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他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而后这么多年,他似乎忘记了当初她说的话。

而她,也忘记了……她想把自己的孩子扶上皇位,夏皇后一直以为齐君是默许的,因为不管她做什么,他从来不会追究。

直到此时。

直到看到齐君此时脸上的笑意,夏皇后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太过自大了……他压根没变,他从来都是那个杀了人,嘴角还能含笑的齐牧。

他可以踩着兄弟的血登上皇位,也能眼睁睁看着他自己的儿子自相残杀。

看着她像个小丑似的,百般算计,却都做了无用功。

“陛下……”夏皇后呐呐的唤道。

“你满意了?文谨死了,你满意了?”

夏皇后脸色泛白,不敢应答。“文谨入宫后,何曾与你争过什么?你说楚家狼子野心……若是文谨有了自己的孩子,定会生出事端。朕便不让她怀胎生子。你说楚家野心勃勃,朕便收了楚家兵权……一样样,一桩桩,都如了你的愿。如今,文谨更是自己走了……夏氏,你满意了吗?”夏皇后握了握拳,终是忍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高贵的夏皇后,终于匍匐在齐君面前。

身子抖的不成样子。“这些年,你暗中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朕念你和朕结发夫妻一场,从未理会。可你非但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你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怎配母仪天下?”

死库水清纯美女萝莉玩水照

“陛下。臣妾心里只有陛下啊。臣妾不管做了什么,都只想着我大齐江山稳固,陛下能成为有德之君,名流千古啊。”

“为朕好?为大齐好?夏氏,你说这话不怕天打雷劈吗……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希望朕死后,你的儿子能登基为帝,你能安心的做你的皇太后……为朕好?如果真为朕好,朕喜欢你,你为什么偏偏要去暗害?你若不害得文谨染上宿疾,她如何会舍朕而去?”最终,齐君把一切过错都推到了夏皇后身上。

夏皇后猛然抬头,不敢置信的看向那个坐在那里,眼神阴霾的男人。

她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不自辩,会万劫不复。

“臣妾确是嫉妒谨妃,确是曾暗中克扣过听雨轩的用度……可皇宫中,皆是陛下耳目……陛下难道不知听雨轩中情况如何?陛下明明知道的,如今却来和臣妾秋后算账。陛下可是天子,是我大齐的皇帝。”

“夏氏,尔敢诬蔑朕!”

“臣妾不敢,是臣妾的过,臣妾领,不是臣妾的过,臣妾万不能认……楚文谨之死,和臣妾无关。皆是陛下所迫……”最终,夏皇后冷静的说道。

——————

此时,楚家。

楚家上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皆被郎中一句话打懵了。喜脉……喜脉……喜脉。而后楚老将军反应过来。“我楚家有后了。我要当曾祖父了……”而后是楚小将军。

“我要当祖父了……”呜呜……祖父了。

‘好伤心’,自然不是伤心暖玉有喜,而是伤心于自己年纪轻轻,竟然便升级当了祖父了。他还没娶媳妇呢,如果哪天想开了,娶房媳妇生个孩子,这辈份,低的实在让人心酸啊。‘伤心’过后,便是兴奋了。当祖父了,在楚小将军看来,暖玉的孩子,便是楚家的孩子,就是自己的亲孙子。楚小将军越想越觉得欢喜,想着自己以后身后会跟着一个小豆丁,奶声奶气的唤他祖父。

他可以领着小团子出门。逢人便说这是自己的孙儿。

旁人看他的目光定然是羡慕极了。

他年纪轻轻,孙子都有了。

高兴,实在太高兴了。楚小将军亲自送了郎中出门,封了个大红包给郎中,郎中欢天喜地的走了。

楚小将军着急的往回走,他得叮嘱暖玉好好养着,可别磕了碰了,以后楚家上下,暖玉为尊,连他这个父亲都得排在暖玉后面。

还没进屋,便听到楚老将军中气十足的大笑声。“我楚正吉的重孙,我楚正吉的重孙……丫头,好样的。真给祖父长脸……”

长脸……楚小将军很想捂脸。虽然这事很振奋人心,也很让人高兴,可是这么说暖玉真的好吗?果然,楚老将军话音落下,楚老夫人已经开口喝斥道。“嚷嚷什么,要嚷嚷的人尽皆知啊。虽是喜事,可也不能胡乱嚷嚷,你再乱喊,我便不让娃认你这个曾祖……”

楚小将军:“……”他从不知道,自己母亲竟然也会逗趣。

楚老将军信以为真,果然做出一个封口的动作,楚老夫人看到楚文靖进来,笑呵呵的招手。

“咱们楚家也算得祖上庇佑。文谨宫走水,暖玉诊得喜脉,一祸一喜,也算是有得有失……你这个当父亲的,以后可不能再胡闹了,要记得你也是要当祖父的人了。”楚小将军嘟囔,他何曾胡闹过。不过楚老夫人显然高兴的太过,根本没多看儿子一眼,交待完父子两个,便挑了帘子进了内室。

暖玉还在发怔。

有喜了,感觉,感觉太缥缈了。

郎中说完后,她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郎中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和卫宸有了孩子……

孩子,上辈子她最大的遗憾。

二哥还不知道?如果他知道,暖玉想,卫宸一定会乐疯的。他亲缘薄,如果他们有了孩子,他一定会把自己没有拥有的,全部给他们的孩子。他和她说过,很久以前,他根本不想要孩子,他觉得自己身上的血是冷的,这样的血,在他这里终结就好,不必继续祸害下一代。

而后他心中有了她,他心里便开始隐隐盼望他们会生个孩子。

他说,希望孩子像她,那样他看到孩子,便会想到她。她会时刻在他心里。

可是卫宸远在淮阳道。暖玉真想长了翅膀飞到淮阳道去,然后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这时候楚老夫人复又挑了帘子进来。见暖玉呆呆的拥被坐在那里,小脸上一片茫然之色,不由得笑着摇摇头,暖玉还是个小姑娘呢,便要当母亲了。也难怪向来神情镇定的小丫头露出这样的神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