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国暹罗使臣素巴猜,拜见大明皇帝陛下。”

“使者免礼。”

“谢陛下,陛下,小臣此次受敝国王上派遣,前来上国大明禀报皇帝陛下。敝国先王已于三月前薨逝,先王之子罗阇浮屠已于万历三十三年九月初五日继位为王。小臣恳请大明皇帝陛下依照前例,发下金印,正式册封我主为暹罗国王。”

万历三十四年(1606),正月二十,朱翊钧再次召开了大朝会。

虽说两次朝会相差了三个多月,放在前朝乃至本朝前面几位皇帝身上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在万历朝的大臣们看来,这已经是今上极为难得的勤政了。

去年九月初的大朝会后,还没等沈一贯发动浙党官员集体上本弹劾。福王朱常洵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卷了铺盖回了洛阳,据说临走前还亲自登门慈庆宮,抱着太子哥哥大哭一场表示了忠心。至此,国本之争算是彻底的划上了句号。

至于那个杨应文,父丧期间居然做出如此道德败坏的事情,在整个大明朝已经没人敢容下他了。不用其他人弹劾,都察院和户部自己给出了处理意见:贬为庶民,剥夺功名,追缴赃款,清退土地,兄弟二人俱充军。最后是皇太后出来稍稍挽了一下:前面四条执行,充军则是免了。

朱由栋当初在皇极殿面对已经认输服软的言官们没有轻轻放过,反而是把跳得最狠的杨应文提溜出来狠踩的行为。固然是让相当一部分官员心里不爽,但却也让另外一部分官员在心里做出了决断。

西方的政治思想家马基雅维利在其巨著《君主论》中讲过这么一个故事:一个封君的某块领地,民风彪悍,管理散漫,多年不能有效收取地租。这位封君于是派了一员干吏前去整顿。这位干吏到任后,以铁腕加以残酷治理,在杀了不少人后,地租终于可以有效收取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这块领地里的老百姓们,其不满情绪也达到了顶点,在这么下去,民暴动估计在所难免。于是这位封君就以仁慈、公道的名义,将这名干吏给杀掉了。如此,地租还是可以继续收,但领地百姓们的情绪得到了宣泄,暴动的危机也化解了。

这种事情,不要说在西方,便是在中国,其历朝历代的帝皇们,其实也用得极为纯熟。前有商鞅,近有张居正。中间还有无数能臣干吏的缕缕冤魂……没得办法,此乃君主们的共性!

几千年下来,臣子们又不是傻瓜,慢慢的琢磨着也就看明白了。所以才有万历坚持搞了十五年的国本之争,却没有一个大臣再敢公开的站出来为皇帝陛下摇旗呐喊了。

长发清纯美女初春户外唯美写真

做下属的最怕的是什么?绝不是什么工作辛苦,短暂的收入低。最怕的就是君主没有担当:我去给你干最艰苦的工作,得罪各种平日里私人交往本不会得罪的人。结果事情办完了,你却抛弃了我,让我没下场……

所以,做臣子的,最基本的一条准则就是:要不要为某位君主倾尽力,抛开那些大无畏的勇士,一般人首先就要考虑的是:这位君王,有没有担当!

而朱由栋在那天大朝会上表现出来的,就是特别有担当!

所以,最近三个多月以来,朱由栋的兴华宫慢慢的热闹了起来。在徐光启的引荐下,都察院御史杨廷筠主动的靠了过来。此时在河南监督河道维护的李之藻也向朱由栋表示了善意。

相比于文人们的矜持(前面两个在历史本位面都成了虔诚的天主教徒,乃是明代官员中的异类),武人们就要爽快得多了。虽说限于此时文官们对武将们盯得很紧,武将们没法像英国公府、宁远伯府那样把自家的子弟送到太孙身边。但诸如江西刘家、大同的麻家、凉州的达家、甘肃的祁家、西宁的鲁家、榆林的王家、昆山的杜家等等,都先后派出了得力族人,通过李世忠的渠道,向太孙表达了敬意。

在武人们看来,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敢亲自冲锋陷阵的皇族了——是的,和御史言官当面怼,而且怼完之后还不收手往死里整的太孙,就是够爷们儿!

另外,太孙独立于兴华宫,那就是开府了。按规矩,锦衣卫也得派人前来当值。而在诸多踊跃想要进入兴华宫侍奉太孙的年轻锦衣卫里,朱由栋发挥穿越者的优势,特意挑选了两个人:许显纯、田尔耕。

总之,太孙殿下的幕府,真的慢慢在开始变得热闹起来了。呵,雏鹰终于跃跃欲试,准备开始翱翔了。

收回畅想的思绪,朱由栋看着台阶下这位暹罗使者,心情顿时又变得不那么美好了。

“朕听说,五年多前,当朕的皇太孙在白鹤护卫苍龙现世下降生的时候,你家的国王,也在佛陀的庇佑下降生了?”

“圣明无过大明皇帝陛下。陛下,敝国王上虽然不过五岁,但是天资聪颖,勤奋好学。敝国的泰拳,乃是根据上国武术结合敝国实际而流行的地方拳法,敝国王上从三岁开始学拳,现在同龄人中再无对手不说,王上还对敝国的泰拳做了很多的改良。非止如此,敝国王上熟稔各类佛学经典,心怀仁慈之心,经常深入民间,体恤百姓的难处……”

“嗯,倒也是个不错的。好吧,使者的来意朕清楚了,此事,就交给礼部去办理吧。”

“感谢天朝上国皇帝陛下的恩典……”

这一天的朝会,朱由栋终于彻底确认了,三个多月前他的后背玉衡星爆发的原因。也确认了七个穿越者里,第五位穿越者是投胎的泰国的王室。

也就这样了,他在大朝会上安安静静,没有对素巴猜的请求做半点为难。

因为,此时的大明需要一个稳定而且有一定力量的暹罗(泰国)。

究其原因,还是此刻的大明西南边境,缅甸的进犯仍然没有停止。

明朝的云南布政使司,表面上的管辖范围比今天的云南省大得多。但其实际控制地域却远不及今日的云南省。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这里是大明的边境地区,中央力量很难投射到这里。

所以,和内地的布政使司不同,云南这边的布政使司辖下府州县分为直隶与外夷两种。前者是能够切实掌控,行大明律的地方。后者则是以羁縻为主。

从1575年开始,莽应龙就开始向着原本属于明朝外夷州的木邦、孟养等地展开攻势。不过到底是缅甸一代雄主,莽应龙是非常聪明的:他一方面对这些外夷州采取强硬的军事手段。一方面又派人向明朝中央以及云南地方政府各种服软、哭诉。以至于前后拖了几年,木邦、孟养等地已经事实上处于莽应龙控制之下了。明朝政府还在想着安抚此人。

1581年,莽应龙去世。其子莽应里为了证明自己的韬略不下其父,开始各种盲目扩张。他一改其父下手够黑够狠,但脸上始终保持谦卑微笑的韬略,连面目也变得极为可憎起来。这就惹来了明朝的军事打击:1583年,在刘綎和邓子龙等人率军打击下,缅甸大败。莽应龙花了很长时间才偷到的东西,部被这个蠢儿子赔了出去。

但是,明朝的西南边境,到底是离缅甸更近而离燕京城极远,所以,在失败一次后,缅甸又多次卷土重来。而明朝却无法长期在西南边陲驻扎大军。所以几十年拉锯下来,虽然明朝曾经打出一个把总率领几百人击溃缅军上万人的大捷,但到底还是缅甸在这个地方占据了优势。云南外围的很多外夷州府,慢慢的都被缅甸拿下了。

对于中原政权来说,要应付极远之地的蛮夷。最省成本的办法莫过于以夷制夷。恰好这个时候泰国的纳黎萱已经复国,为了抵御缅甸和柬埔寨的攻伐,泰国也需要明朝的帮助。所以纳黎萱主动向明朝称臣示好,而明朝也给予了纳黎萱一定的支持。在当前缅甸东吁王朝仍然还处于兴盛期的现在,明朝需要一个有力量的暹罗。

所以,大环境如此,朱由栋能够做什么呢?他能做的,还是只有继续加强自己的幕府,加快各方面的布局。

从1575年开始,莽应龙就开始向着原本属于明朝外夷州的木邦、孟养等地展开攻势。不过到底是缅甸一代雄主,莽应龙是非常聪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