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落地窗前的城户沙织也注意到了四人,喃喃道:“只有他们四个还能站起来吗?”

作为雅典娜的转生者,她就是雅典娜的化身,行走在人间的神明。

可惜,她毕竟不是拥有医疗权能的神明。

纵然她能用自己的力量让部下暂时忘却伤痛,继续战斗,但无法真正为所有人治愈伤势。

因而,她这一神明权能,极度考验部下的意志力。

意志力越强大者,便越能克服身体上的客观条件限制,凭借着一股毅力战斗续行。

地上那些无法再站起来的人,就是因为意志力薄弱,即便得到她的力量加持,也无法克服身体上的伤势。

“就这样吧!四个也不错了!”望着四人叹了一口气,她默默收起了手中的‘胜利女神’权杖。

星矢他们四人虽然只是青铜圣斗士,但意志力极其坚韧,比之那五个白银圣斗士更加强大。

若是好好培养,再配合她的女神权能,一定会是非常得力的部下。

“响子,你赶紧通知医疗人员为他们治伤!美衣和我一起下去看看!”收敛小宇宙,沙织转身往门口走去。

“是!”

正月深秋枫林落叶妙龄少女优雅气质唯美写真图片

小马座响子应了一声,一个闪身离开了房间。

另一边,猎犬座三人急匆匆地逃离了城户家的宅邸,一溜烟便冲出了京都,隐匿在一片密林之中。

“报告教皇大人,我们的行动失败了!”亚狄里安第一时间选择了上报消息。

“为什么会失败?”骤然收到他的回信,教皇顿时打起了精神。

亚狄里安三人只是他的试金石,他想借此机会确认那个叫做‘城户沙织’的少女的真实身份。

因而,对于三人的失败,他并没有感到太过吃惊,他更想知道更具体的情况。

见教皇没有责备的意思,亚狄里安暗暗松了一口气,又道:“有一群圣斗士挡住了我们,并声称‘城户沙织’就是雅典娜,坚决阻止我们带走城户沙织。”

“不,她不是雅典娜,她只是冒充雅典娜的邪神!”教皇不假思索地否定道。

听到教皇如此坚定的回答,亚狄里安毫无保留地选择了信任。

教皇是女神的代理人,绝对不会有错。

“然后呢?我听说,那些聚在一起的圣斗士大都只是一些青铜而已,以你们三个的实力不应该失败才是?”教皇不解地问道。

亚狄里安一边回忆,一边解释道:“一开始,我们的确轻松打败了他们,但不知为什么,他们又重新站了起来,而且还变得更强了。”

“等到我们第二次将他们打倒的时候,他们又一次站了起来。”

“像第一次一样,变得更强了。”

“眼见着无休无止,我们只能暂时选择撤退!”

听到这话,教皇的心中顿时一亮。

猎犬座不认识,但并不代表他也不认识。

那是雅典娜身为战争女神的权能。

毫无疑问,那个名为‘城户沙织’的少女就是隐藏在人间的雅典娜。

“我明白了!”

他强自压下心头的兴奋,故作镇定地对亚狄里安传讯道:“你们稍等一下,我再给你们调一拨援军过来。”

“这一次,一定要将那个邪神扼杀在摇篮之中!”

“是,教皇大人!”

猎犬座应了一声,而后中断了双方的联络。

回过头来,他对着靠在树干上休息的两名同伴道:“我已经将这里的情况上报教皇大人了!”

“大人怎么说?”美斯狄赶忙追问道。

“教皇大人说会立刻给我们增派援军,让我们安心等待!”猎犬座亚狄里安认真回道。

“这么着急吗?”美斯狄有些吃惊。

他感觉,教皇好像特别重视那个叫做‘城户沙织’的少女。

亚狄里安没好气道:“教皇大人说了,要将那个冒充雅典娜大人的邪神扼杀在摇篮里!”

“这么重要的事,难道还不值得着急吗?”

“也对!也对!”

蜥蜴座美斯狄点了点头,一脸恍然。

无论多么强大的神明,在没有完全觉醒之前都非常脆弱,若是等到其觉醒之后再讨伐,那可就太晚了。

而后,他又望向另一边的女性圣斗士。

“魔铃,你在想什么,怎么到现在一句话也不说?”

“没什么!只是在考虑星矢的事罢了!”天鹰座魔铃无奈地回道。

“那你可得小心了!”

猎犬座亚狄里安郑重提醒道:“星矢投靠邪神,无异于背叛圣域。”

“你最好提前想想怎么面对教皇大人的责问吧!”

身为老师,魔铃无论如何也逃不了教导失职的责任。

天鹰座没有吱声,只是面具下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另一边,殷十七快速地自大地上掠过,不知不觉便翻过了燕山,再一次来到了塞外。

“既是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时间线,那就让我再验证一下吧!”

感慨过后,他循着自己在另一条时间线上的记忆,找到了一个原本应该是长城伫立的位置,而后对准地面一记手刀用力劈下。

轰隆隆!

银色的剑气落地,立时劈开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

殷十七随即释放出自己的感知,从剑气劈开的裂缝探了下去。

可惜,尽管他的感知深入地下数百米,除了厚厚的岩层,仍没有一丝收获。

“也许,是地层的年份不够吧!”

稍稍想了一下,殷十七再次竖起手刀,对准那一条裂缝连续不断地劈出剑气。

直到感应到地层逐渐变软,温度越来越高,疑似有岩浆埋藏在下面,他这才停止了剑气的释放。

再次释放感知,循着地层一寸一寸往下搜寻,这片大地就像一本厚重的史书,将曾经的历史一点一点在他眼前倒叙,全然没有一丝保留。

也不知他的感知深入地下多远,在一段奇特的岩层之中,他发现了一截古老的城墙。

“长城——”

殷十七一眼就认出了那一截城墙的真面目。

长城还在,只是被人为埋葬在了这不见天日的地底。

难怪他上一次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找到。

默默收起感知,殷十七心情沉重地用力跺了一脚,而后在一片轰隆声中,那一道被他切开的深深裂缝被再次掩埋。

“长城还在,那帝陵呢?”他转身望向南方。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