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返回洛阳,城百姓夹道欢迎。;

可就秦昊行至青龙街时,一个衣衫褴褛的百姓,高举着书写‘冤枉’二字的木板,强行冲破士兵的阻拦。;

那人向不远处秦昊的车架冲去,并不停的大喊:“冤枉啊,求秦侯为草民做主。冤枉啊……”;

维持秩序的士兵,见竟有人突破阻拦不由大急,连忙上前好言相劝,可那名百姓却就是不肯离去。;

眼见秦昊的车架已经逼近,士兵无奈之下,只得强行将其拉扯作呕,而那名百姓也发出凄厉的嘶吼,看的四周众人都心生不忍。;

“嗯?怎么回事?”;

秦昊见此不由眼神一凝,当即对身边的刘伯温,问道:“军师,这也是你们安排的?”;

“当然不是。”;

刘伯温闻言不由苦笑起来,随即说道:“有衙门不去,却敢阻拦主公的车架,或许这名百姓真有天大的冤屈,又或许只是被人利用,才成了暗算主公的弃子。”;

“哪有那么多或许啊。”;

一边的韩非一脸肯定的说道:“这人绝对有问题。”;

“哦?韩兄为何如此肯定?”;

超水嫩妹子正式要做可爱新娘

“那‘冤枉’二字写的太漂亮了。”;

刘伯温:“……”;

“既然如此,那本侯就不出面了……”;

秦昊的话音未落,一边的小龙女却道:“秦大哥,我看那名百姓的神情不似作假,他定是有什么冤屈要申诉,你就给他一次伸冤的机会吧。”;

言罢,小龙女怕秦昊会拒绝,于是不给秦昊说话的机会,就策马向那名百姓奔去,并喊道:“放开他。”;

士兵见此不由没了主意,而那个百姓也露出了感激之色,可就在小龙女准备将其扶起时,四周却有数人突然暴起,手持匕首向小龙女刺来,同时又有大量的刺客向秦昊的位置袭击而去。;

“有刺客,保护主公,抓刺客……”;

一时间现场一片混乱。;

大批秦军手持盾牌,将秦昊团团围了起来,不给任何人可乘之机,但也让秦昊无法去支援小龙女。;

小龙女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一时间不由有些乱了方寸,她刚拔出腰间的淑女剑,却发现卫庄已经杀了过去,转瞬就将那数名暴徒尽数重创。;

“来人,将这些绑了严加拷问,他们背后必定有指使者。”;

言罢,卫庄走到了那名百姓的面前,一脸冷漠的说道:“此人参与刺杀主公,也一起抓回锦衣卫大牢严加审问。”;

“不,我不是刺客,我只是来伸冤的,我真不是刺客啊……”;

那民百姓一脸惊恐的哭喊起来,而小龙女挡在他的身前,对卫庄说道:“卫庄先生,请给他一个伸冤的机会。”;

卫庄见此眉头微皱,淡淡道:“龙姑娘,请不要让我为难。”;

说着,卫庄就要上前抓捕那人,小龙女被卫庄的冰冷气势所摄,心中不禁生出畏惧之心,而这时佟湘玉等人却跑到小龙女的身后,一起来给小龙女状声势。;

“龙姑娘,别怕他……”;

小龙女见众人都鼓励的看着自己,当即一脸倔强的看着卫庄,说道:“卫庄先生,求你给他一个伸冤的机会吧。”;

同样的话,但一‘请’一‘求’,意思却大不一样,可卫庄依然不为所动,继续上前。;

眼看冲突即将发生,这时秦昊却走了过来,说道:“让他说吧。”;

此时此刻,袭击秦昊的刺客,大部分就都被盖聂等人斩杀,只有少数人则被缉拿了起来,他们甚至都没能近秦昊的身。;

卫庄见秦昊发言,也就不在坚持了,而小龙女等人也松了口气,毕竟他们可不敢和卫庄来硬的呀。;

小龙女给了那人一个鼓励的眼神,而那人见此连忙当着秦昊的面,开始申诉起自己的冤屈来。;

那人生怕漏掉细节,所以巴拉巴拉的说了十几分钟,而秦昊听完后却露出了无比蛋疼的神色。;

怎么说呢,这人确实有冤屈在身,而且非常的怨,女儿被抢,一家被杀,官府内也有人包庇仇家,让他一身冤屈无处去伸。;

另外,这人大斗字不识一个,是在他人的蛊惑之下,所以才敢当街高御状,显然也是被这帮刺客给利用了。;

这人确实很惨很惨,对于秦昊这种级别的诸侯来说,那种级别的案件,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罢了,无论怎样都轮不到他亲自出马。;

“这样吧,见你也被人利用,本侯就赦免了你的罪行。另外卫庄,此人的冤案就交给你来查了,务必还他一个公道。”;

听到秦昊这么说,那人当即扣头拜谢,而卫庄则更是目瞪口呆。;

不论此人是不是被利用,但终究帮刺客引起了混乱,不治罪就算了,还要让他亲自去帮他查案?;

想他卫庄堂堂锦衣卫统领,就算是太守级别的官员见到也要恭恭敬敬,而如今却要为一个普通百姓去伸冤?这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主公,这是不是有些不可规矩,另外属下还有很多任务在身呢……”;

卫庄的话还没说完,秦昊却瞪了他一眼,义正言辞的说道:“有什么不合规矩的,没有什么比为百姓伸冤更重要,为百姓伸冤就是最大的规矩。”;

“可是主公,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盖聂见卫庄罕见的一脸憋屈,当即强忍着心中的笑意,打断道:“小庄,主公说的都是对的,你的觉悟还有待提高啊。”;

秦昊笑眯眯的看向盖聂,说道:“你也一起去。”;

盖聂:“……”;

处理好一件冤案后,秦昊则带着众人继续游行。;

小龙女见秦昊依然是一脸的温和的笑容,就好似刚刚的刺杀跟没有发生过一样,不由低声问答:“秦大哥,面对刺杀你怎么会这么淡定?”;

“习惯就好了啦。”;

秦昊一脸的不以为意,而小龙女却是瞪大了眼睛,问道:“这也能习惯?”;

“我自十四岁从军开始,每年最少都会经历十几次刺杀,这次的阵容算是弱的了。”;

说到这时,秦昊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笑意,继续道:“经历刺杀的次数多了,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搞得我现在一看到刺客,就跟看到亲人一样。;

龙儿,你别看刺杀我的刺客大部分都很弱,连我身边的护卫都打不过,就更别说是刺杀我了。;

但实际上,这些刺客中各个都是人才,不但说话有好听,而且还多才多艺。;

他们要是走正途的话,无论是从军还从政,或许都会有一番作为,结果偏偏来我这里送死,确实有些太可惜了。”;

小龙女的嘴角不由抽动起来,这番话中无疑表明秦昊其实也挺惨的,明明位高权重却要时刻防范他人的暗算,但他怎么反而有种想笑的冲动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