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的刹车音,朝一个方向开始转动的视野,以及如同被抛出来一样腾空而起,林天赐脑子里瞬间就跳出一个念头。

——列车脱轨了。

尽管魔导列车的速度都不如‘绿皮车’,更别说高铁了,但跟林天赐上辈子的轨道交通相比纯粹是欺负人,魔导机车依旧有着大运力和骏马难以企及的高速。

一列几十节车厢的魔导机车脱轨,在速度和重力作用下那场面将非常凄惨。

比起一直醒着的林天赐,梅丽的反应也非常快,身体才稍稍浮空的一瞬间,她猛的睁开眼睛,一把抓住床头,力道之大甚至把钢管给捏的凹陷下去。因为床是被固定在车厢内的,多少算一个支撑点,不至于让人伴随着车厢一起翻滚。

要知道这姑娘前一秒还睡得十分香甜,后一秒就清醒过来条件反射般的开始对应了。

林天赐当然也伸手试图抓住床头,好让自己不被甩出去,但他的根骨太过于操蛋,列车脱轨的力量又太大,他手一滑,根本没抓住。

只听砰的一声,林天赐一头撞在梅丽的肩膀上,这一下撞得他头晕眼花,耳朵里嗡嗡作响。

多亏天银盔甲只要一个念头就能穿上,所以梅丽才没有穿着盔甲睡觉,不然一头撞在盔甲上非撞出个脑震荡来不可。

话说要是一头撞胸口说不定可能还有减震……

梅丽也干脆手一伸,跟搀扶似的把林天赐夹在腋下,免得撞晕了的林小哥儿撞上车厢。

此时,车厢终于直接横了过来,玻璃碎裂的声音混合着金属的扭曲声传入耳朵,整个车厢就跟皮球一样在湿润的草地上翻滚,划出一大片刺目的痕迹。

针织吊带裙美女展苗条身姿中分长发气质忧郁图片

车厢内,梅丽已经快把床头那根钢管捏成麻花了,手腕也传来扛不住的信号,她一咬牙,放开钢管双手抱紧林天赐,两人就在伴随着最后一点残余的动能如同台球一样来回翻滚。

直到过了好几秒,感觉震动和强烈的位移感消失,车厢终于停了下来。

相比根骨脆弱的林天赐,梅丽的体质就牛逼多了,但毕竟还是肉长得,她护住了林天赐,自己就不可避免的摔出不少瘀伤,疼肯定是疼。

她揉着撞到的胳膊站起来:

“肯定出事了,魔导列车极少有脱轨的可能。”

魔导列车跟地球上的火车看着像,其实还是有很多不同之处的,比起火车那种以机械结构卡在铁轨上的做法,魔导列车靠的是魔法作用下吸在上面,不会有金属疲劳一类的毛病,只要魔导列车处于运转状态,这种吸力就不可能消失。

这种技术有多可靠?

曼娜莫拉刚刚才说过,她曾经教给赛维亚拉这个位面的人一些魔导技术,换句话说他们的魔导列车技术来自上古精灵,跟林天赐在赛普鲁做的过山车是一模一样的原理。

人家过山车过了一万多年都没事,足见可靠性了。

怪不得曼娜莫拉让林小哥儿赶紧用飞遁离俗符回东神州,她肯定是发现了列车马上会出事,这时间掐的也太紧了。

林天赐揉着刚刚来回拉扯而有些扭到的腰,呲牙咧嘴的站起来。

他随手先给自己和梅丽贴了张回春符,随即说道:

“你去穿盔甲,我先出去看看。”

因为车厢已经彻底横了过来,现在车窗的一侧已经是地面,甚至有不少泥土和青草被卷进了车厢,而拉门则在头顶的天花板上。

林天赐提纵一下,双手抓住拉门使劲一扯。

还好门本身没有受损,不然凭林天赐的力量还真弄不开扭曲变形的金属结构。

属于清晨的凉风瞬间钻入车厢,径直拍在林天赐脸上,他用随风劲能在半空中找落脚点的神通再度一踩,整个人便跟离弦的箭一样窜出去。

首先进入眼帘的,便是魔导机车的惨状。

这列魔导机车上有一个骑士团中队的人,加上后勤补给等乱七八糟的货物,用了快五十节车厢。

现在几乎所有的车厢都侧翻到铁轨下面的草地附近,少数倒霉的甚至被抛到了另一侧的森林边上,只有少数一两节车厢还留在原位,但也被拉扯的歪歪斜斜。

强大的力量直接把车厢之间的连接点给扭断了,也让这些车厢散的到处都是。

而林天赐还没来得及看清到底是为什么列车脱轨,就看到有很多朦朦胧胧,如同黑雾般的影子从翻到的列车两侧穿出。

它们像是贴地飞行的影子,因为还没有真正天亮,一不留神很有可能把它们忽略过去。

林天赐这边刚刚在翻到的车厢上站稳,直觉身后一阵带着野兽腥臭的恶风来袭。

当即回身使出方寸掌的泄劲之法,一个看着像是狼一样的黑色野兽从昏暗的夜中浮现,呲着牙的血盆大口瞄准林天赐的脖子啃过来。

林天赐最擅长灵活,比起法术也更擅长近战,但因为刚刚翻滚的时候扭了一下腰,而腰又是一切发力的根本,酸痛之下他只来得及用手背把狼一样东西的大嘴拨开,它的爪子砸在林天赐的胸口上,让他一阵气闷。

“掌心雷!”

不过林天赐还不至于被一头狼给干掉,见它扭动了一下脖子想要再啃一口,干脆启动法术。

双手蒙上一层粘稠的电光,现在是脸贴脸的状态,也不存在打歪的可能,只听噼啪噼啪响了几下,那头狼一样的怪物发出如同被踩了尾巴的呜咽声,被林天赐抓住机会双掌一推,直接从车厢上打下去。

他这才看到刚刚袭击自己的那玩意儿还真是一头狼,就是跟吃了野生金坷垃一样,个头儿比较大。

对林天赐来说,这东西很好解决,如果不是扭了腰发力不便,他都不可能让这东西近身。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想他这样反应快且十分灵活,很多没被摔死的人才刚刚爬出车厢,第一眼就看到一个血盆大口正在逼近。

一时间惨叫和狼嚎此起彼伏。

此时梅丽也穿上了天银盔甲,直接用蛮力从车厢里爬出来,她没有戴头盔,那玩意儿并不是天银盔甲的一部分,车厢翻滚的时候不知道甩哪儿去了。

看了一眼被林天赐打下去的黑狼说:

“这是邪狼,一种群居的怪物,会潜伏进影子里快速移动。”

单个邪狼并不怎么危险,这东西的等级大概在15~20级之间,但邪狼是群居动物,且懂得围捕战术,在野外露营的冒险者如果碰到邪狼群,即使有三十多级的人物坐镇也是十分危险的情况。

很不幸,才刚刚从列车脱轨事件中活下来的骑士团成员马上就要面对这种怪物了。

“先救人!”

留下这句话,梅丽一个箭步从车厢上飞身而下,拔出腰间的长剑就朝其他车厢赶过去。

林天赐揉了揉老腰,也跟在后面,顺便还往胸针注入法力联络赛莉。

曼娜莫拉说过,林天赐他们继续往前走就是作死去的,列车的突然脱轨也证明曼娜莫拉的提醒肯定没错,再加上邪狼这么凑巧的出现,很明显它们是受人控制或是指使的。

这个人,八成就是魔族。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林小哥儿,他肯定不会只派邪狼过来,肯定有别的东西正在靠近,只是邪狼的速度最快才第一时间赶到。

所以为了知己知彼,先把赛莉叫出来最稳。

“出事了吗?你还从没在这个时间联系过…….”

说到一半,赛莉也看到了周围的惨状:

“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列车脱轨了,还有怪物袭击。”

跟在轮着长剑砍邪狼的梅丽后面,林天赐抬手打出两道掌心雷帮忙援护,上去近战就算了,他的腰现在还疼呢。

“脱轨?”

虽然目前唯一能造出魔导列车这种交通工具并广泛铺设铁轨的只有赛维亚拉,但上古精灵遗迹里也有很多类似的东西,赛维亚拉的技术还是来自曼娜莫拉,二者本来就差不多。

赛莉自然知道这种轨道交通的安全性有多高,不过既然已经脱轨了,纠结这个就没有意义。

随即她说:

“注意点左手边的树林,我看到一些大型的热源正在靠近。”

因为天还没彻底亮起来,现在的光线十分昏暗,赛莉干脆启动了类似红外摄像机一样的法术能力。

林天赐用炎杀术和火灵咒逼退试图靠近的邪狼,问道:

“大型热源?有多大?”

“大概三四米高,更具体的看不清,林木挡住了一部分热能信号。”

此时梅丽砍翻了两只正试图钻进车厢的邪狼,愣是徒手把变形的车厢门给拆了下来:

“能动的都赶紧去救人,我们被怪物袭击了。”

留下这句话马上又带着林小哥惹赶往下一个车厢。

不过幸存者倒是意外的多,按理说如此严重的列车事故,肯定要死不少人才对。

但别忘了,这是个不科学的位面,何况列车上拉的人也都不是什么弱鸡。

哪怕太阳骑士团的因为沉湎于‘第一骑士团’的名声太久,训练什么的有些懈怠,但毕竟底子还在,几乎没有因为列车事故而当场死亡的家伙,还没有被邪狼‘初见杀’来得多。

而且这些人也和梅丽一样,很快从车厢里爬出来开始互相配合着结阵迎敌,同时也没忘了营救同僚。

然而这时候,赛莉刚刚看到的大型热源也已经赶到了现场……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