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的一声闷响,黏土魔像的头颅被乔安一肘锤爆,直挺挺向后栽倒。

解决掉背后捣乱的“小老弟”,乔安可以集中精力对付面前那两尊已经被他揍得面目全非的黏土魔像,发力将它们提起来,凌空对撞三下,转眼间就全都散了架。

乔安丢下破烂不堪的黏土魔像,环顾四周,大厅遍地泥沙,自己也弄得满手泥污,出了一身臭汗,活像在泥坑里跌了一跤。

虽说把自己弄得脏兮兮,乔安的心情却很愉快。

与四尊黏土魔像的这场搏斗,使他难得有机会痛痛快快地舒展筋骨,激烈运动过后,出了一身汗,身心都很充实,由此可见,体育运动不仅能够锻炼**,同时还能改善精神状态,使人变得更为积极乐观。

回头再看那四尊黏土魔像,乔安忽然觉得这座城堡的主人把它们安置在健身馆中,或许并不是单纯的充当警卫,更主要还是当陪练。

使了个“魔法伎俩”,乔安清理掉身上的泥土和汗水,恢复一身清爽。

他走到就近的一尊黏土魔像跟前,描绘4号卢恩符文,解析这种魔像的构装法术,结果与书上的内容完全一样,没啥新鲜东西可供借鉴。

毕竟这只是黏土魔像,构装难度还赶不上石魔像,乔安压根就不指望从它们身上获得新知识,所以也谈不上失望,抹去4号符文,径直穿过大厅。

推开对面那扇大门,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条弥漫雾气的走廊。

这条气氛诡秘的走廊,勾起乔安的回忆。

除了眼前可见的迷雾,走廊里还有至少一处陷阱,坠落陷阱者将穿过一道幻象墙,掉进设有“沉默术”和“大地束缚”的深坑,既爬不上来也无法呼救,只能在坑里等死——两年前初次探索云中城的时候,乔安的同伴卡西欧就曾掉进这样一座歹毒的陷坑。

清纯玉照笑容动人

比陷坑更阴险的是一尊潜伏在浓雾中的“蜡魔像”。这家伙的战斗力远不如城堡中的其他魔像,特殊之处是具有智能,还擅长易容变形,模仿技巧相当高明。

如果错把蜡魔像当成自己的同伴,稍加疏忽就有可能遭到暗杀。

乔安这次是独自前来探险,不怕蜡魔像易容刺杀,不过出于防备万一着想,他还是先把18颗玻璃魔眼派往走廊深处进行侦查。

迷雾遮挡了玻璃魔眼的视野,好在这难不住乔安,开启结附在义眼上的“迷雾视域”,在他本人的视力获得强化的同时,“神话链接”也将同样的法术效果映射到每一颗魔眼上,侦查视野不再受迷雾妨碍。

18颗玻璃魔眼在前开道,将走廊中暗藏的陷阱一一识破。

乔安绕过陷阱,无惊无险的穿越走廊,尽头是通往四楼的“风动梯”。

乔安停下脚步,回头望向浓雾弥漫的走廊,不由暗自纳闷。

“蜡魔像这次怎么没有露面?”

怀着疑惑,他打出施法手势,挥掌发出一道“造风术”,呼啸的气流吹散浓雾,空空荡荡的走廊中没有什么可疑的身影。

当气流转弱,浓雾滚滚涌来,收复失地,乔安眼中的疑惑又加深了几分。

从二楼和三楼的情形来看,乔安猜测守卫城堡的魔像倘若在战斗中损坏,过上一段时间就会自动修复,继续执行警戒任务。

如果这一猜想符合实际,两年前遭到破坏的石魔像和黏土魔像都已经自动修复,为何唯独那尊潜伏在迷雾走廊中的蜡魔像没了踪影?

难道具有智能和思想的蜡魔像是一个特例,不同于没有思维能力的石魔像或者黏土魔像,被摧毁一次就会彻底报废,无法修复如初?

这样的确解释得通,但是也存在其它可能性,比如蜡魔像找不到出手行刺的良机,索性躲起来不露面。

至于真相究竟是怎样的,乔安目前还无法确定,决定先继续探索城堡其它区域,将来有空的时候,再回头深入调查蜡魔像神秘失踪之谜。

转身打开“风动梯”,乔安施法侦查了一下,确认梯舱中没有陷阱便走了进去,两分钟后升至城堡四层。

城堡四楼的格局与下面三层都不一样,看起来像是一座大图书馆。

可惜馆藏书籍早已不知所踪,只剩一排排空荡荡的书架,靠墙环绕着同样空旷的大厅。

图书馆没有守卫,这一点乔安两年前就知道了。

大厅中央竖起一部旋转楼梯,通往城堡五楼。

乔安上次走进这座大厅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寻宝,草草侦查了一番,确认书架上连一本书都没剩,也没有密门或者陷阱,就匆匆跟着同伴上楼去了。

如今乔安重游故地,不需要赶时间,就在这座恢弘肃穆的场馆中独自漫步,幻想若干个世纪之前,这里的书架上还都摆满装帧精美的书籍时的情景。

不知不觉走到大厅东侧,采光良好的落地窗前摆着一张写字台,台上的墨水瓶足有水桶那么大。

乔安变成蜂人形态,振翅飞上云巨人的写字台,靠近墨水缸看了一眼,里面的墨水早已干涸。

写字台上还有一大块两寸多厚的石膏板,像是书写时垫在羊皮纸下的衬板。

乔安振翅飞到石膏板正上方,出于好奇仔细观察,发现上面残留着淡淡的划痕。

不知是多少个世纪前,一位云巨人曾坐在这里埋头书写,笔尖的力道透过纸背,不经意在质地较软的石膏衬板上留下了些许痕迹。

眼前所见的情景促使乔安更加好奇,这块石膏衬板最后一次被使用的时候,铺在上面的羊皮纸上,究竟书写的是什么内容呢?

年代太过久远,石膏板已经呈现出风化的迹象,表面划痕浅淡模糊,时有时无,乔安出神端详了大半个钟头,眼睛都看酸了,却还是不解其意。

想要读懂石膏板上描绘的内容,乔安必须让那些近乎消失的字母划痕清晰显现出来。

他首先想到的是对石膏衬板施展“修复术”,转念间就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