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偏殿离开之后,刘裕走到了秦宫的广场,他的脑子里满是刚才慕容兰那伤心欲绝的表情,他能看得出来,尽管这个姑娘强作镇定,尽管她说得轻描淡写,如同没事一样,但是,不管是汉人还是鲜卑人,作为一个女子,遭受了男人的欺辱,都不可能这样一笑置之的,即使是胡人的军队,军纪中仍然规定了奸淫是死罪,很简单,这是人与野兽的区别,而如果慕容兰说的话是真的,那苻坚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禽兽,一个毫无道德廉耻的恶棍。

刘裕一边走,一边强行地压制着心中的怒火,起码有七百八十三次,他的脑海里闪过各种去找苻坚讨还公道的念头,虽然在这个时候,不能因为这种个人的恩怨真的要了他的命,那会让城群龙无首,瞬间崩溃,但不管怎么说,为慕容兰复仇也是应该的,区别只是在于何种程度,是要取他一只眼,还是断他一只手?最不济,也得在他身上留点记号才行。

一边想着,一边走着,突然,刘裕的脚步停了下来,不知不觉,他正好走到了正阳门的门口,那是上次来秦宫盗玉玺时,自己和慕容兰曾经呆过的一道夹壁墙,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就在这一堵短墙之内,和慕容兰第一次亲密地接触。

看到她在自己面前更衣,看到了她那曼妙的身材,甚至她第一次钻进了自己的怀中,那紧致丰满的**,那混合着少女清新而芬芳的味道,那是一种完有别于王妙音那带有淡淡书卷气,大家闺秀,高门贵女,让人甚至不敢有任何亵渎之心的清高。

慕容兰的身上,带着野性的,天然的那股子美,活力十足,真实动人,甚至,可以说比起王妙音给自己的身体感官的冲击力,更加深刻,即使隔了这么多天,即使在这战乱之中的长安,自己仍然时时梦到那一刻,而醒来之时,一定是一柱擎天,这是刘裕最近羞于启齿的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慕容兰竟然也开始成为了自己这种梦中的情人,而这一切,大概都始于那次亲密接触。

刘裕一时想得出了神,突然,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你舍不得离开她了,是不是?”

刘裕猛地一惊,环视四周,阳光明媚,可是刚才还人来人往的广场,却是变得非常地诡异,一个人也没有,就连每半刻钟要巡逻一次的那些个宫卫,也跟人间蒸发了似的,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还有,那个诡异的声音。

刘裕一下子抽刀在手,摆开了架式:“什么人,装神弄鬼的,有胆快出来!”

那个声音突然笑了起来,这个笑声时远时近,时高时低,根本听不出是从哪个方位来,渐渐地,这堵夹壁墙边上,起了一道淡淡的白雾,一如那个晚上,越来越浓,越来越重,很快,刘裕就看不清十步之外的情况了,他抱元守一,闭上了眼睛,用他那野兽一般的本能,开始听风辩形,不管是谁,不管从哪个方向袭击自己,他一定会迅速地作出反应。

笑声渐渐地停住了:“刘裕,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的心,你已经舍不得慕容兰了,听到她给苻坚欺负了,你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甚至想去杀了苻坚,是不是?”

刘裕沉声道:“这不关你的事,你这装神弄鬼的小人,连真面目都不肯现,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会相信的。”

缥缈的怪声淡淡地出现:“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内心。刘裕,慕容兰才是你命中注定的女子,这次她要离开长安,是因为对你伤心了,刚才你初见她时,她有多高兴,有多离不开你,你看不出来吗?”

个俏皮女子的红唇诱惑

刘裕控制不住自己去回忆刚才初见慕容兰时的样子,确实,她第一眼见到自己时,那眼神,那动作,甚至恨不得直接扑进自己的怀中,是自己从未在慕容兰身上看到过的,他咬了咬牙,沉声道:“那是她最无助,最脆弱的时候,我会保护她,但那不是爱,只是,只是出于同伴之间的互相帮助,你莫要胡言乱语。”

怪声冷笑两声,换了个方位出现,继续道:“男女之间,哪有什么同伴之情,只会有男女之爱。刘裕,就是因为你一意孤行,要为苻坚做事,去请什么王神仙,才会离开长安,你把一个弱女子丢在这里,让苻坚这个色中饿鬼得了手,这些,都是你的责任!”

刘裕本能地想要辩驳,但是却说不出话,这件事他刚才甚至因为愤怒和惊奇而没多想,但给这人一提醒,却发现,还真的是这么回事。若不是自己要离开长安,慕容兰怎么会受这种伤害?

怪声停顿了一会儿,再次响起:“你既不能保护慕容兰,也不能帮她报仇。甚至不能带她走,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刘裕,你太不了解女人,男人不能忍受精神上的侮辱,女人同样不能释怀**上的屈辱,是你,是你这个冷血绝情的男人,真正地伤害了慕容兰,苻坚伤的是她的身体,而你伤的是她的心,慕容兰对你的心,已经表现无遗,而你却成天说什么同伴之谊,兄弟之情,难道你不知道,这才是对她最大的伤害吗?”

刘裕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我有婚约,我有一个等着我的未婚妻子,我和慕容兰不可以有超越朋友的感情存在,那样伤人伤已。”

怪声冷笑道:“感情之事从来是自私的,哪管什么伤人伤已,更没什么先来后到,你跟王妙音的婚约只不过是谢家束缚你的一个牵绊罢了,你自己想想,是你跟慕容兰在一起的时间多,还是跟王妙音多?放着眼前的佳人不要,却成天想着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刘裕,我为你脸红,你枉称英雄,却连一个男人也算不上!慕容兰肯忍心离开你,真的是最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