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裕微微一愣,转而笑道:“你又不是妙音,要这样生生世世陪我吗?”

慕容南摇了摇头,神色却是很认真:“生生世世可以做兄弟嘛,这是你说的,人可以做兄弟,马也一样。”

刘裕本想笑,但看着慕容南的神色,却是异常的坚定,他咽了一泡口水:“呃,那就生生世世做兄弟吧,不管是人还是马。我答应你,慕容兄弟。”

慕容南的嘴角边勾起一丝笑意:“你真的愿意吗?”

刘裕认真地点了点头:“当然,这有什么不愿意的,不止跟你,跟瓶子,阿寿,兔子,无忌他们,我也想世代做兄弟的。对了,还有死胖子。”

慕容南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一闪而没,转而笑容满面:“对对对,一起生生世世做兄弟,永远不分离,一起打仗,一起战斗,一起流血,一起哭,一起笑,这样才不留遗憾。”

刘裕笑着摆了摆手:“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本来我的心情很不好,不过跟你这样聊了一会儿,现在感觉好多了。这佛教还真的是有意思呢,听起来是个劝人向善,不做坏事的宗教,跟我想象的可不大一样啊。”

慕容南眉头一皱,没好气地说道:“就是因为你眼里的胡人都是凶残好杀,如同野兽一样的,连人都算不上,所以对胡人能信这个佛教也惊讶,对吧。”

刘裕摇了摇头:“以前对胡人确实没啥好印象,不过跟你接触之后,也觉得自己以前想的可能太简单了,胡人有好人也有坏人,也有妻儿老小,普通人也是想安稳过日子的,若不是给上层的君王将军们逼着上战场,只怕也不愿意冒生命危险的。”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城外的那些已经烧得差不多的尸堆,叹了口气:“就象这些人,也许平时也和我一样,在家种田,或者是放牧,守着自己的妻儿父母,就因为几个人的野心,就这样糊里糊涂地上了战场,送了性命,不可惜么。”

慕容南点了点头:“你这样想真好。我们胡人在塞外,因为条件太艰苦,为了生存,不得不攻杀,战斗,这是没办法的事,所以我们进中原,就是想和你们汉人一样,能太平地生活下去,如果没有必要,也不要再有征伐,战争。大家和平共处,不好吗?所以我们信佛,信死后的轮回,相信有来世,认定要积德行善,就是为了净化我们的心灵。这并不是什么虚伪。”

刘裕看着慕容南:“你也信佛吗?那你没什么没有剃光头?”

萝莉妹纸粉嘟嘟嘴唇清甜可人美女写真图片

慕容南微微一笑:“我心里信佛,可没说要出家啊。至少,我还是慕容家的人,没报了家族的恩情,是不能跟这个尘世斩断关系的。算了,不说这个,刘裕,你说你心情不好,是因为见那徐元喜后,事情不顺吗?”

刘裕叹了口气:“何止是不顺,简直是一肚子鸟气。”他说着,便把自己在刺史府上的经历说了一遍,说起那个胡文寿,仍然是咬牙切齿,双拳紧握,恨不得一口吃了这人。

慕容南听完之后,微微一笑:“你啊,就是太直率了,不考虑人心的复杂和权欲。那徐元喜在这寿春多年,俨然跟那荆州的桓氏一样,把这里作为自己的独立王国,也正因为这原因,身为豫州刺史的桓伊才会驻节历阳,虽然家眷在寿春城,以示守土决心,但是他的军队和主力都是不会轻易来此的,来了以后也会让徐元喜有想法。”

刘裕咬了咬牙:“这个道理我懂,可我没有取代他之心啊,是他自己不敢上城防守,怕自己丢了这寿春城,才会把我顶在这里,现在我浴血苦战,守下了城池,他反而嫉妒起我来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人!”

慕容南摇了摇头:“这才是人性,认定是自己的东西,不管自己是不是值得拥有,都会力防守,不让他人染指的。大概是那个胡文寿胡长史,让徐元喜相信了你来寿春,就是为了夺他之权,至少,是为了谢家夺这寿春城,所以你打得越好,他越是担心。这时候你再去让他刺史府上抹污泥,甚至是由你来接管军粮,他更是认为这是想彻底架空他这个将军了。如此一来,守城成功之日,就是他徐元喜给扫地出城之时。这样他还不如投降秦军呢?”

刘裕默然无语,久久,才叹了口气:“还是你说的有道理,当时我可能是太激动了,居然没想到这层,只气那胡文寿颠倒黑白,挑拨离间,却没料到,其实真正的问题,在这徐元喜的心里。”

说到这里,刘裕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我是不能再提在刺史府抹泥的事了,现在徐将军要我把元朗调回去,看守粮仓,如果平时我也就答应了,但现在他们要抽调那些看守监狱罪犯的守卫,要知道,牢里还关着杨秋这些敌将呢,万一这些人趁机作乱,那可就麻烦了。”

慕容南微微一笑:“你真觉得那几个氐人败将,就能成事?”

刘裕叹了口气:“这几个人要破城当然不可能,但是偷鸡摸狗,放个火还是可以的,你知道,我最担心的,就是防火之事啊。刺史府存了这么多粮食,又没有防火措施,万一给点了火,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慕容南眨了眨眼睛:“这有何难,你说白了是信不过徐元朗,对吧。”

刘裕点了点头:“元朗忠诚可靠,也算是条好汉,但为人太过直率,若是敌人用奸计,我怕他会上当。再说,我总感觉这城中还有敌军奸细存在,潜伏待机,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慕容南哈哈一笑:“好了,别说了,我帮你守粮仓去,这样你应该放心了吧。”

刘裕先是一愣,转而摇了摇头:“不行,这回守城,你是我最得力的助手了,阿寿,瓶子他们都不在,只有你能真正帮上我,我离不开你。”

慕容南笑着,手搭上了刘裕的肩膀:“所以,我得到你最需要的地方去帮你啊,秦军今天已退,估计短期内不会大举进攻,而粮仓,则是重中之重,那里,才是最需要我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