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门关外,元帝中军大帐。

   “启禀陛下,杨业之子,四郎,杨贵杨延朗,求面见陛下。”

   铁木真闻言顿时一愣,随即冷笑道“让他进来吧。”

   拖雷这时站出,进言道“陛下,如今我军即将攻破镇北关,而杨四郎却在这时突然求见,定是杨业知道守不住镇北关,所以故意为之,依属下之见,可直接将其扣下威胁杨业投降。”

   “不急不急,先听听这个杨四郎说些什么吧,不,应该是杨业想要借他之口来说些什么。”

   说到这时,铁木真的眼中闪过一丝戏谑,冷笑道“杨业已经开始病急乱投医了,显然,我大元的策略都是正确的,攻入河套消灭晋军已指日可待。”

   “陛下圣明。”

   群臣齐声欢呼起来。

   杨四郎进入大帐后,只是看了铁木真一眼就低下不敢再看,上位上的那双眼睛简直夺人心魄,他怕铁木真会看穿他内心的想法。

   “杨四郎参见元帝。”

   铁木真一脸戏谑的看着杨四郎,淡笑道“杨业派你前来作甚?”

   杨四郎闻言心中不由一震,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却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道“启禀陛下,并未父帅让我来的,而是我自己要来的。”

   高颜值条纹裙氧气美少女长发飘逸眉开眼笑户外照

   “哦?”

   铁木真的嘴角微翘起来,这可完就是两个意思了,于是一脸玩味的说道“那你来见朕,究竟有何目的。”

   “无他,只为求一条活路罢了。”

   铁木真的眼睛微微眯起,瞳孔中闪过一道危险的光彩,从杨四郎的话中,他隐隐嗅到一丝阴谋的气味。

   “有意思。”

   铁木真宛若盯着猎物的猎人一般,死死的盯着杨四郎,笑眯眯的说道“说吧,你打算怎么求一条活路?”

   “镇北关注定是守不住了,而父帅他却打算焚毁镇北关,并且以身殉关。

   我劝父帅,为一关而舍命,这根本不值得,可他却说什么自己丢了镇北关,是大汉的罪人,再无脸面去见晋公。

   父帅已经打定主意要以身殉关,根本不听我的良言,他将其他兄弟都调离镇北,却独独留下了最不受重视的我。

   我还年轻,不想就这么死掉,所以只能为自己谋求一条活路,

   于是我主动向父亲请缨,打着探查元军虚实的幌子,前来求见陛下。”

   杨四郎的说辞并没有什么问题,可铁木真眼中的戏谑之色却更甚,并淡笑道“杨四郎,你应该知道,你的这番话没,并没有多少说服力啊。”

   铁木真的言下之意,就是你说的那么多,却都是虚的,没有点实际的东西,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杨四郎知道成败就在此一搏了,于是抬起头来毫不畏惧的和铁木真对视,认真道“回禀陛下,我这次返回之后,会向父帅如实禀报元军的情况,然后在今夜打开镇北关放元军入关,并且亲自擒下我父帅交由陛下处理。”

   铁木真闻言心中先是一惊,可脸上却装不在意的样子。

   对于杨四郎所说的打开镇北关,铁木真其实并不在意,毕竟就算没有杨四郎的帮助,元军也能自己攻下镇北关,他真正在意的还是杨业这员晋军名将,而杨四郎要是真能擒下杨业的话,铁木真倒也能勉强信任他。

   “说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铁木真试探的问道,而杨四郎一听,则道“陛下圣明,果然什么都瞒不过陛下,杨四郎别无所求,只求陛下饶家父一命。”

   “杨业既不重视你,还要拉着你跟他一起殉葬,而你却还想要救他?”

   “谁让他是我的父亲呢,杨业可以对我无情,可杨四郎却不能不孝。”

   听到杨四郎说出这番话,元蒙忠臣纷纷露出鄙夷之色,心道背叛生父就是你的孝道吗?还真是当表字却还想立牌坊呢。

   铁木真并没有立刻答应杨四郎,而是又询问了很多问题,杨四郎都对答如流并没有显露出任何问题,于是才道

   “你的条件朕答应了,但前提必须是你亲自擒下杨业才行,要是朕的将士先找到杨业的话,那可就别怪朕说话不算话了。”

   “谢陛下。”

   杨四郎离去后,呼厨泉站出,笑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不费吹灰之力,就除掉了杨业这个大敌。”

   “哼,你们真的以为杨四郎的话可信吗?”

   铁木真冷哼一声,淡淡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杨业不但行军打仗有一手,玩起阴谋诡计来也同样不弱。”

   众臣闻言心中不由一惊,呼厨泉则惊讶道“这么说,之前杨四郎所说的,都是这是杨业的计谋?”

   铁木真下意识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可杨四郎的说辞也确实灭有漏洞,于是淡淡道“暂且不去管它,先看看杨四郎能不能擒下杨业,在下定论吧。无论阴谋与否,我军才是占据绝对优势的那个。”

   当天深夜,镇北关城门大开,可元军却并没有立即杀进关内。

   铁木真也怕杨业效仿当初秦昊火烧雁门关,再给他来这么一出火烧镇北关,而元蒙高层也同样被晋军的火攻给打怕了。

   铁木真先是派人探查一番,确定没有埋伏后,才一举攻入关内生擒了数千晋军,而杨四郎也如约生擒了杨业。

   与此同时,从南方而来的慕容恪,见镇北关已被援军攻陷,于是在晋军撤退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

   慕容恪想要凭此一举生擒或击杀杨业,可是左等右等却只等来一些残兵,并没有等来死敌杨业,而当他领军进入镇北关后,才知道杨业被自己的儿子杨四郎生擒交给铁木真了。

   镇北关内,晋军大都督之位上所坐着的人已经换成了铁木真,而下方被捆成粽子却一直在挣扎的则正是杨业。

   铁木真一脸快意的看着杨业,露出胜利者的笑容,说道“杨业呀杨业,你恐怕怎么也没想到,你会有落到今天的境地吧。”

   “呜呜……”

   杨业宛若一头暴怒的狮子,愤怒的挣扎起来。

   铁木真见此则道“让他说话。”

   “诺。”

   士兵刚去掉塞进杨业口中的东西,杨业就猛地往身边的杨四郎的脖子上咬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