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了晃头,乔安摆脱伴随传送而来的短暂晕眩感,抬头望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恢宏的白色大理石神殿。

站在台阶跟前,仰望神殿大门,乔安意识到这里就是外公和爸妈十九年前来过的地方,一切噩梦开始的地方。

眼前的情景,在他记忆深处唤起一丝诡异的既视感,仿佛自己也曾亲身造访过此地。

严格来说,乔安的确曾经来过一次“圣母礼拜堂”,不过当时他还只是母亲腹中的胎儿,对外界无知无觉,又怎么可能留下清晰的记忆?

半敞的神殿大门,飘出袅袅白雾,乔安无意间吸入雾气,不由心神恍惚,随即警觉起来,意识到这是雾化的“幻露”。

抽了抽鼻子,乔安恍然醒悟。

自己之所以觉得此地眼熟,根源并非什么玄之又玄的“胎中记忆”,只是不慎吸入“幻露”过后,产生了幻觉而已。

乔安服用“蛇龙女卵”过后就获得了抗毒体质,稍微定了定神就摆脱幻觉,连忙取出四瓶“神之泪”浸泡的药水,分发给瑞贝卡、约瑟芬夫人和海姆达尔大师,叮嘱他们服药抵抗幻觉,自己也服用一瓶以备不测。

服药过后,四人各自加持防护法术,做好战斗准备,仔细侦查了一番,确认没有陷阱,这才相继登上通往“圣母礼拜堂”大门的白石阶梯。

登上台阶的刹那,乔安左手掌心陡然发烫,随即收到“神之泪”发来的一连串警示。

……

神话感应:发现6阶神话生物!

清纯的邻家女孩徐苗

神话感应:发现6阶神话生物!

神话感应:发现6阶神话生物!

神话感应:发现7阶神话生物!

神话感应:发现7阶神话生物!

……

神殿大门背后是一条宽阔的走廊,两侧对称陈列着许多异怪类生物雕塑。

这些千奇百怪的雕塑,都被铭刻上了象征圣母血脉的“圣印”,以此彰显厄喀德娜孕育无限可能性的伟大神力。

长长的走廊终有尽头,通往一座雾气萦绕、管风琴回荡的大礼拜堂,俨然一座室内广场,可容纳十万信众,洁白的大理石地板与穹顶之间的高度超过千尺,就算巨龙置身此地,也会显得像鸽子般渺小。

教堂中央穹隆描绘的天顶画,与进入此地的那副壁画主题相同,只不过画面的尺寸更大,而且环绕圣母飞舞的十位小天使,替换成了十头面目狰狞的神话圣兽:

半龙半蛇,生有三眼,昼夜不眠的“科尔奇斯巨龙”。

满头蛇发,目光能使人石化的女妖“美杜莎”。

鹰隼身躯上长着妇人头颅,翅膀与鸟爪皆为青铜浇铸的鹰身女妖“哈比”。

三首蟒尾,蛇鬃狮爪,看守第九重地狱“奈瑟斯”大门的恶犬“刻耳柏洛斯”。

庞大无匹,浑身长满尖刺的古代梦魇兽“卡吕冬牝猪”。

狮身蝎尾,生有双翼,浑身筋肉坚逾金铁的“涅墨亚雄狮”。

上身宛若美少女,腰生六首如狼,下身分化成无数蟒蛇般触须的异形海兽“斯库拉”。

生有九颗头颅,血液剧毒无比,断肢无限重生的太古九头蛇蜥“海德拉”。

身躯如牛,生有狮子、公羊与恶龙三颗头颅,龙翼蛇尾的荒谬生物“奇美拉”。

最后一位,就是狮身人面的迷之怪兽“斯芬克斯”。

穹顶壁画描绘的十大圣兽,除了“美杜莎”暗淡无光,仿佛受到某种神秘力量压制,其余九头圣兽都散发出耀眼的魔力光辉,各自照亮正下方的一座小祭坛,十座小祭坛则如众星捧月,拱卫着居中那座摆放圣母像的大祭坛。

此刻,十座小祭坛中的五座已经被人占据。

斯芬克斯祭坛上站着一位正在颂祷经文的半卓尔男子,肤色灰暗,身材瘦削,蓄着精心打理的山羊胡,手持象征牧首身份的黄金权杖,头戴圣冕,身着一袭镶金边的白色祭袍,神态举止流露出宗教领袖特有的庄严气度。

“斯芬克斯祭坛”周围,“科尔奇斯祭坛”、”哈比祭坛”、“刻耳柏洛斯祭坛”和“斯库拉祭坛”上,也都各有一位信徒出席今晚的圣事。

四人清一色身着宽大的洁白斗篷,拉低兜帽,除了站在“科尔奇斯祭坛”上的贝蒂女士,其它三人低垂着头,别说容貌,就连是男是女都难以分辨。

祭坛上的五人,便是“圣母兄弟会”最杰出的五位“教友”,他们都获得了圣母赐予的“圣印”,并且已经将圣印修炼到了高级阶段,觉醒了神话力量。

继承“人面圣印”的狄宁是“圣母兄弟会”的当代牧首,拥有7阶神话力量,本身还是一位传奇牧师。

狄宁的副手贝蒂也是7阶神话生物,拥有“异眼圣印”的18级半卓尔术士。

其余三位教友都拥有6阶神话力量,分别获得了“潜行圣印”、“毒牙圣印”和“触手圣印”。

这三人不同于专司传教的狄宁和贝蒂,都是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名流,故而来圣母礼拜堂参加圣事的时候,总会施法易容变声,避免在其他教友面前暴露自己的世俗身份。

厄喀德娜的十大圣印,在她的信徒当中对应着十支血脉,除了礼拜堂中的五支,还有五大圣印的代表人物因为种种缘故无法亲临。

其中“异发圣印”这一支已经被卡斯蒂斯家族封印,除非杀死丹特里奇·卡斯蒂斯,从他的魂灵当中抽取圣印,否则就连厄喀德娜这位半神也无法收回“异发圣印”,当然也不可能将这支血脉转而授予其它信徒。

“再生圣印”的血脉代表弗朗西斯·麦辛格,两年前已经死在伽尔提岛。虽然这一脉还有其它继承人,可惜都还没有将“再生圣印”提升到高阶境界,没资格参与最高级别的圣事。

“蝠翼圣印”属于约顿海姆的阿萨族原住民瓦利部落,“倒钩圣印”由卡吕冬岛的山丘巨人王族世代传承,这两支血脉都隶属于约顿海姆的温斯洛普家族——“石肤圣印”的拥有者。

狄宁是“圣母兄弟会”的领袖不假,但是他的权柄仅限于米德加德地区。

傲慢的温斯罗普父子向来不买他的账,早已在约顿海姆自立门户。

就算狄宁发出邀请,远在约顿海姆的三支教友也不会响应号召,出席他主持的圣事。

……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