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阳郡,位于广阳郡和右北平郡之间,辖下渔阳、狐奴等九县之地。

不过随着两路秦军的猛攻,以及平谷县令的投降,渔阳南部四县已归属秦军,只剩下中北部五县还在汉军的手中。

秦昊领十三万秦军入主右北平,虽令渔阳郡的李广压力大减,但苏定方的四万大军也不是吃干饭的,更何况孙灵明也在苏定方的麾下。

孙灵明何等人也?

那可是击杀了河北第一猛将袁洪的猛人,找遍整个北汉也找不出能够匹敌的人。

有孙灵明在的秦军可想而知攻势有猛,而渔阳可是燕京的东大门,一旦渔阳彻底沦陷的话,苏定方的大军就可直达广阳郡,到时候燕京很可就危险了。

李广手中只有两万五千大军,而苏定方却又四万大军,以及绝世猛将孙灵明。

另外,渔阳郡近半的领地已失,汉军的战略纵深只剩下五县之地了。

所以,目前四郡之中,渔阳郡最为危机,甚至比代郡更甚。

刘彻虽知道渔阳的困境,但他对此却毫无办法,因为北汉实在是无兵可调,而且也无兵可征了。

“报……渔阳战报,苏定方账下先锋孙灵明,领军五千攻打犷平城,猛攻十日,皆不克,后被李凌将军所击退,我军斩杀秦军两千余。”

“什么?”

温柔治愈系少女幸福45度角仰望天空图片

刘彻、张汤、魏相等人都不由惊呼了起来,毕竟这可秦汉开战以来的第一场胜仗啊。

犷平城只是一座中型县,防御力并不算太强,守军更是只有三千,却没想到竟能挡住孙灵明的五千秦军精锐。

“李凌不愧是李家子弟,真是一员良将啊,朕要重赏他。”刘彻笑着称赞道。

刘彻等人不知道的是,李凌为了守住犷平城,可谓是拼了老命了。

为了对抗孙灵明一个人,李凌的调集了千余强弩手,以及城内部的床弩个投石车,集火孙灵明一人。

孙灵明的实力确实强大,还练成了金刚不坏神功,但也架不住床弩和投石车接连不断的攻击。

就这样,李凌用床弩和投石车的集火战术,阻止了孙灵明的登城,成功守住了城池。

孙灵明习惯依仗个人武勇,每次作战必身先士卒,只要他一登上城楼的话,城池陷不过是早晚的事。

现在的问题是,孙灵明登不上城楼,无法与汉军短兵相接,他自身的实力就是再强也没用。

无奈之下,孙灵明只能亲自指挥大军攻城,可他的指挥能力并不算多强,比起李凌这种统帅型的将领来,差距就更加明显了了。

孙灵明连续攻城三日,都没能顺利登上城楼,于是就亲自指挥大军攻城,却不想在李凌见招拆招之下,无论他以何种攻城战法都难以攻克。

孙灵明被调来第四路是来帮苏定方的,现在苏定方那边连战连捷,自己却受阻于一员小将,这自然让他急的扎耳挠腮。

这时孙灵明高武力低统帅的弱点,自然而然的也就暴露出来了。

其实孙灵明80点统帅,已经不算低了,但面对90起步的李凌,统帅80的孙灵明自然不是对手。

李凌察觉到了孙灵明的急躁,与月黑风高之夜,亲率一千步兵,五百铁骑,夜袭秦军大营。

孙灵明不察之下,被李凌夜袭得逞,折损八百余将士。

危急关头,孙灵明及时醒悟,凭借一己之力,将李凌所部击退,否则秦军的伤亡只会更大。

击退李凌所部之后,孙灵明本想亲自追击,直至击杀李凌,但天色太黑,根本分辨不出谁是谁,再加上担心李凌另有伏兵,于是孙灵明也就放弃了追击。

一场大败后,秦军士气下滑,孙灵明担心李凌再次偷袭,于是退兵十里,准备等稳定军心做足准备之后再来攻城。

就这样,名扬天下的猛将孙灵明,以五千精锐秦军攻打一座三千守军小城,最终不但没攻下城反而折了两千将士,输给了李凌这个无名小卒。

李凌挫败了孙灵明的进攻,杀伤秦军两千余人,这可是秦汉开战以来的首胜。

要知道,哪怕是卫青在和霍去病交手的过程中,也没有过击杀秦军两千的战绩,李凌此战已经是汉军目前为止的最好战绩了。

打了这么一个大胜仗,刘彻当然要好好宣扬一下,以激发一下己方的士气了,但他也知道两千伤亡,对于二十万秦军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北汉所面临的局势依旧无比的艰辛。

“传令,封李凌为镇南将军,汉昌亭侯。”刘彻笑着下令道。

“诺。”

就在刘彻封赏李凌的同时,正与李广田豫对峙的苏定方,也收到了孙灵明战败退兵的消息。

得知孙灵明战败,苏定方不但没生气,反而心中还有松了口气,暗道:这下孙灵明该长记性了八百。

自斩杀袁洪之后,孙灵明渐渐变得狂妄自大渐渐,开始目中无人起来。

除了秦昊和明帝的话外,哪怕是白起,也不被孙林放在眼里,甚至扬言要挑战李存孝,可以说是已经狂到没变了。

所以,当主公让孙灵明来协助时,苏定方不但没有半分开心,心中还隐隐有些打鼓,担心这员桀骜不驯的神将会不听自己指挥。

果然不出苏定方的预料,孙灵明来到第四路军之后,根本没把苏定方放在眼里,直接找上苏定方所要兵权,并扬言只凭五千兵马就可生擒李广。

对此,苏定方到是也并未动怒,在他看来这是孙灵明太年轻,磨砺的不够多的表现,向吕布那样经历几次打击之后,自然而然就就会懂得人外有人的道理。

苏定方几番劝阻无果后,于是任命孙灵明为先锋,领五千大军为主力开道。

苏定方本以为五千精锐,在加上孙灵明这员猛将,起码能攻陷渔阳两城,而当兵力消耗的差不多的时候,孙灵明自然会向自己低头求援,却怎么也没想到孙灵明在第一座城池前就碰了钉子。

“这李凌究竟是何许人也?仅凭以三千守军,就击退孙灵明将军。”苏定方皱眉问道。

“将军,他是李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