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苏唯一挽唇柔声一笑,小心翼翼的将小清芷抱起来,起身放在了婴儿床上盖好被子。

   随即转身掀开被子侧身躺着靠近南宫霖,伸手将他抱着他,靠着自己。

   “小霖好像真的长高了不少!以前小霖小的时候是不是也像小威廉一样调皮?”

   南宫霖伸手抱着苏唯一,靠在自己妈妈怀里,感受着这久违的温暖,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抱过妈妈,真的好想回到那个时候,他没有长大,妈妈也没有变,爸爸也没有变,一切都没有变。

   此刻的南宫霖完全就像是一个可爱又帅气的小孩子一样靠在自己妈妈的怀里。

   “以前妈妈和我们住在一起的时候,爸爸也老是吼我,还不让我和妈妈睡在一起,只有老爸回来晚了,我会赖着妈妈,妈妈也会抱着我睡觉。”

   苏唯一挽唇一笑着,垂眸看着南宫霖,“那看来小霖以前也一样调皮!还有你爸爸这个大醋坛子看来也不是一天两天就练成的!”

   “……”

   “以前小霖不懂事,经常和爸爸闹脾气,抢妈妈,但是现在小霖想要爸爸妈妈一直在一起,我们一家人一直在一起。”

   苏唯一抚着南宫霖的脸颊,叹息的声音,“妈妈现在真的很想回想起以前的事情,想起以前和小霖还有爸爸一起的幸福时光。”

   “……”

   “会的!以后我们一家人还是住在临海城,那里才是我们的家,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突然真的好想好想回家。”

   可爱小妹微笑显阳光风采

   苏唯一揉着南宫霖的柔软的发丝,小霖真的是完全遗传了他爸爸的所有优点,这样的感觉真的像抱着缩小版的少决一样。

   “会的!我们会回去的!明天柏纳德的人会到堪培拉,我想你爸爸十号肯定会回来,所以那之前不管最后的结果是怎样?我一定会回来,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小霖就告诉爸爸,让爸爸来接我。”

   南宫霖低声恩了一声,“我知道妈妈!”

   “……”

   “小霖要照顾好小妹妹!”

   “……”

   “我一定会照顾好小妹妹的!等妈妈回来!”

   苏唯一低声恩了一声,垂首在南宫霖额头上浅吻一下,“睡吧!”

   说着,南宫霖朝着苏唯一怀里靠了靠,这是几年来他睡的最温暖,最美好的一夜,就想这样一直靠在妈妈的怀里,一直这样靠下去,真的一点都不想长大。

   但是熟睡的夜晚总是过得那般快。

   醒来时,苏唯一已经喂好了小清芷,给她穿好了衣衫。

   “妈妈!”

   苏唯一缓过神来,回头看着南宫霖一笑道,“小霖醒了!”

   说着,起身将小清芷放在了婴儿床上,随即起身走到床沿,将早已经准备在一侧的衬衣长裤拿在手上。

   “小霖今天穿这一套怎么样?”

   “……”

   “妈妈说穿什么都可以!”

   苏唯一挽唇一笑着,给南宫霖穿戴好,扣上衬衣纽扣,只听到南宫霖开口道:“以前妈妈经常这样给小霖穿衣服。”

   说着,苏唯一抬眸看着南宫霖,揉着他的发丝,“那等妈妈回来,以后小霖和弟弟妈妈每天给你亲自穿衣怎么样?”

   南宫霖却摇着头,“但是妈妈我现在已经长大了!”

   “……”

   “谁说小霖长大了,还不过是小屁孩怎么就长大了?在妈妈眼里,你们就是长不大的孩子。”

   说着,南宫霖似乎很不舍上前抱着苏唯一,靠在她肩膀上,“我要一直陪着妈妈!”

   苏唯一一笑低声恩了一声,“我们一家人会一直在一起。”

   南宫霖这样抱着自己的妈妈似乎怎么也不想放手,苏唯一这样搂着南宫霖,看着他,这样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心真的说不出的柔软。

   柏纳德再次联系到了苏唯一,航班下下午两点。

   快乐幸福的日子总是这么短暂,母子三人一上午待在房间,但是却又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间。

   安排司机送母子三人到了机场,跟随的保镖恭敬礼貌询问苏唯一去哪里?

   苏唯一说道现在准备回巴黎一趟,去见她老公,很快就会回来,待会将她的孩子送回别墅。

   保镖为了安全起见联系南宫少决时,但是却无法接通。

   “这件事情我老公知道,等会他的人会来接我,小霖现在陪同我一起去机场,你们等会护送他们回来,如果你们实在担心之后在和我老公联系,现在他不方便接你们的电话。”

   虽然保镖保护苏唯一的安全,但是现在苏唯一这番说,他们不好阻止耽误。

   更何况小少爷和小姐会在这里……

   最后苏唯一被送往了机场,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小清芷一一路上突然哭个不停,不管南宫霖和苏唯一怎么哄,小清芷仍旧一直哭。

   这样的哭声哭得苏唯一有种的心都快要碎的感觉,突然好想带着她一起离开。

   到了机场,苏唯一坐在车上不断哄到着小清芷,而小清芷一只小手无意抓住了苏唯一的胸前的衣衫,哇哇的啼哭着。

   “好了!宝宝不哭……不哭……妈妈和爸爸马上就会回来……不哭……不哭……哥哥会陪着宝宝……好了……宝宝不哭了……”

   苏唯一抱着小清芷不断的哄到着。

   这样的哭声让南宫霖心难受的厉害。

   “妈妈……”

   突然就在这时只见几名身着正装的几名男子移步朝着这方走来。

   还没有靠近,只见跟随保护苏唯一的保镖疾步上前拦住了几人。

   “站住!”

   却只见为首的一名戴着金框眼睛的男人手里的一块黄金雕刻的精致徽章。

   几名保镖顿时一怔,随即移步让开。

   他们都是南宫家的军事化训练而出的护卫,绝对效忠南宫家,但是每个人的等级不一,佩戴的徽章就会不一样。

   很显然眼前人在南宫家的地位不一般。

   蓦地,只见为首的一名男子顿住脚步,恭敬弯身,透过打开的车窗看着苏唯一,恭敬唤道:“荔叶小姐!”

   苏唯一猛地一怔看着他。

   “荔叶小姐我们是奉少爷之命来接您的!”苏唯一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突然有种心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