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象之一的少阴神雷确实牛逼,但林天赐在属性上没有优势,学习金行神雷耗费大量时间,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让他学会乃至圆满。

   按照他现在的修为进步速度,说不定等圆满的时候林天赐都已经是地仙了。

   倘若放在和平时期,张百熙肯定不会犹豫,慢就慢点牛逼即可。但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大战在即。

   比起未来牛逼,但对实力增长缓慢的神雷,还是选择更加立竿见影的艮山神雷咒更加合适,反正八系神雷最终都要学的,这就是个顺序的问题。

   艮山神雷咒虽然同为紫霄神雷法咒之一,但跟激烈的离火神雷咒不同。

   离火神雷咒有一往无前有我无他之威,可以说只要瞄准了目标,不管躲在哪都会劈中,哪怕头顶有万斤巨石,也不可能拦下来。

   但离火神雷咒是伤害高、消耗高的单体攻击,很多时候都是作为底牌使用的。

   艮山神雷咒则不同,根据林天赐在后山的实验表明,艮山神雷州是一个范围攻击,而且消耗并不算特别高,感觉也就相当于两三个巨颚龙卷的量,对于法力越来越庞大的林天赐来说是可以应用到常规战斗中的法咒。

   启动时,会从天空中垂落无数道细长的土黄色雷霆,林天赐实验的时候把后山的一块山坡直接削下去了一层。

   但从这个描述上看,好像是艮山神雷咒威力更高,实际上并不是。

   离火神雷咒打下来不可能把地面消下去一层,但它的单体威力极高,艮山神雷咒则是将威力分散,变成了范围伤害。

   而且比起直接的伤害,艮山神雷咒更多的是以势压人,与其说垂落的是一道道雷霆,不如说更像是一座大山从天而降。

   浴缸里的小女生

   同时,尽管这玩意儿属于雷法,但因为包含了土行的关系,也能被坤元真体所加持。

   这也就代表艮山神雷咒学起来比当初学离火神雷咒的时候还要快,林天赐也完全没有感觉到张百熙所说紫霄神雷法咒学的越多越难学的特点。

   而坤元真体除了能降低土行法术的参悟难度外,还有能极大扩展土行法术作用范围的能力……

   本来艮山神雷咒的作用范围就不小了,射程接近50米,能覆盖以射程之内任意大小的区域。

   而加上坤元真体,林天赐测试后最大的覆盖范围大约在200~250米之间。

   这还仅仅只是初学乍练,连炉火纯青都算不上,更别提圆满大成。

   赛丽评价说等林天赐将艮山神雷咒修至圆满,其威力和作用范围估计差不多等同于十分之一个裁决雷光。

   那可是需要两百个法师加上一整个城市的节点辅助才能释放的战略魔法,而等林天赐到地仙或天仙的时候,自己一人用艮山神雷咒,其威力肯定要超过裁决雷光了。

   对于这门神雷,林天赐自己也感觉很满意,他自己就没有什么特别好用的范围攻击手段。

   平时一般靠蓝炎破,粉碎音波,或是直接上神符门的绝技符箓,虽然够用,但或是作用面积不够大,或是威力不够高。

   而兼顾范围和杀伤威力都特别高的伊奥凯拉,则必须要从地面上发射,且需要一点时间准备,并不是很灵活。

   艮山神雷咒让他多了个选择,且大概是法咒本身如此,也可能是坤元真体的关系,消耗也远不如离火神雷咒激烈。

   –‐‐——–‐‐——

   因为要学新功法,林天赐在山上的时候比每次回来呆的都要长,差不多大半个月之后,他才驾剑离开山门前往三界门。

   太乙分光心法不太好修,跟以前林天赐怎么练都不会出岔子的功法不同,不能学个半吊子的状态就出去,那样与人动手的时候很可能走岔了气。

   所以林天赐不得不把打算先攒下来的经验全都点进了太乙分光心法,让这门刚学的内功直接飙上了三级,算不得炉火纯青,倒也算是登堂入室,至少不会一着急就走岔了气。

   而因为有坤元真体的关系,艮山神雷咒暂时不打算用经验,老实说林天赐觉得艮山神雷咒比太乙分光心法要好学的多。

   在山上的时候林天赐几乎都在啃心法,练习艮山神雷咒反而都是抽空做的。

   这也让听了林小哥儿修行报告的张百熙无语凝噎,说起来他贵为天仙,貌似也只会两系神雷……

   学了两样新东西,感觉实力大增,但具体怎么个大增,或者说到什么程度,林天赐自己都很难说,毕竟只有实战出真知。

   是故林天赐这次前往三界门的时候,很反常的希望能进一个有邪修活动的位面,这样他就能试一下艮山神雷咒砸他们脑袋上是什么快感了。

   说道邪修,最近东神州的气氛越来越紧张,林天赐光是前往三界门的这一路上,就碰到了七八批来自不同门派的弟子在天上驾着飞剑巡逻,而且范围也不仅限于比较乱的雷州。

   这种巡逻的密度,在以前还是没有的,可能修士们都感觉到了确实大战将至,一根弦嘣的紧紧的。

   不过紧张归紧张,当林天赐到好石村的时候,依旧能看到不少年轻修士在讨论飞剑竞速大赛的事情,说起来好像没几个月就要开了。

   林天赐也确实有点想去看看,甚至是参加一下,但没准到时候他还在三界门里晃悠,只能说说到时候再看看有没有空吧。

   轻车熟路的进了灵仙福地,找到三界门,眼前再度浮现出大量如繁星般数不尽的光点。

   顺手点了一下利莫里亚,一个个光点飞快的旋转移动起来,看到利莫里亚变成了白色,林小哥儿松了口气。

   这个位面完全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好印象,没了碎片也就再也不用往那边跑了。

   随即他又检查了一下其他的位面,依旧都没有什么变化,正想要随手点一个蓝点进入的时候,腰间的次元口袋震动了一下,跟洋娃娃大小的菖蒲从口袋里爬出来仰头问:

   “咱们到了吗?”

   “还没,你别自己随便出来,快躲好。”

   “噢,那我回去吃糖。”

   这次会带上菖蒲,倒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只是菖蒲很单纯的表示在山上玩腻歪了,想出去看看。

   林天赐始终都没有带菖蒲出去是因为作为二品先天灵宝,菖蒲太贵重,他怕引来不怀好意的窥视,再说菖蒲到底有什么本事暂时也没能弄明白,都不知道带上她有什么用,所以始终就让她留在神符门玩水。

   而现在看看林天赐那一身的宝贝,一品神剑利空都在怀里随便揣着,相比之下再加上一个菖蒲也无所谓了。

   菖蒲心思澄澈,她当初会在天剑派密洞选择跟林天赐一起走,除了有糖吃的关系外,也是因为在一个地方呆腻歪了,心性其实跟小孩子差不多。

   反正只要菖蒲在次元口袋里躲好应该也没问题,何况她怎么说也是跟林天赐建立过联系的先天灵宝,不可能就卖萌一个功能,说不定能发现她的神通到底是啥,带上就带上吧。

   吩咐菖蒲躲好,林天赐随手在蓝色的光点上连点两下。

   【异位面导航启动】

   【分析落点中……】

   【分析完成】

   【落点:咒文之心】

   这……又是个看上去意义不明位面。

   除了纯粹音译的位面外,这种乍一看高大上,实则完全想象不出另一边到底啥样的情况时有发生,反倒是像翠绿原野看见名字便能大致想象出是什么样的地方反而很少。

   反正等到地方再问问赛丽好了,林天赐也就放弃琢磨咒文之心到底是个什么画风。

   首先,这地方肯定不是外域,但应该是相距多苏较远的一个位面,眼前闪烁的白光持续了大概五六秒,平常的话都是两三秒就完事了。

   等遮挡视线的白光快速褪去,林天赐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咒文之心到底什么样,就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失重感。

   “卧槽,还来?”

   这一次,三界门依旧把林天赐丢到了半空,而且比上次还操蛋,直接大头朝下。

   他能看到一个宽大的屋顶,像是什么大型建筑物,他也根本来不及辨认这个建筑物到底是干嘛用的,具体的造型是什么样,因为屋顶上一根竖起的旗杆在眼前快速放大,不赶紧想想办法他肯定会一头怼上去。

   不过既然林天赐有余力开口吐槽,就代表这点问题不是什么大问题。

   人在半空,大头朝下往下掉,他马上蜷缩起身体再双脚发力,就跟隔空伸了伸腿差不多。

   但随风劲能够在空气中找落脚点的神通,让他如同在一块坚硬的墙壁上借力,距离旗杆还有两三米远的地方一个横向的翻滚,轻轻松松的避开的旗杆,如同灵巧的燕子。

   能这么轻松写意跟太乙分光心法关系很大,换做以前虽然也不见得会一头撞上去,提气的速度也不可能这么快。

   避开了旗杆,剩下的就好说了,继续调整身体,并利用随风劲借力减速,没两秒林天赐就稳稳当当的立在了房顶上,一手扶着旗杆免得带有倾斜的屋顶让自己的脚下打滑。

   他这才有余力观察一下周围,一抬头,就看到天空中挂着两个一红一蓝的大月亮.......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