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宏从始至终都没问过秦昊的意见,在他看来自己把女儿嫁给秦昊,那是下嫁,秦昊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会去拒绝呢?

不过刘宏这次还真失算了。

任何人任何事都是有底线的,而秦昊的底线就是不以婚姻来经营政治。

或许秦昊未来会进行很多次政治婚姻,但他却不希望自己的正妻是政治婚姻,这也是秦昊内心坚守的最后一丝光明。

可大庭广众之下拒绝刘宏的话,必然会触怒龙颜,自己身具大功劳刘宏可能不会怎么滴自己,但未来肯定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的。

一念至此,秦昊就无比头疼,但很快他还是下定了决心。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陛下,臣…”

秦昊刚一开口,台下的秦温见秦昊一脸决绝的样子后,心中顿时咯噔一声。

秦昊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自己这个儿子冷静的时候极度冷静,但冲动的时候也很冲动,说到底就是太嫩了,还欠缺磨练。

而如今这副样子,明显是要当众拒婚呀,这还得了。

秦温连忙抢在秦昊前面,大喊道“谢陛下恩宠,秦氏一族必誓死效忠大汉,效忠陛下!”

宽松米色毛衣美女冬日阳光下清新图片

秦昊一愣,转瞬间整个后背都汗湿了,自己差点因为一时冲动而犯下大错。

就算自己不喜欢万年公主,但为了秦家,为了复国,他也必须娶刘慕。

半跪的秦昊,低下冷若寒霜的俊脸,抱拳沉声道“谢陛下隆恩,秦昊定会善待公主的!”

“好好。”刘宏并没有察觉到秦昊和秦昊温之间的异常,大笑道“秦卿你少年英雄,慕儿定会喜欢朕给她找的这个驸马的!”

秦昊一听冷颜顿时化为苦笑,可怜天下父母心,刘宏是大汉皇帝没错,但他也是一个父亲,同样会为子女的婚事而操心,不过这次他真的是瞎操心了。

那个傲娇的刁蛮公主,会喜欢自己才有鬼呢!秦昊心中暗道。

不过真的会如秦昊所想的那样吗?

“恭贺陛下,得此佳婿;恭喜冠军侯,双喜临门!”百官一起恭贺道。

……

随着并幽十万联军的抵达,洛阳周边也已经聚集了三十万大军,而数量如此庞大的军队,自然不可能都进入城内。

对于这些兵马的安置则是,所有外来兵马都驻扎在洛阳城外的大营当中,至于统兵主将则在暂住洛阳城中,另有安排。

刘宏这次封秦昊为驸马,还让秦昊掌管羽林军虎贲营,自然是有要将秦昊长期留在洛阳,从而节制秦温的意思,所以也在洛阳内城为秦昊新建了一座冠军侯府。

这座侯府也是未来的驸马府,刘宏能让自己唯一的女儿受委屈吗?所以秦昊的这座冠军侯府,建造的是异常豪华。

将大军在城外安置好了之后,秦昊就住进了这座豪华的冠军侯府,大部队无法带进城,但秦昊却可以将自己的卫队带上。

毕竟谁知道洛阳城中有没有黄巾探子呢?

一路上秦昊都见父亲阴沉个脸,也知道他肯定有许多话要对自己说,于是一入府后,秦昊就将所有人都调开,和父亲独处一室。

秦温面沉如水,见四周无人后,一脸严肃的对秦昊问道“昊儿,你老实和为父说,今天你是不是准备拒婚?”

秦昊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糊涂。”秦温低喝道“你的冲动险些让家族多年谋划一朝散尽,你是要气死为父吗?”

秦昊低着头,道“父亲,秦刘乃是世仇,孩儿怎可娶仇人之女?况且…”

秦昊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温不耐烦的打断,训斥道“为了复国,连为父都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让你小子娶一个仇人之女怎么了?很委屈你吗?”

秦昊抬起头,看着父亲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其他女子就算没有感情,为了国仇家恨,孩儿也是会娶的,但刘慕不一样,大汉公主娶进家门就是大妇,万一要是生下孩儿的孩子…这不是造孽嘛!”

秦温一听顿时也是一阵沉默,一个公主娶进家门之后,秦昊也不可能不碰她,冷落了公主刘宏同样不会放过秦昊,可万一刘慕要是怀上秦昊的孩子呢?

子孙内乱之始啊!

半响后,秦温开口道“为了家族,昊儿这次你牺牲一下,待我大秦复国之后,随便找个机会把她打入冷宫她就是了。”

秦昊叹了口气,自己和万年公主的结合,是注定悲剧的婚姻。

秦温所言很残酷,对刘慕也极其不公平,但也却是事实。

就算刘慕是秦昊的正妻,但身为大汉长公主的她,是不可能成为大秦皇后。

这样利用一个少女,让秦昊心中充满了愧疚之感。

男人夺江山,就要一刀一枪的硬来,利用一个女人这算什么事?

“孩子的问题,确实是个大问题。看来只能让刘慕永远也怀不了孕了。”

“什么?”秦昊一愣,父亲这是要下毒让刘慕丧失生育功能吗?

“绝对不行!”秦昊十分坚决的摇头,

“那就只能尽量不要让公主怀孕了,真怀上的话,女孩就算了,男孩的话,那就只能…”

秦昊瞪大眼睛,他竟从自己父亲的眼中看到一丝杀气。

眼前这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且手辣的男人,真是自己的那个仁义礼智信俱,完美到没有任何缺点的父亲吗?

秦昊难以置信的咬牙道“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虎毒还不食子,你简直…简直疯了!”

秦昊自以为很了解自己的父亲,但今天他才知道,自己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这个男人。

“昊儿,为父知道你很难接受,但这才是将祸根从源头消灭的最佳方法,若真让…”

“够了。”秦昊大吼,转而冷冷道“属于大秦的天下,我秦昊会用自己的方式,堂堂正正的夺回来,而不是用这种肮脏的方法,更不会利用一个女人。”

“万年公主,我会娶的,但娶进家门之后,她就是我秦昊的女人,我不许任何人动她,还有包括你,父亲!”

秦昊深深的看了秦温一眼,而后直接甩门而出,而看着儿子怒气冲冲的背影,秦温也随之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