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看一世,佛看世世。”那老者慢慢的说道。

“请先生详解!”有人请教道。

“近古时期,以菩萨心肠来形容一个人心地善良,却不用佛来形容。是因为菩萨见到好人行善,却受罪受苦,便会奖励他,改善他的生活。见到恶人为非作歹,便会惩戒他,劝他为善。所以说菩萨看人一世,让好人有好报,坏人有坏报。”老者的声音很慢、很轻,现场也很安静,每个人都听的极为清楚。

“那么佛呢?”有人问道。

“佛不会嘉奖善人,也不会惩罚恶人。”老者说道。

“为何?难道佛不慈悲吗?”有人问道。

“佛当然慈悲。”老者掷地有声的说道。

老者环视了一圈,缓缓的说道“奖励了受苦的善人,会妨碍他下一世享福。惩罚了恶人,则会妨碍他下一辈受苦。所以说佛是看几世的,并非佛不慈悲,而是不愿意扰乱因果。”

“那么菩萨岂不是扰乱因果?”又有人问道。

“一世有一世的因果,几世有几世的因果。菩萨的一世因果也好,佛的一世因果也罢,都是为了普度众生。”老者很是庄严的问道。

“为何要这一世受苦行善,下一世才会有好报?难道就不能行善不受苦,依然有好报吗?”林羽琼站在人群中望去。

老者闻言,赞许的点了点头,顺着声音望去。见林羽琼、彭旭尧、霍山三人,微微的一愣,刚要开口说话。就听见外面一阵声响,那童子大声说道“你们不能这样强行闯进去。”

姐妹双伊夺两点

一个粗狂的男子声音倒“滚开!”

紧接着,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男子,带着一帮人闯了进来。男子的身后,是两个抬着箱子的人。那男子一看,就是以为阔少爷,整个人显的极为吊儿郎当。

“你就是明学先生吧?”一个仆人上前向老者说道。

“不错!”老者面色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些人。

“知道我们少爷是谁吗?”仆人极为高傲的问道。

那青年男子则是歪着头,看着天,一幅不屑的表情,仿佛整个会场,没有一个人值得他看一眼。

那仆人又赶紧说道“苏城曹家,我们老爷被称为曹半城,整个苏城有一半是他老人家的产业。再过几天是我们老爷的六十大寿了,我们少爷为进孝心,特邀请明学先生前去讲道。这费用嘛……”

这仆人说到费用时,抬箱子的那两人赶紧上前,打开箱子。部是黄白之物,一个个的金元宝、银锭子,发出闪耀的光芒。

周围人发出惊叹之声,那青年男人显的更加得意。

“只要明学先生肯去,这些都是您的!”那仆人极为诚恳的说道。

明学微微一笑,开口道“若是曹老爷和曹公子,愿意来听老朽讲道,只要付一文钱,老朽欢迎之至。至于去曹府讲道,免了吧。老朽岁数大了,这些黄白之物,也用不到。”

“不识抬举!”那青年男子终于将头正了过来,高傲的开口道“这整个苏城,就没有我曹家想办却办不到的事情。”

“去曹府讲道之事,你们曹家就办不到!”明学面无惧色的说道。

青年男子身后的仆人立刻一拥而上。

那些听道之人,也是立刻挡在了明学先生的身前,数量远多于仆人。

刚才说话的仆人,在青年男子身边小声的说道“少爷,不如让那些修行之人来处理吧?”

青年男子点了点头,点燃手中的一根香。

林羽琼三人立刻感觉到有一丝灵气的波动,显然这是跟修行之人沟通的一种方法。

天空之中,立刻有两个修士御剑而来,目标直指明学。那青年男子与仆人的神色更加得意,那些听道之人的脸上,也是露出惊骇之色。

那两个修士都是筑基期的修为,在修真界是地位较低的存在。但是在凡间,则是高高在上,珍馐美味、美女佳人,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像那两个筑基修士一样,为凡人效力的,并不在少数。

但这两个修士在林羽琼三人面前,不堪一击,完可以瞬杀。但三人没有任何的行动,毕竟对筑基期出手,有些上不了台面。更何况,若是明学连这种场面都应付不来的话,不可能把书院发展的这么大。

明学然不惧,对着那两个空中的修士大喝道“尔等敢!”

这句话,没有任何的灵力与攻击力,只有极为强大的正义之感。那两个修士脚下的飞剑居然为之一顿,二人险些从空中跌落。

两个人的表情充满了惊骇,他们感觉到一股灵魂深处的震撼,甚至血往上涌。若不是用灵力强行止住,恐怕已经吐血了。

二人立刻调转飞行方向,头也不回的离开。

那青年男子见状,立刻带领仆人飞一样的离开,恨不得脚下多生两条腿。连修真之人都逃了,这让他们如何不害怕。

林羽琼三人也是觉得有些奇怪,一个凡人的一句大喝,居然可以让修士受内伤,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了,诸位请回吧!”明学对众人说道。

众人向明学行了弟子告退之礼,纷纷离去。

林羽琼三人没有动,明学看了看他们,开口道“三位贵客,里面请吧!”

迈步来到内堂,落座后,彭旭尧问道“明学先生何以得知,我们是贵客?”

明学笑呵呵的说道“修真之人,白露书院的修士,岂不是贵客?”

“你认识我?”彭旭尧有些奇怪,他的确与明学见过一面,只不过当时明学还是个孩童。之后他闭关了一百多年,明学也一百多岁了,没有任何修为,如何会记得他。

“孩童之时,我曾讲过前辈一面,当时前辈从杀戮海刚回来。如今一百多年过去了,前辈的容颜一点变化都没有。”明学说道。

“你的记性居然如此只好?”三人都极为惊讶,若是修士记住一百多年,乃至几百年前的事情,那很正常,一个凡人居然能够记得一百多年的事情,就过于奇怪了。

明学点了点头,说道“我在认人方面,不会出错。”

“凡人不过百,先生的寿命已经一百多岁了,这未免有违天道吧?”林羽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