗志昂扬。

“算了吧,我才懒得跟你吵!”

乔安自知喷不过她,远远地躲开。

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

南丁格尔得意地宣布自己获得胜利,转身望向山坡上丛生的食人草,抚摸着下巴,发出一串奸诈的笑声。

“呵呵呵呵~小法师,我想到一个高效拔草的好办法,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就在乔安好奇的注视下,南丁格尔抽取一道“神话之力”,专注施法。

原本平静的树林中,气流在神话力量的驱动下加速流转,盘旋呼啸。

短短三秒过后,平地掀起宛若巨龙的旋风,狂暴的气流将草木沙石吸入龙卷风柱,灰蒙蒙一片混沌,仿佛末日将至。

南丁格尔维持施法专注,遥控“神话旋风术”朝食人草密集生长的地带移动,将它们连同附近的普通树木一并连根拔起,吸入风柱,持续绞杀,直至上升到风柱顶端,已然被撕得粉碎,经由漏斗状风柱边缘喷撒出去,破碎的枝叶木屑漫天飞舞,纷落如雨。

食人草好歹有3点智力属性,自知无力对抗这场天灾般的神话风暴,慌忙自泥土中拔出根须,试图逃离龙卷风肆虐的地带。

根须扭结的下肢并不适合奔跑,食人草拼命蠕动根须也逃不过神话龙卷风的追逐,一一被强行吸入风柱,惨遭绞杀。

少数更机灵的食人草,索性收敛根须,全身蜷缩成团状,顺着被暴风清理的光秃秃的斜坡直接翻滚下去,逃跑速度比根须蠕行快得多。

“呵呵~小草,你们逃不掉的。”

南丁格尔冷笑着擎起超大型魔晶速射炮,锁定山坡上翻滚下来的食人草扣动扳机。

炮口喷出璀璨光芒,短促密集的轰鸣压过暴风呼啸。

翻滚中的食人草被大号附魔炮弹击中刹那便爆裂开来,汁液飞溅,残破的枝干嵌入弹坑。

山坡上,紧闭的磨坊大门嘎吱作响,敞开半边,两张俏丽面庞相继从门口探了出来,被暴风与枪炮的动静吸引,警惕而又好奇的向外张望。

乔安远远看到门口随风飘拂的双马尾和齐耳金发,立刻认出海拉尔和奥黛丽,变身为蜂人形态,给自己拍上一道“行动自如”,在暴风中展翅飞翔,不受干扰地径直飞上山坡。

“乔安!”

“你小子可算是来了!”

奥黛丽和海拉尔看到风中翩然飞翔的熟悉身影,兴奋地推开磨坊大门,向他挥手欢呼。

鹦鹉多莉站在海拉尔肩头,盯着乔安身后那尊火红的魔像上下打量,嘴里还在念叨:“奇怪!奇怪!真奇怪!”

这傻鸟只顾着看热闹,没有留意暴风从面前经过,强劲的气流将她吸了过去。

多莉不由自主的腾空翻滚,打着旋儿飞向龙卷风柱,拼命拍打翅膀也无法摆脱旋风牵引,吓得失声尖叫。

“救命!救命!”

乔安开启“冥河法袍”自带的“幽冥武装”,适时伸手一捞,抓住鹦鹉尾巴,把她从暴风中扯了回来,降落在磨坊门前。

“好险!好险!”

多莉捡回一条小命,吓得钻进乔安斗篷兜帽,把自己紧紧裹住,只露出脑袋,瑟瑟发抖。

“奥黛丽,海拉尔,你们没事吧?”

乔安望着两位姑娘,见她们面色憔悴,海拉尔身上犹存血迹,不免有些担心。

“些许轻伤,早就被奥黛丽施法治好了,有她在身边,我至少不会像那两个倒霉蛋似的,变得浑身绿油油。”海拉尔故作轻松地笑道。

“没事就好,你说的两个倒霉蛋,是指被洪荒巨人抓走的霍尔顿和平克顿先生吗?”

“不是他们……小流氓和侦探大叔的处境,恐怕比那两位更糟。”海拉尔苦笑一声,转身指向屋内,“进来看看你就知道了。”

乔安点了下头,先给南丁格尔发出一道心灵感应,让她继续清剿食人草,过后就守在磨坊门外当警卫。

磨坊内的大部分空间,被一台巨大的风力石磨占据。风车被蔓藤缠住,磨盘早已停止运转。

磨盘上摆着一盏黄铜烛台,海拉尔上前轻抚烛台,加持“光亮术”,烛台随即散发出幽幽冷光,驱散四周黑暗。

乔安跟着奥黛丽走进磨坊,第一眼就看见房门正对面的角落里生长着两株灌木,稍加观察就发现灌木的枝杈酷似人类肢体,树干上方隐约呈现出人面特征。

走到两株灌木跟前仔细看了看,乔安不由挑起眉梢。

“这是……安格尔和莱恩?”

“没错,就是这两位可怜的同学。”海拉尔捧着烛台,面露后怕,“幸亏奥黛丽跟我在一起,随时可以施法帮我治愈诅咒造成的属性损伤,否则我怕是也像安格尔和莱恩这样,抵抗不住诅咒侵蚀,已经退化成一株无知无觉的植物。”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