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士们预测过使用三界门穿越以后会碰到的最糟糕的局面,极炎或是极寒,乃至一出现就被泡进水里等情况,毕竟修士们对三界门对面的事情可以说一问三不知。

林天赐算是幸运的,遮挡视野的不过是一些晨雾而已。

之前说过,多元宇宙世界的时间流速相同,但季节和所处时间并不见得都一样。进三界门的时候是阳光明媚的上午,妖精之国这边似乎才刚刚到了晨曦。

隔着浓雾,林天赐能看到远处有个模糊不清的光圈慢慢升起,想必应该就是太阳。

反正晨雾这东西,等阳光完升起来就会散开不少,再说大雾之中寻找碎片效率太低,他干脆检查了一下附近,确认安之后就找了个石头坐上去等雾气散开。

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如同液体一样流淌着的雾气逐渐变得稀薄,林天赐也能清晰的看到太阳的轮廓。

又等了几分钟,雾逐渐变得更加稀薄,林天赐看到一座屹立在雾气里的时钟塔由一个黑影化作切实的景物,慢慢浮现,变得越来越清晰,还未散尽的薄雾沿着时钟塔的墙壁一点点向下蔓延,像瀑布一样壮观,又犹如是矗立在云海当中。

当!当!当!

令耳朵发痒的钟鸣响彻天地,似乎让雾气散去的速度变得更快了,巨大的钟表盘上同样巨大的指针指向六点的位置。

他放下端在手里解闷儿的烟斗:

“这个头儿,也太夸张了吧?”

哪怕离着老远,林天赐都能清晰的看到表盘与一下一下稳定运转的秒针,感觉与其说是一座时钟塔,更像是一座四五百米高的摩天大楼,哪去当一座山峰看都不会有违和感。

美模李颖芝美艳家居风情写真

刚刚还说被放在荒郊野岭很有优势,结果没多久就发现自己不远处有个巨大的人造建筑,这脸打的啪啪响。

不过目所能及之处,除了好似近在眼前的巨大时钟塔,周围并没有任何智慧生物活动的痕迹,雾气散去以后,林天赐站在山峰上朝周围眺望,至少目所能及之处除了时钟塔之外再无其他建筑,除了自己脚下连一点点绿色都没有的荒山,就是远处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另一端的戈壁荒原。

不同的位面,鬼知道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设定,多元宇宙世界的位面之间都是如此,在保持主要法则这些大前提不变的情况下,出现在正常人看来多么古怪的世界观都是标准操作。

这次不比去赛维亚拉,林天赐对所谓的妖精之国一无所知,从名字上看他还以为会去一个满地都是妖怪的位面。

那座从晨雾中浮现的巨大时钟塔从头到尾都透着诡异,谁显得没事在鸟不拉屎的地方建个摩天楼啊。

所以林天赐为了保险起见,并没有第一时间朝时钟塔的方向走,而是先在山上利用随风劲能无视地形的能力搜寻起来。

极蓝辉星体的碎片落下来,效果跟小几号的陨石落地差不多,如果没有外力影响,肯定会在落点留下明显的烧融痕迹。

也就是陨石坑。

这么明显的目标在荒山上找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但林天赐从早上六点一直搜到上午八点多,附近的仗着速度快把周围的山地搜了一遍,依旧一无所获。

三界门会把修士放在极蓝辉星体附近,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既然野外没有,最可疑的地方,应该就是始终矗立在眼前的时钟塔了。

难道那里面也有人住?

或许……并不见得是人。

不管怎么说,周围都没有找到极蓝辉星体的痕迹,眼前又只有这么一个目标,犹豫再三,林天赐从山坡上下去,朝时钟塔进发。

假如里面真的有生物居住,希望对方比较好说话,也希望危险性不是太高,实在不行,就只能用飞遁离俗符回去,创下最短返回记录……

从山上看是一大片一直蔓延到视野尽头的荒原,但时钟塔下并不完都是不毛之地。

虽然依旧没有看到任何植物,哪怕是任何生命存在的迹象,但环绕着时钟塔的有一片‘石林’。

它们看起来像是用石头堆砌而成的雕塑,在风化的过程中失去了所有的细节,现在看起来就是一根根奇形怪状的石柱。

最高的大概十多米,最矮的还不到林天赐的小腿高。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石林当中显得较为阴冷,连射下来的阳光都仿佛是被装上了一层滤镜,看什么都带着一股子冷意。

没有完散去的晨雾始终贴在地面上,每当林天赐走过,都会带起一层粘稠的雾气,真的跟液体似的。

在这种环境中步行当然会让人十分警惕,而且时钟塔看着就在眼前,其实还有很长的距离,那玩意儿实在是太大了,真的跟一座山差不多。

为了保险起见,打开系统面板用手试探着按在附近的‘石林’上。

石头

描述:你想让我再说多少遍才会懂,这就是石头!

虽然又被系统吐槽了,但这也说明周围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真的就是石头,并没有什么危险性,但林天赐心中总有种淡淡的危机感,提醒他这附近不能久留。

于是他运起随风劲,一个弹射起步跃至半空,打算从半空一步步朝时钟塔靠近,而不是在地上步行。

这样安一点,同时开阔的视野也更利于寻找极蓝辉星体落下时留下的陨石坑。再说,既然称其为石林,就是说这里的石头特别多,有可能组成了天然的迷宫,他可不想在里面瞎转悠。

林天赐的速度并不算顶尖,但也不算慢了,力运转之下,大约花了一炷香的时间穿过了大片的石林。

一路上的担惊受怕就像是错觉,并没有发生什么卧槽的事情,也没有突然钻出个怪物之类的战个痛,他很顺利的就站在了时钟塔的下面。

说好的妖精之国,结果到现在一个妖精都没看见,多少有些浪费感情。

不过等离近了再看,越发的感觉时钟塔是真的大,站在下面想要看到顶端的表盘需要干脆躺地上才行,站着无论怎么扬头都是看不到的。

这座巨大的时钟塔像是有些年号了,外墙上有一些开裂的痕迹,也积满了灰尘,平添一种沧桑感。

好在时钟塔大,门倒是正常水平,虽然不小,但也不是推不动的级别。

并没有上锁,他双手用力,伴随着吱吱呀呀的噪音,厚重的木制大门应声打开个足以让人进去的缝。

这扇门像是很久都没有打开过,也不太像有人保养的样子,林天赐悄悄从门缝中钻进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巨大且宽阔的空间,甚至都能用空旷形容了,可以说在这里办个足球赛都完没有问题。

而最显眼的,应该就是一座和时钟塔的体型配套的巨大楼梯。

楼梯是螺旋形,一路盘旋向上,整个时钟塔是完的直通设置,从林天赐站着的最底下能一眼看到最上面。

一盏盏魔法灯散发着蓝白色的灵光,静静悬浮在半空当中,不算密集,但也不少,射出的光线足够让人视物。

环绕在周围的墙壁近前,那是一排排摆满书册的巨大书架,乍一看这座塔的内部已经完被这些满满当当的书架完充填。

林天赐没去过真正的时钟塔,他也不知道时钟塔里面到底是什么样,但一般来说没人会在时钟塔里放这么多的书吧?

何况在这种荒郊野岭有一座巨大的时钟塔本身就足够奇怪了。

他先是环顾了一下周围,像是确认有没有危险,随后开后喊道:

“有人吗?”

声音一直在空旷的时钟塔中回荡,十几秒才落下尾音,但并没有任何人回应。

站在原地等了几分钟,一咬牙,捏着飞遁离俗符往里面走去。

就表象来说,这里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同时也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镶嵌着黑白相间地砖的地板上满是厚厚的尘土,林天赐走过去会留下一排清晰的脚印,落了这么厚的灰,确实年号不短了。

但除了灰尘,时光似乎并没有在这座时钟塔中留下更多的痕迹。

几乎是用挪的,林天赐一点点靠近了最显眼的巨大螺旋形楼梯,伸手在实木扶手上蹭了蹭。

那上面确实也积了一层几乎把扶手埋住的灰尘,但木头本身没有一点点腐朽的迹象,甚至扶手上的清漆都跟新的一样闪闪发光。

转头看向楼梯边上的书架,这里比书架更多的就只有书了。

一眼看过去,什么类型的书都有,甚至有一些只能算手稿,完没有封皮之类的简陋书册。

它们都整整齐齐的码在书架里,上面的文字也都各不相同,林天赐认出有一些用的是通用语,还有一些用的则是看着莫名其妙的蝌蚪文和类似于图画的奇妙文字。

同样的,除了书上面也落了不少灰尘外,并没有古建筑中常见的蜘蛛网之类的东西,甚至书册本身都没有一点点腐朽或被虫蛀的样子,只要抖掉灰尘,就是新的。

这些古怪更进一步加深了林小哥儿的警惕心,他踩着高速公路那般宽阔的楼梯,一步步往上走。

楼梯并不陡,坡度甚至还能算低的,但楼梯特别长,毕竟时钟塔的大小在那摆着,这条能直通塔顶的楼梯当然长的卧槽。

为了防止用随风劲可能会出什么岔子,林天赐保持一步三回头的态度小心谨慎的往上走。幸运的是,除了爬楼梯比较累人之外,也没有什么危险。

等他好不容易顺着楼梯爬到顶,首先看到的。

还是书。

巨大的表盘就在自己的正前方,这里是个和楼下同样巨大的空旷的房间,但和下面井井有条不同,数不清多少本大小不同的书被堆在这里,形成堪比山丘的‘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