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感?”

若岚吃了一惊,又仔细打量了他一眼,狐疑道:“这么严厉?难不成,修罗大人把你当成黄金候选来培养了?”

只有超越第六感的第七感小宇宙,才有资格穿上黄金圣衣。

别看第七感和第六感虽只有一线之隔,但实力却是天壤之别。

要知道,除了位于顶点的那十二位黄金圣斗士,其余白银青铜几乎都只有第六感的程度。

而青铜白银之间的差距虽然很大,但也远不及第七感与第六感之间的差距。

那些强大的黄金圣斗士,甚至可以屠神!

就如同刚刚的修罗大人一般。

但强大的力量,也意味着更难跨越的门槛。

训练营常年有数万见习斗士在修行,但后备斗士的数量一直都只有三百左右。

连掌握第六感,点燃小宇宙都如此困难,领悟第六感之上的第七感,那难度更是无法想象。

领悟第七感的圣斗士实在太罕见了。

唯美清纯跳舞女孩图片

因而,即便圣斗士存在内部晋升的制度,也从未听说过有圣斗士一步一步从青铜晋升为黄金。

现如今,十二星宫的黄金圣斗士都是由前代黄金挑选,再从小培养而成。

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些被前代看上的孩子,都有领悟第七感的资质,从一开始就被当成了黄金候选来培养,是真正的天选之人。

若岚感觉,自己很可能就碰上了这么一位。

被少女那古怪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殷十七连忙摆手道:“我看,是你想太多了吧?”

“说不定,只是那位前辈见我资质不错,顺手指点一番,为圣域培养人才!”

虽说这个理由也不太靠谱,但他不想背上什么黄金候选之类的名头。

实在太惹眼了。

更何况,疑似修罗的铜面人态度不明,妄加猜测,或许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等到他领悟第七感那天,自然什么都明白了。

现在想那些毫无意义。

万一这一辈子都卡在第六感的境界,却顶着一个黄金候选的名头,那脸可就丢大发了。

“可是……”

若岚还要再说,殷十七赶忙将其打断,又转移话题道:“你别猜那些有的没的了!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

“教皇让我们搜寻巨鲸座和豺狼座的下落。”

“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两位很可能都遭遇了不幸,我们还是赶紧去邪神的地下城找找,看看能不能把圣衣找回来!”

“哦!”

强行被转移话题,少女明显兴致缺缺,十分敷衍地应了一声。

正准备动身,殷十七似想起了什么,赶忙又问道:“加米安呢?你把他丢哪儿去了?”

千万别巨鲸座、豺狼座没有找到,又丢了乌鸦座,回去可不好交代。

这一任的教皇可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若岚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建筑,满不在乎道:“我把那个讨厌鬼扔那边了!”

经过方才一番闹腾,整个城里的人都跑光了。

她也就随意找了个地方将加米安藏了起来。

“人还活着吗?”殷十七再次问道。

“只剩下半条命,估计快死了吧?”若岚回忆了一下道。

“带我过去!”殷十七指了指前方示意道。

“你想干嘛?”

尽管十分困惑,若岚还是顺从地走在前面引路。

“或许,我能救他……”殷十七捏着下巴,不确定道。

“你还懂医术?”若岚十分惊讶。

“不会!”殷十七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救他?”若岚愈发困惑了。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殷十七笑了笑,没有继续解释。

若岚在前面带路,殷十七后面跟着,走了大概一千米的距离,来到一栋低矮的民居外。

两人径直推门走进去,入眼就能看到,加米安正人事不省地躺在地上,旁边还有数十只乌鸦围着。

从外表看,加米安的圣衣并没有出现特别严重的破损,只胸口的位置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凹痕。

但殷红的鲜血顺着圣衣缝隙不断涌出,将他的身体和整个地面都浸染成了一片血红。

毫无疑问,加米安圣衣下的身体已经被撕裂了。

不然不会流这么多血。

显然,雷克顿那一招虽然无法打碎白银圣衣,但经过圣衣削弱以后的冲击,仍旧不是加米安所能承受的范围。

两人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殷十七暗暗叹了一口气,随即解除身上穿戴的圣衣,无数零部件在他的头顶聚合变成一只巨大的矮脚银杯。

若岚不明所以,但隐约还是猜到,他要准备救治乌鸦座了。

少女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准备看个仔细。

只见那矮脚银杯缓缓缩小,最后缩到了正常杯子大小,落入了殷十七手中。

“诶,你的杯子里装着什么东西?”若岚好奇问道。

她注意到,巨爵座圣衣变成的杯子中装着一种微微泛光的液体。

凭借根境识的观察,她可以明确判定,那绝对不是清水。

更奇怪的是,巨爵座圣衣的原型虽然是杯子,但本质上并不是用来盛物的器皿,而是一件实实在在的战衣,怎么会多出来这么一杯奇怪的液体。

殷十七一边打开加米安的下颌,一边解释道:“这是巨爵座圣衣平日里收集的月华甘露,有疗伤祛疾的妙用。”

“我怎么没听说过巨爵座还有这种能力?”若岚惊讶不已。

殷十七白了她一眼道:“自上一次巨爵座圣斗士出现,至今已有差不多两百年。”

“见过巨爵座圣斗士的人几乎都死光了,你又怎么可能知道巨爵座有什么能力?”

即便是他这个巨爵座圣衣拥有者,也是从圣衣的烙印中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其他人会知道才奇怪了。

随即,他端着杯子,对准加米安被掰开的嘴,将杯中的月华甘露小心翼翼倒了一小口下去。

据他从圣衣烙印中获知,月华甘露的收集十分困难,一天也不过才能收集一滴。

虽然他也不确定,这玩意儿是不是真像烙印中记录的那么有效,但也不能随随便便浪费了。

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

甘露入口,昏迷的加米安似是恢复了意识。

殷十七两人能清楚看到,对方眼皮下的眼珠开始转动,连渐渐死寂的小宇宙也重新焕发出一股新的活力。

“这玩意儿,还真有这么神奇?”殷十七不可思议地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银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