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裕的眉头一皱,摇了摇头:“我跟你不一样,你是主动投了秦国,但我可没有这个意愿。”话刚出口,他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想要收回这话,却是无法做到,哪好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慕容垂惨然一笑,那一瞬间,他的眼中泛出几点泪光,夜幕低垂,上弦月的洁白月光,映着他那灰白的须发,配合着波光闪闪的漳水,显出一阵难言的苍凉,只听到他那苍劲的声音缓缓而发:“刘裕,不是只有你才有忠义报国之心,我慕容垂乃是大燕宗室,一生为大燕征战,若不是被奸人所陷害,又怎么会落得一个有家难回,有国难投的结果?我原以为你被桓玄所陷害,我的心境你多少会理解一些,可是没有想到,你现在还会这样说我。也许,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被桓玄害到吧。”

刘裕的脸上闪过一丝愧疚之色,他知道,这是慕容垂平生最大的憾事,尽管是敌人,但这个老者却是个光明磊落的敌人,值得尊敬,自己身为后辈,上来就揭人短处,确实不好,他勾了勾嘴角,说道:“吴王,晚辈出言无状,请您原谅。您说的对,也许是因为我没有真正体会到那种家破人亡的惨状,不知道这有多让人伤心。”

慕容垂叹了口气:“如果只是我自己一个人,那我宁死也不会逃离祖国的,可是我有和阿段所生的孩子,我若是死了,他们能如何?可足浑这个贱人百般折磨我的阿段,她却咬紧牙关不吐一语,就是为了保护我和我的孩子,最后她也因此被活活打死在狱中,有妻如此,我又怎么能让她的牺牲变得没有意义?所以,我必须活下来,只有活下来,才能让那些害我的人,害我爱妻的人,付出他们应有的代价!”

他说到这里时,双眼圆睁,拳头紧紧地握着,一股可怕的复仇怨意,从他的每个毛孔里发出,即使是刘裕感受到,也不免为之色变。

慕容垂看向了刘裕,突然转而笑了起来:“刘裕,你其实比我幸运,起码你现在的家人,你喜欢的女人还在,还活着,如果象我这样,不管做什么事,都不可能让我喜欢的女人活过来,那才是最悲惨的事。”

刘裕看着慕容垂,这一刻,在他的眼中,盈满了激动的泪水,即使是这个纵横天下的枭雄,此刻也因为悼念亡妻,而变得如此地伤感,在战场上那个冷静睿智,不动如山的绝代军神,这会儿却是如一个少年一样,在这里痛哭无声,这大概才是他今天想要单独和刘裕在一起的真正原因吧。

刘裕幽幽地叹了口气:“你很爱你的第一个妻子吗?吴王,我原本以为你不缺女人的。”

慕容垂抹了抹自己的眼泪,把头转向了一边,他也不想让刘裕看到自己悲伤的模样,尽量地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才缓缓说道:“我和阿段,是青梅竹马的自幼相交,当年我们部落攻灭段氏部落之后,段氏一族男子,几乎被斩尽杀绝,女子为奴,阿段生来就倔强,即使身为阶下囚,也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我对她爱恨相交,却一直没有得到她的心,也许是越得不到的,越是想要争取,就这样跟我同床异梦了十几年,当她为我生下两个孩子,慢慢地跟我真正地成了亲人之后,却是被可足浑氏所害,惨死在狱中,当我看到她尸体的时候,我的天塌了,我那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才是我生命中唯一不能失去的,她活着的时候我没有好好珍惜,死了之后,无论我再做什么,也无法挽回他了。”

刘裕的眼中透过一丝怜悯,看着慕容垂,耳边却传来他那不间断的话语之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甚至快要连她长什么样都要忘记了,我让人不停地画她的画,甚至又娶了她的幼妹,不是因为我有多爱她,而是因为我怕自己有一天,会记不得她。我知道这样对小段不公平,但是人的感情,是无法控制的,现在我坐拥半个天下,我的仇家一个个倒在我的王者之路上,但是我内心的空虚和孤独,却是一天一天,无以复加,刘裕,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明知阿宝不是治国之才,却仍然要立他了吗?”

刘裕叹了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慕容宝的幸运就在于他是你前夫人大段氏唯一还活着的孩子了,你为了对得起她,不惜把江山交给一个草包手里。”

慕容垂抹了抹眼泪:“我曾经对阿段的尸体发过誓,会把大燕,作为最后的礼物,交给我们的孩子,我这辈子欠了阿段太多,她最后用生命保护了我,这个承诺,我必须要兑现,刘裕,阿宝不是治国之才,你将来如果从他手中取得江山,我并没有意见,只希望你能留他一条生路,让他能带着族人回到辽东老家,留我慕容氏一支血脉,就当看在慕容兰的面子上,答应我的这个请求,行吗?”

mm精致五官咖啡馆品下午茶

刘裕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那你为何不现在就退出中原,非要你儿子做这样的事?”

慕容垂长叹一声:“燕国是我父祖辈打下来的江山,我必须恢复,我已经近六旬了,又能多活几天?阿宝都是将近四十,他也不会坐太久的天下,这江山我可以让给大晋,但绝不能让草原恶狼所占,现在晋国谢家将倒,新一轮的内斗一触即发,你现在回去也没法北伐,甚至桓玄不会让你活,所以你到草原上阻止刘显,监视拓跋,这不止是为了我们大燕,也是为了你们晋国,你自己想想,以后是从拓跋手上夺取河北之地容易,还是从我儿慕容宝的手上夺容易?”

刘裕咬了咬牙:“可是你不可能叫慕容宝让出江山给我,再说你别的儿子一个个能力出众,野心勃勃,我又怎么会信了你的话?”

慕容垂叹了口气:“若我真的不想让这河北给你,那传位于阿农,阿隆,甚至阿麟他们都可以,只要不给阿宝,你又有何本事从他们手中夺取河北之地?刘裕,你应该听出,这是一个父亲,一个老人,一个丈夫对你的恳求,若不是以心相对,我又何至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