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北府军建武军营。

刘裕安坐帅帐之中,帐内只有刘穆之一人坐在下侧的长史位置,他平静地看着刘裕,缓缓说道:“桓玄终于动起来了,前锋吴甫之和皇甫敷,桓振继之,桓玄自率中军在后,战士八万,战船四千艘,顺江东下,已破豫章,现在兵锋直指历阳。”

刘裕点了点头:“桓玄本来也是怕我们北府军,怕司马元显主动去荆州,所以开始是坚守不动,但司马元显一连十几天都不行动,桓玄就是傻子,也能看出他跟北府军之间貎合神离的事,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呢。说穿了,桓玄能控制和指挥得动的,只有一个历阳的司马尚之而已。打掉了司马尚之,那北府军是战是守,都不好说了。”

刘穆之看着刘裕,笑道:“那你是战是守呢,寄奴?”

刘裕叹了口气:“穆之,对你我也不用隐瞒了,现在我看得很清楚,在这个世道上,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宏愿,不能只抱着那些高尚的道德和原则,初心不可丢,但一定要有实现自己愿望的能力才行,之前二十年,我之所以屡屡地给算计,陷害,甚至累得那么多兄弟受苦受难,不是因为我的坚持有错,而是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权力,去支持我实现自己的理想。这次的天师道之乱,连呼风唤雨上百年的黑手党也给打击得一蹶不振,失去了土地,人口,也就失去了一切。而这个乱世,给了我越过世家大族和藩镇军阀们出头的机会,我再也不能错过了。”

刘穆之点了点头:“你能想通了这一层,那一切就好办了,我就怕你这回又抱着迂腐的忠孝仁义的观点,再次失掉大好的机会。内战不是你发动的,但是你可以利用的,这次,我希望你能掌握整个北府军,进而掌握天下!”

刘裕摇了摇头:“如果趁这个时候逼宫刘大帅,会造成北府军内部的分裂,甚至是流血,我要夺权,不代表着我要跟我的兄弟们刀兵相见,这是底线。胖子,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但现在对我来说,还不是时候,我需要在北府军中建立一次次的功勋,让更多的人,尤其是宿将老将站在我这一边,最后让大帅看清楚形势,主动地相让才行。”

刘穆之的眉头一皱:“恐怕不容易,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成为黑手党镇守的梦,哪有点退的意思?”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那就要他彻底断了对黑手党的指望才行。实际上没了有三吴之地的黑手党,已经没有了正面控制天下的力量,光是在朝堂中玩点权术手段,却无军队支持,可以说一无是处。这点,我现在终于看明白了,只要我能让北府军不为之所用,那黑手党在朝中的势力,也最终会瓦解掉!”

刘穆之笑了起来:“所以,你就准备在这里看着桓玄消灭司马尚之?然后让刘牢之消灭司马元显?”

刘裕点了点头:“司马家的野心,我也一直在警惕着,以前西朝的时候就弄出个八王之乱,后面我也亲历了孝武皇帝如何想利用我来重夺权力的事情,他们没有这个能力,却想着控制天下大权,不惜酿成今日之乱,现在的这个司马道子,司马尚之,荆扬对立,不也是历代的司马氏皇帝,为了离间天下大世家,挑起内战而弄出来的吗?某种意义上,他们和黑手党也没有区别,只不过一个是掌权,一个是想夺权而已。”

“而黑手党现在想要通过控制司马德宗这个傻子,再次掌权,他们的方法就是想操纵和控制司马元显,但司马元显显然脱离了他们的掌握,居然动起他们吴地庄园了,如果再放任这样的狗咬狗继续下去,那大晋的内乱,就会永无休止,无论是我的北伐雄心,还是百姓的安居乐业,都是不可能了。所以,我必须借着这次的内战,把司马元显,司马尚之,一并消灭掉,永绝后患。”

清纯美女傅颖--貌美如花

刘穆之的眉头一皱:“你是想通过桓玄做到这个?可是桓玄更加危险啊,他若入京,你的性命都未必能保全。”

刘裕正色道:“只能让桓玄消灭司马尚之,绝不可放他进京。司马尚之一灭,大帅应该就会对司马元显下手了,可这样一来,大帅再次成为叛将,又不可能拿出足够的好处给将士们,就会和北府军离心离德,到这个时候,外有强敌,内无靠山,黑手党会转而扶持我来掌握北府军,逼大帅退位。那时候,我就终于可以强兵在手,做我想做的事了。”

刘穆之笑道:“说到底,你还是想跟黑手党合作了?”

刘裕叹了口气:“这次我当上建武将军,其实已经是跟他们合作了,我不知道现在妙音是什么身份,但至少谢家能跟他们保持接触,如果我现在要拔掉整个黑手党,那就要与谢家,与整个大晋的高层为敌,在这个强敌环伺的时候,这样做并不合适,打仗要知进退,在朝堂之上,以后也需要跟你的敌人短暂地合作。胖子,这点我以后需要你多多出力帮忙了。”

刘穆之微微一笑:“这点就交给我吧。还有羡之也能帮上你,这回他给刘牢之直接派去了豫州那里,在司马尚之和庾悦的身边负责联络,或者说,是负责监视前方的军情。如果你真的要坐视司马尚之失败,至少不要折了羡之。”

刘裕微微一笑:“放心,羡之早就跟我说过此事了,他有准备,有脱身之法,而且,我相信,他是有办法左右战局的。”

正说话间,帐外传来了刘道规的声音:“大哥,前方紧急军报!”

刘裕点了点头,沉声道:“进来吧。”

刘道规满头大汗地跑进了帐内,手里拿着一卷黄皮小轴,递向了刘裕:“豫州徐羡之急报,司马尚之前出抵抗桓玄,全军覆没,本人被俘,而留守历阳的司马休之也弃城逃跑,豫州全境,已入桓玄手中,现在荆州军已经兵进历阳,距离建康,不过五百里啦!”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