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第一个向李秀宁发难的,竟会是道家的无崖子。

难道真道家和杂家代表真的不知情?

部分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也有部分人一脸的冷笑,依然不相信会和道杂两家无关。

“无崖子前辈莫怒,若非是有师长的允许,秀宁又怎么敢这么做?”

李秀宁苦笑着对无崖子说道,而崖子等道杂两家之人,听到此言后却也愣住了。

师长?是谁啊?竟真的连他们都一起算计!

项羽嘴角却不禁闪过一丝冷笑,心道李秀宁的背后果然有靠山啊,否则借她十个胆子,也绝对不敢对百家下手。

李秀宁没不理会道杂两家的反应,反而又对裴矩躬身一福,说道“裴先生,你也莫要在冤枉道杂两家了,这次他们两家真的不知情,下毒之举,实在秀宁迫不得已而为之。”

“迫不得已而为之?”

神农露出一副好笑的表情,嘲讽道“好个迫不得已,你对我等下毒,难道还怪我等不成?”

李秀宁很想说当然怪你们,要不是你们于这种关键时刻在洛阳聚会,自己又怎么会冒着得罪百家的给你们下毒?当然李秀宁肯定是不能这么说的。

李秀宁赔罪般的再次躬身一礼,诚恳道“百家的各位先生们,秀宁这次虽多有冒犯,但对各位却并无恶意,否则也就不会用这种不致命的毒了。”

阳光路口的纯真女神

“这么说我们还要谢你没有下见血封喉的剧毒喽?”裴矩嗤笑道。

“你……”

裴矩的无礼,让爱慕李秀宁的寇仲极为不满,当即就准备教训一下这个‘俘虏’,但却被李秀宁给拦下了。

“寇仲,不得无礼。”李秀宁厉声道。

寇仲见李秀宁似要动怒,只能无奈的退回,却又狠狠的瞪了裴矩一眼。

裴矩心中却满是不屑,一个半步宗师的蝼蚁,竟然也敢给自己脸色,简直找死!

要不是忌惮外面那两道深不可测的气息,裴矩早就将寇仲乃至李秀宁都杀了,真当石之轩没脾气啊,邪王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

见百家众人的态度都这么恶劣,李秀宁认为对方是咬定自己不敢动他们,于是转移角度反问道“各位先生,今夜洛阳将要发生些什么,想必你们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百家众人一听也是表情各异,他们中大部分人虽都不知道前因后果,但以他们的聪明才智却也不难猜到,洛阳世家恐怕将会于今夜起兵。

伏羲揣着明白装糊涂,淡淡道“凉军和联军之间的斗争,和我等又有何干?”

“伏羲先生可敢保证,阴阳家不相助联军?百家各派不相助联军?”

李秀宁再次反问,却让伏羲都为之语塞,毕竟他来洛阳也同样是不怀好意,又怎么可能会说些可能会打自己脸的话呢。

李秀宁见伏羲不语,以为这次交锋自己占据了上风,当即乘胜追击对众人道“诸位先生,你们能否保证,自己的学派不偏帮联军?”

众人也都无言以对,毕竟他们虽可能是未来的魁首,但目前却也只能管到自己,学派高层的决定不是他们能扭转的了的。

李秀宁见此轻笑了起来,继续道“秀宁这么做也只是为自保罢了,只要各位先生们在此地安分的待上一夜罢了,今夜过后无论先生们是去是留,秀宁绝不阻拦。”

明明下毒的是李秀宁,可在她一番连消带打、软中带硬的劝说下,竟反将自己放在受害者的角度,而这种说辞确实也消除了大部分人的怒意。

毕竟在场大部分人都没有参与东西之争的打算,只是失去内力在鬼街呆一夜的话,对他们也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

儒家伏念这时站出,问道“李小姐,真的只是待一夜,就放我等离去?”

“决无戏言。”

李秀宁一脸认真的说道,而她的这翻话,也让在场大部分人都松了口气。

一直冷眼旁观的诸葛亮,这时却突然站出,淡笑道“原来只是因为对我等不放心,所以就用这种办法囚禁我等,李小姐,你不觉得你的做法太霸道了点吗?”

诸葛亮此言一出,也让众人都不禁皱起眉头,显然李秀宁这种因为你们有威胁,就将你们一网打尽的做法,也让他们十分的不满,只是现在已经中了毒实在无可奈何罢了。

李秀宁见此,当即皱眉问道“先生是?”

“纵横家,诸葛亮,字孔明。”

听到诸葛亮自报家门后,李秀宁顿时眼前一亮,笑道“原来是孔明先生啊,幸会幸会!”

李秀宁那副逮到宝的表情,让诸葛亮感到非常的别扭,却依然保持这着容淡定,淡笑道“小姐还没回到在下的问题呢?”

“秀宁还是那番话,只为自保尔。”

诸葛亮嘴角微翘,轻摇羽扇,淡然自若道“非是在下不信任小姐,而是自己的生死攥在凭他人手中,这种感觉别说是一夜,就是一刻也极为难熬。小姐若是信得过我等,还请将解药交出来,我等可以发誓,今夜绝对不离开这间屋子。”

诸葛亮此言一出,却让众人眼前一亮,部分人当即附和道“是啊,是啊,将解药交出来,我们保证不离开……”

李秀宁见此也变得眉头紧锁起来,沉声道“先生莫要为难秀宁……”

“秀宁小姐,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相互的,你既然不信任我们,又非要求我们信任你?这天下又哪有这等好事?”

李秀宁又反驳了几轮之后,可却是还说不过诸葛亮,她的脸色变也得有些难看了,算是领略道诸葛亮口才的厉害。

“诸位先生,此番秀宁不得已之下,实在是多有冒犯,明日定带上重礼,前来跟各位先生一一赔罪。”

言罢,李秀宁再也不敢在此多呆,留下一队人马将酒楼里三层外三层的监视起来后,就将带着寇仲和徐子陵离开了。

诸葛亮见此后眼中的笑意却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