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云长老也不过多支撑了半柱香的时间,看来他们根本就不准备留活口,下面他们应该大肆的搜索万核之母的所在了。林羽琼看着三枚破碎的玉简,若有所思。

仙界之中,妙音赤着脚站在一处湖面之上,金童玉女站立两旁。四处仙气缭绕,妙音一身洁白的衣服,给本就十分美丽的画面,更是增添了几分妩媚。

不管风景如何的漂亮,妙音的心情似乎并不是很好。她在那里不断的掐算着,仙气与水雾绕在一起,不断的在她面前形成各种奇怪的形状。

“算不出来,本宫已经开启了这八天玄妙阵,居然还是算不出那万核之母究竟在哪里。云天门的修士都死光了,一个活口都没有,居然还是算不出来究竟被藏在了哪里?”妙音的面目有些狰狞。

一瞬间,那些水雾和仙气组成的形状爆炸开来,似乎是妙音在宣泄心中的愤怒。大量的水雾组成水滴,落在妙音的身上,将她那曼妙的身姿尽显。

妙音虽然看上去是中年,但跟少女比起来,样貌丝毫不差。那皮肤更是如婴儿般细腻,吹弹可破。她更有少女所没有的那种成熟的韵味,这对许多男人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那洁白的双脚如鲜嫩的竹笋般,晶莹剔透,一旁的金童看着妙音咽了咽口水。又迅速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妙音。

“这群废物,金童、金童……“妙音连喊几声,金童才从心慌意乱中回过神来,应道“金童在!”

“你立刻亲自去一趟万妖谷,找一下万核之母!”

“是!”金童红着脸退了下去。

对于仙界发生的一切,林羽琼并不知道,他一直在打坐修炼。三个长老的阵亡,他也没有去惊动任何人,林羽琼很无助,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却有很多依靠他的人。

之前在家中,不管如何,他可以依靠父亲、家族。在云天门,他一进门就拜在云峰的门下,有云峰可以依靠,即使后来的大战,也有随云等可以依靠。哪怕是到了万妖谷之中,也还有三个元婴期的长老可以依靠。

如今离家很远,如果他的父亲、他的家族知道他身怀仙界都窥觎的宝贝,他的命运将会很难说。

平刘海清纯萌妹子校服写真清新可爱

云峰、随云、镇云、定云、浮云等都已经战死,他更加无法依靠。

一晃秘境时间十年过去了,这十年里,林羽琼不仅在修炼,也在思考下一步该如何。林羽琼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金丹中期。

林羽琼没有理会时间的流逝,继续修炼,他算了一下,自己要到金丹后期还需要很久很久。于是开始修炼起天犼圣体术,林羽琼的身体开始一点一点的破碎,不仅皮肉一点一滴的破碎,血液也一滴滴的破碎。血液破碎所带来的痛苦远不是皮肉能比的,林羽琼忍着剧痛,这一忍就是三十年。

再大的他痛苦,都没有云天门灭亡,云峰等人死亡带来的痛苦大。整整三十年的时间,林羽琼将天犼圣体术的第二层血境炼成了。从此不仅不怕伤害,血液也不怕伤害。

这样的肉身之力,足以战元婴期修士。更何况林羽琼不仅有肉身之力,还有金丹中期的修为。

“四十年了,再加上之前的5年,整整四十五年,外界的时间应该过去45天了。应该差不多了。”林羽琼喃喃自语。

走出自己所在的洞府,慕儿与娜儿在两旁开辟出两个小洞府,正在里面修炼。感觉到林羽琼走出,慕儿与娜儿赶紧起身走出来。

看了她们一眼,二人都已经到了筑基大圆满,林羽琼满意的点了点头“以你们二人的天资,能够到达筑基大圆满,极为不易,看来你们非常的刻苦。”

得到林羽琼的肯定,两个女子欣喜若狂“也恭喜师兄修为大进出关,我们呆在这里应该有四五十年了,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

“你们去将其他人唤醒,到我的山洞里商议吧!”林羽琼淡淡的说道。

二个女子作了个揖,欢天喜地的转身离开。

看着她们二人依然如少女般的笑容,林羽琼心中有些安慰,看来时间会冲淡很多东西,比如伤痛与流浪。

不对,林羽琼猛然间觉察到了什么,望向那两个女子的目光充满了疑惑。心中不禁泛起了波澜

两次进入秘境之中,加起来的时间有50年左右,我认识她们时,她们十五六岁。我们相处了几年,我又去了魔界十多年。这么算起来,她们两个应该已经八十岁左右了。筑基期修士的寿元是200年,80岁已经是中年了,她们为什么看起来还是如同少女一般。

金丹修士的寿命是500年,80岁对金丹修士来说,自然是青年,但对筑基期修士来说也是青年的话,这就让林羽琼觉得匪夷所思了。

想到这里,林羽琼不由得出一个惊人的想法这秘境里,一共度过50年左右,但是实际上只是时间度过那么多,带走的寿元还有生机,只有50多天。以前修士进入云天秘境只能待两三年,两三年对拥有200年寿命的筑基修士来说,微乎其微。更何况以前进入的修士基本都是天资卓绝之辈,很容易突破到金丹期,寿元上的差距就更难被发觉了。

如果有人可以一直在这样的秘境里修炼,与外面的修士相比,岂不是相当于多了300多倍的时间。这未免太过惊人了。

整个山洞不是很大,很快众人便齐聚林羽琼的山洞里。林羽琼扫视了一圈,发现所有人的修为都提升了不少。穆婉清、赵忱宣、李景行、纤凝都已经到了金丹中期,但明显穆婉清要比另外几人强上一线。

尉迟振麟、呼延无双、于锦莫、李嫣蝶、慕容山虽然还处于金丹初期,但都离金丹中期只有一线之差。

其他的人基本都是金丹初期,除了慕儿、娜儿还有玉荣欣。玉荣欣的修为比慕儿、娜儿还要低,只有筑基后期。但这对玉荣欣的天资来说,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若是没有纤凝丹药的辅助,玉荣欣根本无法突破到筑基期。

这些人修为的增长,主要得益于没有任何间断的修炼,更重要的是得益于灵石。林羽琼源源不断的供应他们修行需要的灵石,而且都是中品灵石以上,甚至极品也供应过。完是靠灵石堆积出来的。

这种灵石使用的程度,在修真界,就算是元婴期修士都少能够享受到。只有很多达到和凝神期,甚至是悟真期的修士,才能如此挥霍般使用灵石。

难怪修真界都说,云天门的修士,都是靠灵石堆出来的。林羽琼心中暗道。

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欣喜,穆婉清等人虽然察觉林羽琼跟他们一样,是金丹中期,但他们感觉到,林羽琼的气息极强,比之前要强上许多。这股气息之强,比普通的元婴修士都要强上不少。

“恭喜几位突破到金丹中期,看来我得加把力了!”尉迟振麟有些打趣的说道。

“这还是因为我没心修炼呢,我研究了不少禁制,否则我早就到金丹中期了!”李景行有些洋洋得意的说道。

“你得了吧,有什么可得意的。纤凝还炼制了不少的丹药,她也到了金丹中期。”穆婉清对于李景行的小人得志行为,有些不屑。

李景行嘿嘿一笑“对了,碧云兽呢,服下丹药可化成人形了?”

李景行的话音一落,一个黑影兀自的出现在他的背后,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我在这里,以后我叫碧云了。”

“见过碧云前辈!”众人齐声说道。

碧云也不说话,来到林羽琼的背后,静静的坐在那里,仿佛这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林羽琼的心中有点失落他毕竟是在元婴大圆满的时候才凭借丹药化成人形的,与正常的人形妖兽,在心智等方面,还是无法比。

想到这里,林羽琼的心里有一些释然。

“好了,我们该切入正题了。”林羽琼的脸色有些悲伤“40年前,三位长老的玉简破碎,当时大家都在修炼的关键时刻,我没有去打扰诸位。”

对于林羽琼的话,众人心中早就有准备,但不免有一些悲伤。

“我们现在出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龙幽,毕竟要从他一直待着的水潭那里出去,但我们现在有碧云前辈,想必这个问题也不大。

出去之后,大家想过以后准备怎么办吗?是脱离云天门回到之前来的地方,还是继续一起走下去。”林羽琼向众人问道。

这个问题让所有人的神色都变得凝重起来,一向嬉皮笑脸的李景行正色说道“羽琼,既然我们选择跟你一起出来,必然会一起走下去,除非战死。虽然我们不知道仙界为什么会对云天门出手,但这样斩草除根,想必跟你有关。我们愿意跟你一起走下,虽死无憾!”

“不错,景行说的极对。”此次穆婉清没有再反驳李景行的话,反而是极力赞成,其他人也表示赞成。

“那么我们现在怎么走?我们的罪的是仙界,仙界幕后之人不会放过我们的!”林羽琼低声问道。

所有人都低着头陷入沉默,他们都在想出路,但好像不管是哪里,都是死路。因为整个修真界就归仙界管辖。只要幕后之人发现了他们,他们必然是思路一条。

赵忱宣抬起头,看向林羽琼“你这么问,想必已经有出路了吧?”

林羽琼点了点头,面色极为凝重,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们可愿随我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