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烟银牙暗咬,娇喝一声“撤!”

带着悦龙客栈的修士,立刻撤走。

青衣楼的修士没有去追,双鱼玉佩才是他们的重点。青衣楼即将完控制万里沙海,只要暮烟不离开万里沙海,就逃不过青衣楼的追杀。

现在林羽琼的身份是青衣楼修士,从他手里直接抢双鱼玉佩,显然是不太现实的。

“把玉佩给老夫,从今天起,你就是虎啸堂的副堂主!”庆云说道。

“做副堂主有什么好处,处处受制于总舵。不如去做个分舵主,大权在握。珍馐美味、修炼资源、貌美女修,尽在你手!”莫染邪说道。

其他的悟真修士也纷纷开出条件,此时林羽琼把双鱼玉佩交给谁,谁就是立下了大功。

林羽琼也明白,如今玉佩在自己手中,其他青衣楼修士不便抢,只能引诱。自己肯定是保不住这玉佩,只能交给悟真修士中的一个。这必然会得罪其他悟真修士。他明面上不会怎么样,暗地中必然会进行报复。

林羽琼思索了一下,心中有了决断,迈着步子往前走去。他的每一步都引起了修士们的注意,谁也不知道林羽琼的内心是如何想的,只能看他如何行动。

林羽琼将双鱼玉佩拿在手中,隐隐感觉到上面灵气的波动。他知道此玉佩极为不凡,可不是自己现在能够拥有之物。一来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二来根本就不知道这玉佩的秘密是什么,隐藏了些什么。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林羽琼带着梁氏兄弟,来到莫染邪的面前。

林羽琼此行的最终目的,是杀了莫染邪。可看了刚才莫染邪与暮烟的打斗,林羽琼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杀得了莫染邪。杀莫染邪,那简直是在自杀。

雾里看花寻诱惑

虽然魔帝的理由看似很充分,其实也是漏洞百出。他找一个第二步修士来杀了莫染邪,岂不是简单的很。

第二步修士不能对第一步修士出手,这是仙界的规定。不少仙人都会偷偷违反。难道魔界还需要遵守吗。

将双鱼玉佩递到莫染邪面前,林羽琼开口道“吾等久仰莫前辈的大名,今日得见前辈,如久旱逢甘霖。此物,吾等愿献给前辈,请前辈收下!”

莫染邪接过玉佩,极为开心。对林羽琼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凌恒、桑盛、士苑。”林羽琼回答道。

这三个人部是火麟国修士的名字。

“很好,你们愿意成为哪里的舵主?”莫染邪问道。

“我们若是成为舵主,恐怕命不久矣。愿意留在前辈身边,不知前辈可否愿意接纳?”林羽琼问道。

莫染邪立刻明白了林羽琼的意思,如今将双鱼玉佩献给自己,其他的悟真期修士自然不会放过他。留在自己的身边才是最安的。

想到这里,莫染邪对林羽琼多了一丝赞许,开口道“好,你们有资格跟我。”

莫染邪一挥手,三块令牌飞出。

“将你们的神识融入一丝进去,从今以后,你们就跟在我的身边。”莫染邪说道。

林羽琼心中大喜,从假冒的青衣楼修士,变成真正的青衣楼修士了。

林羽琼跟着莫染邪还有一个目的,他想知道那双鱼玉佩到底有什么奥秘。恐怕这个关系到青衣楼的一个重大的秘密,否则不会被这么多修士抢夺。他相信暮烟她们一定不会如此轻易的就放弃双鱼玉佩。

见林羽琼将双鱼玉佩交给莫染邪,其他悟真期修士虽然心中有愤,也只能默然接受。

“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下面的任务本座去完成就可以了!”莫染邪有些傲然的对其他悟真修士说道。

庆云嘿嘿一笑,开口道“莫染邪,玉佩是你得到的,这已经是大功一件了。让我们一起参与又有何妨,总舵可并没有说,得不到玉佩的,不能参与下面的行动。”

“这玉佩跟你们没有什么关系,而且万里沙海的其他势力,也需要人去整顿!”莫染邪开口道。

“青衣楼可不止我们这些人,自然有人会去整顿其他势力。莫染邪,难道你怕了,你怕我们的本事强过你,到后面你无法再立功了!”庆云的语气充满了耻笑。

“你说什么?本座会怕,笑话。本座虽然是悟真初期,但实力比你们都要强上几分。好,本座就让你们跟着,让你们看看与本座的差别。”莫染邪有些气愤的说道。

庆云轻笑一声,没有说话。

林羽琼心道,这莫染邪毕竟是邪气所化,虽然本领高强,但在心智方面,就差了一些。别人几句激将的话,就让他上了当。但这个事情,不是林羽琼可以多说什么的。

“整顿所有的修士,准备即刻出发!”庆云下令道。

然后庆云极为不善的看了林羽琼一眼,林羽琼心中一禀,目光与庆云对视了一下,然后迅速将目光转移。

暮烟带着一众修士逃了很远才停了下来,稳了稳心神,暮烟开口道“你为何不帮我,还让我撤退?”

“难道青衣楼就没有灵变期修士在暗处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暮烟体内发出。

“你怕了?”暮烟气愤的说道。

“不是怕,只是没必要做无谓的牺牲。”那声音说道。

“数千年了,我一定要知道真相,双鱼玉佩是唯一的线索。”暮烟懊恼的说道。

“真相有那么重要吗?”那苍老的声音问道。

“真相是我生存的意义,我活着就是为了知道真相。”暮烟说道。

那苍老的声音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的执念太深了,有时候,忘记会比记得要好,知道不如不知道。就算你知道了真相又如何,背后的力量,一定是你无法反抗的!”

“懦夫!”暮烟骂道。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你如果一定要知道真相,也不是没有办法。那个小修士一定会给我们留下线索的。”

“你是说那叫许木的修士?他只不过是元婴期的修为,能够发挥什么作用?跟他联盟,只不过是看是否可以多一个小帮手而已!”暮烟说道。

“不,他比你想象的聪明,双鱼玉佩落入他的手中。以他的才智,一定会以此换取自己前往那里的资格。”苍老的声音说道。

“那又如何?”暮烟问道。

“他不是真正的青衣楼修士,局势越乱对他越有好处。而能够将局势弄乱的就是我们,所以他一定会留下让我们跟随的线索。我们就算得到双鱼玉佩,也不知道地点在哪里,跟在青衣楼后面,反而更容易达到目的!”那苍老的声音说道。

“既然如此,我们立刻返回吧,悄悄的跟在他的后面。”暮烟说道。

“不行,这样会害死他跟我们的!”那苍老的声音斩钉截铁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