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杉风太郎陷入沉思。

侍奉部已经办了不短的时间,应该没问题。

平冢老师本人虽然看上去像是个不良,但确实没有不好的传言,相反在学生中风评相当不错,很受学生们的爱戴。

所谓的处罚也不算重,相反,侍奉部的特殊性反而能让身为转校生的八神刹那更好的融入学校。

不过风太郎本人不崇尚“说一不二”的霸道教育法,他不想就这么随意地替学生决定下来。

他说:“我作为班主任不反对平冢老师的做法,但具体如何还要征求学生们的意见。”

“你不反对就行,我下午直接去找他们。”

平冢老师爽快地说道,随即眼波一闪。

“说完了公事,来说点私事你的新婚妻子,记得是叫四叶吧,上次年终聚会的时候有见过,是个很可爱的人,你的眼光很不错哦。”

“多谢夸奖。”上杉风太郎吃不准这位前辈葫芦里卖什么药,小心翼翼地应付着。

“上次和四叶酱聊天的时候,她说你们和她的姐姐们生活在一起以前我没觉得不对,可现在五胞胎啊,一模一样的五胞胎你能分清,不会弄错”

山上风太郎头皮发麻。

清新单纯短发气质美女写真图片

如果是学生时代,他早就抗不住了。

好在踏入社会后,段位有所提高,吸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

“不会弄错的,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说明我没资格和四叶结婚。”

“这个回答很有男子气概。”平冢老师露出一丝促狭的笑意,“其实分不清也没什么嘛,反正她的姐妹们也都喜欢你,说不定就等着”

“平冢老师”上杉风太郎终于忍不住,打断道,“有些玩笑是不能开的。”

“我只是想说就等着你犯错,好找机会把你撵出去。”平冢老师突然话锋一转,笑眯眯地凑了过来,“换成是我,肯定忍不了新婚夫妻在眼皮子底下恩恩爱爱,上杉老师觉得我说的有哪里不对”

“唔”

上杉风太郎瞬间败北,心中给这位平冢老师贴上了最危险的标签。

由于对方靠近,对大门的封锁自然放松下来,风太郎以最快的速度蹿出教师,落荒而逃。

“对不起,我有急事。”

“这就不行了真没用。”平冢老师望着同僚离去的背影,说着风凉话,“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一个好男人居然有五胞胎守着,竞争压力这么大,我到底什么时候”

嗯,平冢老师,名平冢静,年龄三十前后,至今单身。

“什么侍奉部这种一听就很古怪的社团,我才不要加入。”

下午放学的时候,平冢静找上了八神刹那,这位女老师行动力极强,说话也很直接。

而八神刹那,同样是个直接的人,当即拒绝。

“只是听上去很奇怪,侍奉部创立的理念可是非常崇高的,是什么来着”

不拘小节的平冢老师有些烦躁地挥了挥手,猛地一拍手。

“想起来了,富者本着慈悲之心施与贫者,这就是所谓的公益。像是提供援助给开发中的国家、为流民提供食物、还有让人缘不佳的同学更好地与他人相处对遭遇困难的人伸出援手,这是侍奉部成立的宗旨,怎么样还不错吧。”

“听起来不错的样子,如果老师没有想那么长时间的话。”八神刹那吐槽道。

“那不是重点”平冢静打了个哈哈。

“为他国提供援助,救济难民之类的先不说,人缘不佳我应该没有吧。”

八神刹那今天都快被同学们烦死了,从第一个课间一直围到放学,这哪是人缘不佳的人会有的待遇。

“不是说你。”平冢静摇了摇头,目光后移。

“是在说我们。”

关俊彦接话,其实他最近的待遇已经有所改善,但既然铁了心的和神乐澪同进同退,肯定不会撇开关系。

“很有自知之明嘛,所以你的回答是”

“口头哇路我关俊彦最喜欢对咳咳,我是说,我很喜欢我现在的生活状态。恕我冒昧,从小学到大学,那么多同学,老师现在还记得多少有多少人保持联系”

“大部分都记得,保持联系的不多。”平冢静想了想道。

“称得上朋友的呢”关俊彦笑眯眯地补了一刀。

“只有几个,你”平冢静的眼神变了。

“认识的人再多,也仅仅是认识,知道名字而已。能交心的人只有特定的几人,我已经遇到了这样的人,所以不需要。”

关俊彦说着,对后方的神乐澪和八神刹那微微一笑,两女同样展露笑颜,那份默契,连平冢静这样的成年人都觉得耀眼。

不,正因为是成年人,才会觉得耀眼。

但女教师还是摇了摇头:“这个说法我不同意。不合群的人,交朋友比一般人更加困难,因为他们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而交际圈子的扩大,遇到朋友的概率也会越大。”

“从数学的角度上是这样,但人这种生物不是数字的叠加。那些擅长交际的人,看上去和每个人的关系都很好,其实说不定比我们更加孤独,因为太圆滑了,没有人能真正走进他的内心。”

关俊彦就认识这样一个很好的例子,岩永琴子。

游走于各大势力之间,交游广阔,可真正称得上朋友的,少之又少,大部分都是妖怪,人类屈指可数指土宫神乐之于谏山黄泉,神乐澪之于把八神刹那这种。

平冢静闻言沉默不语,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人。

一名被众人簇拥着的男学生脚步一顿,脸色有瞬间的变换,很快恢复正常。

“还有,我每天下午五点有打工,所以我打算坚持回家部不动摇。”

关俊彦乘胜追击。日本学校就是这点好,中国学校这样回答可能会被骂个狗血喷头。

“不对被你绕进去了。”平冢静突然反应过来,“这是惩罚,对你们违反校规行为的惩罚和朋友什么的没有关系。”

“这个惩罚过于奇葩,我不接受。”关俊彦无所谓地说道,“老师可以向教导处甚至校长反应,校检讨,记过之类的正常惩处我都能接受,唯独不接受这种奇葩选项。”

“奇葩选项,真是敢说啊。”

平冢静额头青筋暴起,拳头也捏了起来,不过没有落在学生的身上,而是一旁的墙壁上,一拳让涂了乳胶漆的墙面开裂。

普通学生会被她这一手吓到,然而眼前这三位都不是普通学生,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八神刹那甚至开始摩拳擦掌:“要打架吗要打架吗”

说着,她也对着墙壁来了一拳,也打出一道裂纹。

“刹那”在恪守规矩上,神乐澪最是靠谱,伸手按住好友的肩膀。

“啊,我知道。”八神刹那无聊地收回手,“我不会随便使用暴力的。”

这回轮到平冢静崩溃了,对这几个油盐不进的学生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威胁,人家根本就不在乎。

无往不利的“杀气进攻”,对面也照单收。

更关键的是,平冢静隐隐觉得如果自己真的对这三个学生动手,受伤的会是自己。

说我是奇葩,你们才是奇葩好不好

一个被五胞胎围着的奇葩班主任

三个连她都觉得危险的奇葩学生

我就不该来这所学校任教

把我正常的教师和恋爱生活还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