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殷十七出手的一瞬间,五位魔星也都感知到了那一股从地底上升的锋锐之气。

“他在我们的脚下!”

地飞星大声提醒道,并瞄准锋锐之气的大概位置,狠狠一拳打了下去。

其余魔星,除了被殷十七锁定攻击的地空星正急忙往后退避,也都纷纷效仿地飞星挥出了拳头。

可惜,殷十七全然没有一分迟疑,仍是牢牢锁定地空星,引导着剑气刺了上去。

此刻敌众我寡,再加上敌人的实力比他差不了太多,他若是选择招架其他人的攻势,必定会丧失斩杀对手的机会,并由此陷入与五人的僵持。

眼下,他必须尽快完成任务与两位黄金会合,决不能浪费时间与这五名魔星纠缠。

所以,他选择以伤换命,仗着巨爵座圣衣的防御,以及剑气的无匹攻击,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战事。

咻!

一道银色的剑气破开地层,殷十七紧随其后从地底冲出,硬扛着其他四位魔星的拳光,直直朝着正急急退避的地空星冲了上去。

“不,不,不,你别过来!”见他这么坚定想要杀掉自己,地空星大惊失色,已然乱了方寸。

噗呲!

森林里的粉嫩采花少女清纯美丽

只见得眼前有一道银色的人影闪过,地空星感觉眉间一凉,整个脑袋顿时停止了思考,而那位身穿银色战衣的圣斗士也不见了踪影。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眉间有一枚水珠滚落下来。

“下雨了吗?”

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抹,却见手指上多了一片殷红的血迹。

那哪里是雨,分明是血。

还未等他想个明白,整个人的意识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众魔星只见地空星的眉间有一道血痕快速向下蔓延,而后瞬间裂成两半倒在地上,彻底断了气。

“还剩四个!”殷十七回过身来,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冷冷对几人说道。

为了以最快速度杀掉地察星、地空星,他硬生生扛了几人两轮合击。

即便有巨爵座圣衣保护,他的五脏六腑仍被震伤,连呼吸的时候都感觉像是有一千把刀在身体里乱戳,痛得不行。

看到他这近乎‘蔑视’的模样,余下的四位魔星又气又恼,又羞又怒。

整整十位小狱主,只一个照面就有三人被重伤打晕,而后又在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死了三个。

这样的战绩,他们根本无法向潘多拉大人交代,更无法向哈迪斯大人交代。

“我一定要把你的头盖骨揭下来做成酒杯!”地理星暴怒地冲了上去。

“小心,别乱来!”

其余三人大声提醒,试图制止同伴的冲动行为。

可惜,已经太晚了。

地理星一跃而起,对准地上的殷十七狠狠一脚蹬了上去。

“陨石天坠”

霎时间,他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一股紫黑色的小宇宙当中,化为了一颗黑色的陨石向着大地冲击而去。

“我敬佩你的勇气,但这并不能改变你的结局!”

锁定那一颗坠落的陨石,殷十七竖掌成刀,自下而上,倒撩而出。

咻!

银色的剑气再一次显现,化作一道近百米长的巨剑,再掠过空中的陨石过后,又携着余威向着地上的三位魔星斜斩过去。

有地阴星三人的惨状在前,三位魔星没敢硬挡,匆忙退后避开。

轰!

陨石轰隆一声坠落大地,三位魔星再定睛一看,却见地理星的身体一分为二,分别坠落在殷十七的左右两边,洒了一地鲜血,将那一身银色的圣衣都彻底染红了。

再对上殷十七那冰冷的目光,三位魔星不禁如坠冰窖,惊骇不已。

在这一刻,他们不由得生出一种错觉,这位圣斗士比他们更像冥斗士。

“还有三个!”

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殷十七再一次冲了上去。

他并不喜欢将自己弄成这一副鲜血淋漓的模样,但在迎击地理星之际,他被众魔星的合击打伤暂时没有完全缓过气来,再抽出力量迎击以后,自然也就来不及避开那些从地理星身体里洒出的鲜血了。

见状,地平星对地数星打了个眼色,两人立时默契地朝着殷十七迎了上去。

“别急,不要乱来!”地飞星急忙追上去,并大声提醒道。

此刻他们只剩三人,为防地平星与地数星有失,即便他再怎么不乐意,还是得硬着头皮跟上。

否则,一旦他们两个有什么闪失,仅剩他一个更是独木难支。

至少,他们三个的力量集合在一起,存活率更大一些。

至于击败敌人的可能,他已经完全放弃了。

还是拖延时间等待援军好了,又或者等待另一边战场上出现新的变化。

“铁臂重锤”

冲在最前面的地平星率先发起攻击,只见他攥紧了拳头,将小宇宙之力聚集双臂,而后两条手臂如吹胀气球一般迅速膨胀至水桶粗细,活脱脱像两根神殿支柱。

呼!

霎时间,他如劈山倒海一般,将两根巨大的臂膀对准殷十七砸了过去。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殷十七冷哼一声,果断对准前方劈出了手刀。

“圣剑·斩”

银色的剑气脱手而出,迎着那两条巨大的手臂斩了过去。

“不要啊!”

地飞星紧追在后面,大声提醒同伴不要硬撼,但地平星似完全没有听到一般,仍不顾一切地将双臂砸了过去。

噗呲!

结果与先前的几位魔星没有任何区别,银色的剑气落下,地平星那粗大的双臂连同他本人顿时被切成了两段。

亏得他躲得及时,否则也会跟着地平星一起遭殃。

也就在这一瞬间,绕到另一侧,与地平星呈犄角之势发起进攻的地数星也冲到了殷十七的近前。

“你不会忘了,我还有一只手吧?”感知到靠近的敌人,殷十七头也不回地将另一只手刀撩了上去。

地数星发起攻击的时机掐得很准,恰恰卡在他挥出手刀斩杀地平星,来不及变幻出招的一瞬间。

可是,面对三位敌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小瞧,提前为三人各自准备了一道剑气。

为的,就是防止对手向他发起梯次攻击,让他来不及变招。

咻!

又一道银色的剑气自殷十七的手中射出,迎着地数星斩了过去。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