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云宗一处宽敞的楼宇内,霍山搭建起了龙凤阁的整个地形沙盘,正在根据赵忱宣传递回来的最新信息修改沙盘。其他人则是站在他的背后,看着沙盘思索着。

“如今来看,龙凤阁、缥缈宗、白露书院三者互为犄角,我们攻打其中任何一方,另外两方都可以进行支援。其中缥缈宗最近、龙凤阁最强,龙凤阁的意图应该就是让我们攻打缥缈宗。”霍山说道。

“缥缈宗不仅没有在龙凤阁的宗门范围之内,反而处于连天城之中。他们也设置了护城大阵,但不是很强,他们似乎没有来特别厉害的强者。

缥缈宗内,又分内外三重。这一重是外阁,炼气期修士所在的地方,有十万,几乎没有禁制防护。这第二重是内阁,是筑基期以上修士所在之地,有强劲的禁制防护。第三重是禁地,是炼丹修士和灵变期修士所在,禁制就更为强大了!”于锦莫介绍道。

没有于锦莫的介绍,众人也比较清楚情况,只是于锦莫将其更有条理的梳理出来了。

林羽琼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我们必须做到三步,第一步就是消灭缥缈宗。第二步是将白露书院的修士进入龙凤阁,而且是要进入内阁之中。第三步才是里应外合,攻占龙凤阁。如果前面两步完不成,第三步就是空谈。”

“我们目前主要依仗铠甲的威力,铠甲又主要是符篆的力量,而缥缈宗又极为擅长符篆,恐怕缥缈宗此战不会太好打。”霍山说道。

“羽霄,你是我们所有人中最了解符篆,也是最了解缥缈宗的人。若你是缥缈宗此次行动的首领,你会如何做?”林羽琼问道。

林羽霄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既然已经知道铠甲的威力,而且在我们逃到扶风城的时候,也用过铠甲,缥缈宗就不可能不防备铠甲。若我是他们,必然会先以符篆大阵破解铠甲的大部分威力,然后在施以符篆攻击。毕竟符篆上面的威力是提前加持上去的,不会消耗修士本事的灵力。等到实际交战时,铠甲的威力基本上已经消失殆尽了。”

“符篆大阵?”

“不错,以符篆布置而成的大阵。不过消耗极大,恐怕连天城内布置不起。不过他们随身携带大量的符篆倒是极有可能,此次连天城一战,有可能会是缥缈宗试探我们铠甲威力一战。”林羽霄说道。

“你是说他们这次将一万多人做炮灰,将来在缥缈宗,他们会布置符篆大阵。到时候将我们铠甲的威力尽数削去?”林羽琼问道。

喜爱清爽妹子跟她红色的西瓜

“不错,符篆需要用特殊的纸、笔、墨,每一画都极为讲究,这些做完之后,还要进行灵力的加持。因此符篆做起来极为困难,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铠甲做起来缓慢的原因。符篆大阵用到的符篆会更多,还有许多符篆并不一定会发生作用,却又为了阵法的完整性,不得不浪费。以缥缈宗的底蕴,也不可能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布置一个完整的符篆大阵出来。”林羽霄说道。

“也就是说,我们若是要歼灭连天城内的缥缈宗修士,只用防御他们的符篆就可以。”霍山说道。

“这是我的推断,并不一定正确!”林羽霄说道。

“此战也没有那么难。”林羽琼大手一挥“连天城内虽有有一万修士,可是实力都不强,我们根本就不需要铠甲去对付他们。梅香、暮烟、我,以及魔云宗原嫡系凝神期以上,我们足有十几个人,境界与实力上,足以碾压他们。我们不需要将他们部杀死,只要击溃他们。他们必然会北逃,冲击到龙凤阁的外阁。”

“那么第二步如何实施?”李景行问道。

“四个字,击而不杀!”霍山说道。

“什么意思?”

“攻击白露书院的修士,让他们退到龙凤阁,寻求庇护。若是内阁不收留他们,则会背上忘恩负义的骂名,以后天下没有势力再敢帮他们。若是他们收留,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霍山说道。

“好,将此决定立刻通知忱宣和旭尧。兵贵神速,立刻出发。嫣蝶,你率领魔云宗铠甲修士在后面。”林羽琼说道。

“是!”李嫣蝶应道。

“霍山,你再率领五千修士作为预备队。若我们能取胜,预备队部一起进攻。若我们败,预备队协助撤离。”望风山一战,让林羽琼明白必须用有一支预备队以应对战场不可预估的事情。

“是!”霍山拱手道。

连天城内,一个悟真期和几个凝神期修士聚在一起,他们已经是缥缈宗派来的最强修士了。来到连天城之后,他们立刻布置防护大阵。

一年多来,倒也平安无事。如今得到消息,魔云宗已经行动了,正在往这里杀来。他们明白,无论是龙凤阁还是缥缈宗,都不会对他们施以援手。

林羽琼与梅香,带领着十几个修士先一步来到连天城。城内的修士并没有发觉,他们把主要精力放在李嫣蝶率领的大军的动向上。

护城大阵布置倒是很精妙,只可惜在布阵的资源稀少,并没有太多的符篆,阵法石、灵石等也都比较稀缺。没有费太大的力气,李景行就将大阵悄无声息的破开了。

在城内的修士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林羽琼等人大杀四方。

那悟真修士立刻组织缥缈宗的修士进行反抗,霎时间各种符篆被抛出。一条条火龙、一道道雷闪、一座座山峰、一颗颗火球、一条条水柱、炎墙等纷纷形成。

李景行冷笑了一声“看来他们带的符篆还不少嘛!”一挥手,大量的禁制形成,将这些符篆形成的攻击纷纷压制住。

大量的树藤,将穆婉清包裹住,树藤上开着鲜艳的花朵。这些花朵产生巨大的威力,在空中飞舞。禁制形成的攻击,碰到花朵就会消散。修士碰到花朵则会命丧。

尉迟振麟一身的剑意,形成一个防护层,符篆完无法攻破。

每一个人各展神通,在绝对的实力与境界差距面前。缥缈宗的进攻显的是那么的苍白与无力。

败局已定,那悟真修士很是无奈,而且他感觉到魔云宗的修士之中,有灵变期修士。他此次的任务是试探出魔云宗铠甲的威力究竟如何,现在看来失败了。若是再不及时离开,恐怕就会命丧于此。

悟真修士稍一迟疑,拿出一枚玉简捏碎,形成一个空间裂缝。他的身影立刻被吸入裂缝之中,消失不见了。

林羽琼等人并没有大肆的屠杀缥缈宗修士,他们的目的是驱赶,将他们赶到龙凤阁,造成龙凤阁的混乱。

果然,这些缥缈宗的修士纷纷北逃。逃回缥缈宗显然不太现实,龙凤阁是他们现在唯一能选择的去处。

一夜的厮杀,所有的缥缈宗修士都已经逃走。李嫣蝶也率军赶到了连天城。

下一步,就应该是进攻白露书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