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盾民兵身后是一排长矛手,在盾墙掩护下,双手紧握十二尺长矛自拒马间的缝隙伸出去,奋力戳刺对面的敌人。

长矛与拒马、盾墙的组合在这场攻防战中发挥出巨大作用。泽地鸭嘴龙正垂下细长的头颅以喙部掀动拒马,冷不防数杆锋利的长矛由拒马缝隙间突刺过来,深深扎进缺少羽毛保护的面部,有的长矛甚至直接戳进恐龙眼睛,当场鲜血横流。鸭嘴龙毕竟是一种智力低下的爬行动物,遭到袭击后狂乱的晃动头颅嗷嗷悲鸣,相互推挤碰撞乱作一团。

龙背上的蜥蜴人骑士厉声呵斥坐骑,试图使鸭嘴龙镇定下来,然而效果并不理想,有的骑士被受惊的坐骑自背上甩下来,运气不好的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被粗壮的恐龙蹼足狠狠踩住,碾得血肉模糊。

巴松长老看到己方骑兵攻势陷入停滞,急忙打出施法手势,试图以“炎击术”轰碎拒马,为龙骑兵打开一条可供冲击敌阵的缺口。然而法术刚准备完毕就再次遭到维斯反制,气得他几乎当场喷出一口老血。

“米里克之子维斯,我对你的挑衅已经忍到极限,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巴松长老将满腔怒火转移到维斯身上,高举魔杖以龙语诵出一句杀气腾腾的启动咒文,镶嵌在杖首的蓝宝石大放光芒,虚空中张开一道魔力澎湃的召唤法阵,三条若隐若现的身影相继自法阵中浮现出来,迅速凝结成形。

这三只召唤生物乍看上去像飞马,身体两侧撑开宽大的棕色羽翼,支撑它们腾空翱翔。然而乔安仔细观察过后发现这些怪物身上除了那对翅膀还有许多鸟类特征,生有酷似鹰嘴的弯钩状喙部以及两双利爪。

乔安曾听康蒂说起过这种半马半鹰的怪兽,连忙提醒身旁的同伴当心这群“鹫马”。虽说鹫马可以被驯化为空战坐骑,毕竟难脱野性,特别是在主人的授意下,它们很乐意撕开敌人的肚皮,啄食热腾腾的新鲜内脏。

巴松长老手持魔杖指向维斯置身的哨塔,恶狠狠地下达攻击指令。三头鹫马立刻做出响应,扇动翅膀朝哨塔飞扑过来。

维斯听见乔安发出的警告,抢在鹫马迫近之前翻过环绕塔顶平台的护栏,直接从高高的哨塔上跳下来。

汤姆和丁道尔兄弟看到这情景不由齐声惊呼。幸而维斯并没有自杀的打算,凌空变成一只猫头鹰,展开翅膀盘旋滑翔,平安落地后又变回原样。

这时空中传来怪异的嘶吼声,那三头鹫马紧追维斯俯冲下来。乔安迅速观察了一下战场上的局势,快步冲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头鹫马,于奔跑途中进入施法专注状态,遥控“高等法师之手”向天挥出一巴掌。

安静温柔靓丽女神图片

啪!空中传来清脆的耳光声。那头正试图攫抓维斯的鹫马一侧脸颊迅速肿胀起来,被这突如其来的耳光抽得发懵。愣了愣神,扭头望向乔安,凭直觉猜出多半就是这个独眼法师刚才扇了自己一耳光,嘶吼着向他猛扑过来。

乔安扬起左臂护盾,似乎要抵挡那头发狂鹫马的利爪。小小的肘盾与鹫马硕大锋利的钩爪相比显得不堪一击,况且鹫马即便被挡住左爪还有右爪以及更具杀伤力的鹰嘴可以发动攻击,根本不在意猎物这自不量力的抵抗举动。

乔安强忍着恐惧睁大眼眸,一瞬不眨地紧盯那头伴随狂风极速猛扑下来的鹫马,横在面前的左臂禁不住微微颤抖,保持防御姿态直到鹫马迫近到30尺内才吐出那个呼唤光明的符咒。

“Anar!”

唰!盾牌表面涌现魔力波动,随即射出一道极为明亮的锥形光束,瞬间淹没鹫马。这怪物双眼毫无防备的遭受强光照射,刹那间刺痛难当,不断涌出的泪水迫使它闭上眼睛惊骇嘶鸣。

乔安激活“闪光盾”的同一时间就以意念遥控“高等法师之手”拔出“电光刃”,毫不迟疑的刺向鹫马脖颈。

附魔匕首拖曳一道蓝色电弧深深捅进鹫马躯体,鲜血随之迸射出来。受伤的鹫马连声悲鸣,拼命扇动翅膀试图摆脱困境,连遭重创的躯体却不受控制的向下坠落。

灰袋兽格雷寸步不离的跟随在乔安身后,看到鹫马歪歪扭扭地跌下来,当即伸出长臂抓住身旁松树,奋力将整株大树连根拔起,如同挥舞一支巨大的扫把,将那头还在半空中挣扎的鹫马扫落下来,随即轮起大树补上致命一击。砰的一声巨响尘土飞扬,鹫马当场被砸成肉饼。

乔安顾不得歇口气,匆匆转身寻找同伴。很快就注意到另一头鹫马正在追杀维斯。蜥蜴人王子被这凶暴的怪物追得四处躲避,根本无暇施展法术。

“维斯,我来帮你!”

汤姆提着大盾与战锤,如同一只飞奔的铁皮罐头哐啷哐啷跑向维斯,高举盾牌替他挡下凌空猛扑下来的鹫马。

体格壮硕的鹫马在惯性的加持下如同一颗从天而降的陨石,撞得矮人铁匠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鹫马自己也受到反作用力冲击向后弹开,狼狈地扑腾翅膀,竭力找回重心。

维斯躲在汤姆身后,抓住矮人铁匠帮自己争取到的喘息机会迅速完成施法准备,向鹫马轰出一团烈焰。

鹫马意识到危机迫近,奋力扇动翅膀拔升飞行高度,惊险地闪过“燃火术”攻击。然而这怪兽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一只无形的力场大手就狠狠扇在它的脸上。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得鹫马眼冒金星。

维斯这次没有错失良机,抬手甩出一团烈焰,结结实实轰在鹫马胸口,迅速将其体表羽毛引燃,变成一团凌空燃烧的大火球。

浑身起火的鹫马挣扎着飞出不远就哀鸣着坠落下来,混血冬狼杰米如同一道银色闪电猛扑上去,冲还在地上翻滚的鹫马喷出一大口寒气,遭受冰火双重煎熬的鹫马很快就停止了挣扎。

哨塔另一侧,罗杰举起猎枪扣动扳机。枪声响起的刹那空中爆开一团血雾,最后一头鹫马也被猎枪击伤翅膀,悲鸣着滑向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