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皇甫嵩在冀州大肆屠杀黄巾战俘,但却反而激起黄巾的强烈抵抗之后,朝廷已经明文规定不许胡乱屠杀黄巾俘虏。

当然这条命令不久前才发出,而收到命令的都是独立领军在外的将领,所以大多数黄巾都不知道,依然仇视着汉室。

听到李定国的请求后,秦温很诧异,明显没想到李定国提出这么一个条要求。

这些黄巾俘虏在秦温心中,可是雁门未来的人口,重要劳动力,所以怎么可能杀掉呢?

而且汉军之所以屠杀俘虏,是因为这些俘虏会消耗自己的军粮,而雁门并不缺这点粮食,所以完没有屠杀的必要。

“这一条本将允了,说下一条吧!”秦温盯着李定国的眼睛,认真道。

见秦温神情不似作伪,李定国心中也松了一口气,他真怕秦温会也和皇甫嵩一样,他是宁死也不会投降一个屠夫的,不过现在看来就算自己不说,秦温估计也不会这么干。

“在下不想对昔日泽胞刀剑相向,所以希望秦大人可以允许我不参与和黄巾的战斗!”

以李定国的才智若是用在平乱上,一定会大放异彩的,但他自己不愿意的话,秦温也没法勉强。

秦昊心中暗叹一声可惜,但心中对李定国却是更加的欣赏。

此子不但文武双,品行更是端直,是个可造之材!

“好吧,我答应你,在彻底镇压黄巾叛乱之前,你就留在雁门关吧!”

写真少女外拍青春气息满分

“李定国拜见主公!”

“好好。”秦温满意的点点头,笑着将李定国扶起,道“快起来吧,今后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多礼!”

“报…”

就在这时,一名信使闯入,呼喊道“启禀主公,广武来信。”

众将一听是从广武发过来的消息,神经也都紧绷了起来。

雁门关战事关乎雁门军根基,实在是太重要,所以由不得众人不重视。

秦温怀着忐忑的心情接过信件,生怕会看到一丝不好的消息,可看着看着他的嘴巴越张越大,俨然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这怎么可能?”秦温难以置信道,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反常举动,已经让在场众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难道雁门关丢了?众将心中暗道。

“大哥。”秦检咽了咽口水,艰难的问道“不会是坏消息吧?”

“四弟,你怎么会这么想?”秦温差异的看了弟弟一眼“雁门关易守难攻,又有昊儿虎儿,还有张辽高顺徐晃等人在,能有什么坏消息!”

“吓死我了。”秦虎松了一口气“这么说来是好消息喽?”

“当然是好消息,而且是天大的好消息!”秦温大笑起来。

天大的好消息?难道匈奴退兵了?众将心中纷纷如此想到。

“大哥,你别卖关子了,快说啊?”秦检急切道。

“自己看!”

秦温直接将战报丢给秦虎,而后坐下进行深呼吸。

这次消息实在是太惊喜,以秦温得定力都要好好平复一下自己的激动。

“父帅启上,孩儿秦昊侥幸大破匈奴,歼十八万来犯之敌,并匈奴单于斩于夫罗首级…”

秦检逐字念了起来,音量也越来越大,而表情则更加精彩,至于众将也同样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李定国心中也已经翻起滔天巨浪,一直只听说秦家重瞳子文采卓绝,写下了不少名作佳篇,没想到打仗竟然也这么厉害。

文武双已经不足以形容少主了,少主简直是文武双绝呀!李定国心中暗道。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少主此次火烧雁门关,东隆口设伏,剑斩于夫罗,歼匈奴主力,今后二十年内匈奴再难犯境。”戏志才笑道“少主十四岁就立下此不世之功,已是卫霍之后第一人,不久后,少主之名必将传遍天下!”

秦温一听不由大笑起来,心中喜悦的同时,却又生出一丝复杂。

自秦温入主雁门以来,可是和匈奴打了整整四年,但最终却没有儿子一战斩获的多,这让秦温骄傲的心微微有些受挫。

不过很快秦温就已想通,自己这个儿子生而不凡,而且太过于耀眼,秦温早已见怪不怪了,反正他的所作所为,一直都只是在为儿子铺路罢了,所以干嘛还要吃儿子的醋呢?

“昊儿信中提到,此次之所以能够大获胜,是因为有一位大才相助,而这位大才军师你也认识哦。”秦温目光炯炯的望着戏志才,淡笑道。

戏志才一听,心中所有的疑惑顿时都解开。

王景略啊王景略,你总算是按耐不住了呀!

多谋如戏志才也不得不承认,秦昊这一仗打的确实漂亮,不过有一点戏志才表示怀疑,那就是如此天衣无缝的计谋,真的是出自少主之手吗?

不是戏志才看不起秦昊,而是现在的秦昊离高级谋士的那种境界,确实差的还远着呢!

别看秦昊已经拥有96点智力,但想把这96点智力充分发挥出来,还需要时间的沉淀和经验的积累。

“再次恭喜主公,有景略兄在,少主很快就要再立一计大功了!”

戏志才眼中精光一闪,仿佛能看穿一切。

“噢?”秦温差异道“军师此言何意?”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景略兄,无论火烧雁门关,还是东隆口伏击,或是斩杀于夫罗,都不是他谋划的目的。”

“军师的意思是?”秦温一惊,心领神会后,再次惊喜道“空虚的中北三郡?”

“没错。”戏志才笑着点了点头“不久后我雁门必将再填三郡之地。”

一想到即将在获三郡之地,一个深深埋在秦温心中很久的想法,顿时涌现出来。

是时候启动‘罪民戍边’了!秦温心中暗道。

面对众人,秦温正色道“重建雁门关刻不容缓,本将要上书请求朝廷,将各地黄巾战俘押解送来助我修关,顺便也为昊儿还有浴血奋战的将士请功。”

“秦政,李定国何在。”

“末将在!”

秦政当即抱拳站出,而李定国愣了一下后,也跟着站出。

“李定国为正,秦政为副,命你二人立刻押解八万战俘返回广武,听从郝郡丞的指挥修关。”

李定国之前是张献忠军中的二号人物,可以迅速稳定黄巾战俘,所以秦温才让李定国为主,让秦政从旁协助。

李定国显然没有想到秦温这么快就给自己安排这么重要的任务,心中顿时感觉暖暖的,当即大喝“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