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叫喊声和马的长嘶声,在汉军后营内不断的想起,后营彻底乱了起来,并且还在向其余四营扩散。

见劫营之计已成,项羽连忙招呼活着的人撤退。

毕竟此次作战的成果已经够大了,再不走等汉军支援抵达,可就真的走不了了。

临走前,项羽扭头看了眼满是火光的营寨,忍不住自语道“若不是你及时赶到的话,恐怕我又要一脚踩进陷阱里了……悔不听你之言啊!”

项羽懊悔的叹息起来,可是过去的自然也就再也改变不了。

当李世民领着一大票人赶过来后,当看到战马到处乱跑,一片狼藉的后营后,就算他的养气功夫极好,也依然被气得浑身打颤。

李世民强忍着怒意,咬牙切齿的下令道“传令下去,所有人放下武器,违令者杀。”

李世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会被项羽给耍了,这也让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项羽这次只是小股队伍入侵,现在肯定还没跑远,秀宁,速去将元霸叫来,现在追还能追的上。”

李世民冷冷道,本来他是准备一点点逼死项羽的,可是现在李世民忍不住了,他要现在就解决掉项羽。

“已经派人去叫了,应该快到了吧。”

李世民点点头,随即对旁边的杨坚道“太守大人,在舍弟赶到之前,只能麻烦您派将领去拖延一下时间了。”

羞涩晶晶的初秋风采

李世民其实很羡慕杨坚了,杨坚麾下最无人是李元霸的对手,但能力不俗的将领还是很多的,比如宇文成-都和伍家兄弟等将。

这些人才虽说很多都是董卓安的人,但毕竟杨坚身边有能人可用啊,不像李世民身边除了李元霸,就只剩下个李秀宁。

李家的李孝恭,其实也是个文武双的大将,但李孝恭要辅佐李渊,所以李世民身边是真的无人可用。

看着杨坚身边的将领们,李世民不禁露出羡慕的目光,但他又哪知道杨坚坐拥名将,却无法收服的痛苦。

杨坚恨项羽入骨,所以自然不会不答应,当即道“成-都将军,这次拜托你了!”

杨坚知道麾下能挡住项羽的,也就只有宇文成-都一人,其他将领追上也是送人头,所以果断的派出了最强的宇文成-都。

“诺。”

宇文成都当即激动应道,他早就想和项羽交手了,好不容易出现了机会,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不过后营这边的路,末将不是很熟,盲目去追的话,恐怕会追不上啊。”

李秀宁这时站出,主动请缨道“后营的路小将熟悉,就由小将来为宇文将军领路吧。”

李世民略作沉思后点点头,最对两人道“一点定要注意安,元霸,很快就会赶到。”

言罢,李世民下马将自己的坐骑让给了李秀宁,毕竟他所骑乘的乃是西凉宝马,这样李秀宁才能跟得上宇文成都。

李秀宁会意后立即上马,就和宇文成都一起去追,而在李秀宁离去后不久,秦昊也带着李存孝赶到了后营。

看着乱成一锅粥的后营,秦昊心中十分庆幸,幸好没有和西凉军合营安札,否则自己麾下也会被殃及到呀。

李世民正在指挥手下平息动乱,在他的指挥下众人各司其职,灭火的灭火,捉马的捉马,维护秩序的维护秩序,混乱的形式渐渐好转起来。

见到秦昊到来后,李世民当即放下手头的工作迎了上去,想要让秦昊派李存孝前去支援。

这可是此诛杀项羽的好机会,宇文成-都已经过去了,再加上李存孝的话,就足够项羽喝一壶的了。

当然,李元霸要是在上的话,那项羽几乎可以说是必死,所以秦昊又怎么会放过这个诛杀大敌的好机会呢?

秦昊想也没想,果断道“放心,这次本侯亲自领将前去。”

秦昊离开后不久,李元霸也不情不愿的被人领了过来,李世民见此心中是又气又无奈。

此时后营的情况,已经差不多稳定了下来,李世民将指挥权移交给杨坚后,又在杨坚那借一匹宝马,就带着李元霸追了上去。

就这样,在汉军大营至虎牢关这一路上,四批人正在速奔驰着。

看着乌漆嘛黑的四州,李元霸忍不住问道“二哥,咱们是不是迷路了?怎么追了这么久还没追上?”

“闭嘴,还不是你贪睡,不然早就追上了。”李世民训斥道。

“哦!”李元霸委屈的低下头,二哥李世民对他是最好的,从来都没有骂过他,这一骂李元霸真非常害怕。

看着弟弟一脸委屈的样子,李世民心中一阵无语,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弟弟。

另一边,项羽的一行人经历了一番大战,无论是人力还是马力都消耗极大。

李秀宁和宇文成-都所骑的都是宝马,而为了拦截项羽还抄了近道,所以最终在离虎牢外的第二个山口处,拦下了项羽。

指着前方不远处的项羽,李秀宁提醒道“前面那个持戟之人就是项羽,宇文将军要小心啊。”

李秀宁不说宇文成-都也知道,毕竟强者之间是会有感应的,而在项羽身上他甚至感受到了比李存孝还强的气势。

“你也小心。”

宇文成-都一脸认真的说道,面对项羽这样的对手他必须力以赴,所自然就无心顾及李秀宁了,而对方那边可还有十几名骑兵呢。

李秀宁闻言淡然一笑,而后自信道“将军放心,收拾这些个杂鱼,小将还是有把握的。”

宇文成-都不再多言,随即右手扬起凤翅镏金镋,缓缓策马上前对着项羽,冷喝道“此路不通。”

项羽就算是身具重瞳,夜间视力也依然受限制,看不清来人的长相,但他能感受到路口这两人身上散发的内力波动。

尤其是拿着奇怪兵器的那位,如此雄厚的内力波动就是比起他来,也不过只差一线而已。

此人莫不就是李存孝?项羽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