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和于秋枫穿过一段狭窄的街道,走过一段不算太陡的石台阶,就来到了陡峭险峻的青牛崖下。崖壁左侧的松树林中是一长坡极其陡峭的石台阶,沿着这条石台阶上行,可以直达老君洞的山门。

由于这段石台阶极其陡峭,普通人走起来还是很费劲的,林寒和于秋枫很快就向上爬了一大半路程,林寒依旧面不改色,而于秋枫就有些累了,林寒伸手拉住于秋枫的手,说道:“枫姐姐,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于秋枫摇了摇头,本想抽回被林寒拉着的手,没想到林寒手中一紧,反而握住了她的手,笑着说:“好吧,那我们继续走,还有一段石台阶,枫姐姐,我带着你会省力些。”

林寒看似随意而自然的牵着于秋枫的手,继续向山上走。于秋枫看到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她只是笑了笑,就任由林寒牵着自己的手,顺从的跟着他向山上走去。

很快,他们就走进了老君洞的山门,来到了“三清殿”前。殿前有一巨型香炉,一大群善男信女们正在敬香祈愿,四周烟雾缭绕,香火鼎盛。

林寒笑着对于秋枫说道:“枫姐姐,你到家了。”

于秋枫先一愣神,随即就明白了过来,笑着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说道:“林先生,那就请进吧!”

林寒没想到今天于秋枫随和温柔,仿佛又回到以前快乐的日子,他也笑道:“于小姐,女士优先,还是您先请。”

于秋枫笑着说:“小林,别逗了,还是去找你的道士朋友吧,我是不信这些的。”

林寒打趣的笑着说:“哦,原来枫姐姐不信道教的,但你为什么住却在三清宫里?”

于秋枫白了他一眼纠正道:“什么三清宫?是三清公寓好不好,又胡说八道。”

林寒笑道:“好嘛,我说错了。”

00后清纯甜美少女午后与猫的生活照

两个人心情轻松,相互打趣开着玩笑,在旁人看来就是一对来游玩的情侣,只不过他们一个帅气,一个漂亮,在人群中颇为引人注目。

他们绕过“三清殿”沿着青石大道向后面殿宇走去。

林寒现在也不知道天一道长现在在什么地方,他还记得在祖师殿左侧有一精舍,那里是老君洞为游客和香客特设的一间茶室,作为来客歇脚休息之处。当初天一道长曾和他在里面喝茶聊天,而且天一道长还转交了两本青云大师的著作,他们两人还相谈甚欢。

林寒见于秋枫心情不错,他倒也不在意是否能够见到天一道长,只想牵着她的手,慢慢的在林间漫步,好好的享受这难得的午后时光。

◇◇◇

林寒和于秋枫沿着老君洞的青石道路,转来走去,就来到了老君洞最高处的一座凉亭之中,他们凭栏远眺,整个两江交汇的重庆城的景尽收眼底,真是登高望远,心旷神怡之感慨。

这老君洞的殿宇修筑的特别有意思,整体它是呈现一个之字形,沿山层层叠叠往上,最高处就是之字的那一点,那里建有一个凉亭,是老君洞的最高处。

林寒伸出双手,对于秋枫豪气的说道:“枫姐姐,从这里看下去,感觉我们就是在云雾里,山之巅,仿佛世间万物一切尽在掌握。”

于秋枫笑着说道:“小林,你还年轻,正当有如此胸怀,趁此乱世,精忠报国,建功立业。上可报效国家,下可慰藉父母妻儿。”

林寒转脸看着于秋枫,笑着说道:“枫姐姐,我怎么看你现在说的,怎么那么像一个人。”

“像谁?”于秋枫问道。

“岳母!”林寒笑着答道。

于秋枫一愣神,马上就明白了过来,笑道:“如果我是岳母,我绝对不要你这个胡说八道的儿子。”

林寒愕然的看着于秋枫,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说:“你这岳母,真是不称职。”

于秋枫听了林寒这话,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她举手指着天空中掠过的一只飞鸟,说道:“我就想像那只鸟儿一般,在天空无忧无虑,自由翱翔。”

林寒看着于秋枫,轻声说道:“枫姐姐,一个人飞会很辛苦的,而且还很无聊。”说完,还看了于秋枫一眼,有继续说道:“那我也变成一只鸟儿,陪着你一起飞,你说,好不好?”说完这话,他有些紧张的看着于秋枫的脸。

于秋枫听到林寒这么说,心中确实是有些感动,不过她很坚决的说道:“不好!”

“为什么不好?”林寒焦急又疑惑的问道。

“因为你不是一只普通的鸟,而是雄鹰,你不属于这里,你的梦想在远方,在我不知道的某个地方。”于秋枫一边轻轻的摇着头,一变慢慢的说道。

林寒看着于秋枫的表情,知道她没有开玩笑,这话代表了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或许这也是她和林寒保持最后的距离的原因。

当然,于秋枫并不知晓林寒来自未来的身份,就算林寒亲自告诉她,她也不会相信的。只是于秋枫是一个绝有些神秘的行为和超前的判断力等方面得出一个结论,林寒不应该是一个普通人,他不应该属于这里。

至于林寒到底应该属于哪里?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是认为林寒应该在更高的层次,有更美好的未来。

林寒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枫姐姐,你把我想得太好了,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无家可归的普通人。我不仅不是什么雄鹰,连小鸟都不是。我只想陪在我喜欢的人的身边而已。”

于秋枫苦涩的笑了笑,说道:“小林,你不用着急,你将来一定会找到你喜欢的人的。”

林寒还想说什么,于秋枫摇了摇头,用温柔的语调对他说道:“小林,我今天很开心,谢谢你陪我。”

林寒无奈着说:“没什么,枫姐姐何必这样客气。”

于秋枫笑了笑说:“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应该准备下山了,不能误了轮渡。”说着转身向凉亭外面走去。

林寒无奈的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也跟着于秋枫走了出去。

此时,天近傍晚,香客和游人都纷纷离开,下山的山道上,人声喧哗,显得颇为热闹。

林寒和于秋枫却少了很多话,只是慢慢的走着,林寒想说点什么,纵有千言万语,就是说不出来一个字。

于秋枫只是温柔的对他说:“小林,小心些,这山道太陡了,不小心很容易摔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