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磁区警察分局局长张雷确实没有料到,林寒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来访,他一看到林寒就连忙站起来和他们打招呼。▲-八▲-八▲-读▲-书,◇o≧

林寒笑着说:“张局长,今天我是来向你讨杯茶喝的。”

张雷开心的说道“难得林先生大驾光临,赶快请坐,我马上就叫人泡茶。”

林寒和汤池州也都没有客气,就在他的局长办公室里坐了下来,张雷连忙叫人泡茶。

张雷对林寒说道:“林先生,我这里有新到的春茶,一会儿我给你准备一些带回去慢慢喝。”

林寒也没有客气,说道“谢谢张局长!”

张雷又说“林先生你千万不要客气,这就是家乡的一些土特产,不值几个钱的。”

汤池州看林寒倒真的像是来喝茶的样子,他心里猜不透林寒的想法,也就不去管他。汤池州和张雷也非常熟悉,大家也就没有客气,坐下来慢慢的品起茶来。

张雷知道林寒不会专程过来喝一杯茶,一定有什么事情?所以,过了一会儿,他就问林寒“林先生有什么事情?请明说。”

林寒看到张雷认真的样子,笑着说“张局长真是火眼金睛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张雷笑着说“林先生,那就请说吧,只要我张某人能够办到的,我一定力支持。”

林寒笑着说“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待会儿我要去沙坪坝的新知识书店见老板,我想请张局长配合我演一出戏。”

纯美紫淇白纱幔帐尽显迷人曲线

张雷知道林寒的点子多,今天专门跑到这里来,一定是有所行动。他连忙点点头说“林先生,这好说,需要我怎么配合你,我马上安排。”

然后林寒就对张雷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张磊听了之后连连点头,说“林先生请放心,我一定按你的要求做。→八八读书≥”

汤池州在旁边听到林寒的计划,也点了点头,有些明白的用意了。

林寒突然问张雷“张局长,不知你是否认识沙坪坝的那家‘新知识书店’的老板?”

张雷摇了摇头头说“我知道那家新知识书店,那里以前是中统的一个联络点,不过现在早就废弃了。至于现在书店的老板,我还真的不认识,难道林先生发现了什么线索?”

林寒听张雷这么一说,点了点头说道“张局长,线索真还说不上,我就是想今天去看看这家书店,看看有什么古怪?”

张雷见林寒这么说,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他只是表示会尽量根据林寒的安排行动。

林寒笑着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

当林寒和汤池州再次来到“新知识书店”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分开行动,而是一起走了进去。

那个年轻的店员看到林寒走了进来,连忙对他说道“这位先生,我家老板已经来了。”

林寒看着他,笑着说“好的。”

这个年轻的店员,走过来带着林寒就走进里面的办公室。汤池州也跟着走到里面办公室的门口,就站在了那里,并没有走进去。

书店里面是一个大办公室,一半是办公室,一半是库房。办公桌前,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人,看样子他就是书店的老板。

年轻店员对他说道“老板,这位先生说有事找你,他要寻找一本书,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书店老板有些诧异的看着林寒,问道“这位先生你好,不知你有什么事情,我能够帮助到你?”

林寒笑着说“老板,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想找一本英文小说,是1934年英国伦敦出版的。名字叫《东方快车谋杀案》,我只想找伦敦的这个版本,而不是国内引进的版本。”

书店老板听到林寒这么说,显然来了些兴趣,连忙请林寒坐下来,然后递了一张名片给他。林寒有礼貌的接过来看了一眼,上面写着:新知识书店经理,吴海容。

林寒对他说道“吴老板,不知道这本书能不能够找到,价格嘛都好说。”

吴海容并没有立刻回答林寒的提问,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林寒说道“请问先生贵姓。”

林寒爽快的回答道“免贵姓林,单名一个寒字。”

吴海容说道“原来是林先生,难道先生也是阿加沙克里斯蒂迷?”

林寒看着吴海容,说道“难道吴老板也是,那真的是幸会。”

吴海容开心的说道“是啊,先生,我非常喜欢读阿加沙克里斯蒂女士写的侦探小说。”

林寒故作高兴的说道“胡老板,那真是太巧了,我想这本书吴老板一定能够想办法搞到手。”

吴海容有些骄傲的说道“不瞒林先生说,要想找到这本1934年伦敦的首发版本,我想在整个重庆城,不会超过5本。”

林寒点点头说道“我认为可能五本都没有。如果有,我都买下来。”

吴海容笑着说“林先生你太贪心了。”

林寒故作急迫的问道“请问吴老板,你手中有几本,我都想买下来。”

吴海容摇了摇头说“先生,实不相瞒,我现在手里有三本,如果先生真的有意,我倒愿意割爱,但是最多一本。”

林寒有些遗憾的看着吴海容,说道“吴老板,我出高价,你至少卖给我两本如何?”

吴海容摇头说“说实话,平常我都不会卖的,我看林先生像是真爱之人,所以才决定忍痛割爱一本给你。”

林寒说道“那我就多谢吴老板了!”

吴海容说道“好说,好说,难得遇到同好,与其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样更好一些。”

林寒看着吴海容,心道没有想到这个吴老板竟然还有分享之心,在这个年代属实很难得。

林寒说道“吴老板除了经营书店,不知对古董是否有兴趣?”

吴海容看了林寒一眼,问道“不知林先生是否有什么好货,可以拿来鉴赏一二,如果是好货,自然也是收的,而且价格视器物而定,绝不刻意压价,好的东西就要好的价格。”

林寒笑道“吴老板,真乃儒商,令人佩服不已。”

林寒故意迟疑了一下,才慢吞吞的说道“我家中倒是有些古物,都是祖上传下来的,现在乱世,运输保存殊为不易,想出手几件,也好让真正懂行的高人去把玩。”

吴海容听林寒这么一说,赞同道“林先生说的甚是,有机会,林先生可携一二件实物过来共同品鉴。”

林寒又迟疑了一下,说道“吴老板是自己收购欣赏,还是转让给他人?”

吴海容深深地看了林寒一眼,说道“本人也收一些,当然也有很广阔的渠道来出货,这一点林先生不比担心。”

林寒突然说道“我曾经有一件器物,送给国立重庆大学文学院的方院长鉴赏,他说爱不释手,就从我这里低价买去了,后来听说辗转到了外地,说卖了很高的价格。”

吴海容笑着说“林先生放心,你直接拿到我这里来,按质论价。其实方鸿博也是本店的老顾客了,他出手的器物,倒也不乏精品。”

林寒听到吴海容这么说,才放心的说了一句“原来如此!”11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