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江承紫垂眸,缓缓地说:“只一眼就知晓眼前之人是自己要的人,这是莫大的幸运。要知这人间众人,有人终其一生,都未必可找到这样的人。”

她说这话的时候就想到自己。这么多年,也曾对谁谁谁有过些微的动心,但仅仅是好感,不是非得是谁不可,那种喜欢可以随时叫停。

后来年岁渐长,别人都觉得她该嫁人了,爷爷便安排各种相亲,但无论对方条件多好,总觉得左右不对。

再后来,遇见那个渣男,看起来还算不讨厌,并且他对她的关怀是除却奶奶之外,再没人给予过的。她便觉得这一生就他吧,与对自己这样好的一个人白头到老,似乎也不错。

所以,她一边冷面如霜,另一边却就这般轻率地决定与他共度一生。可美梦才开始,就收到堂哥的朋友顾汐风送来的警告与证据。

梦境里所能想象到的细水长流的未来,就这样一点一点坍塌,心成废墟。她亲手把渣男设计的车祸送给了渣男与小三,又亲自到医院告诉半身不遂的渣男真相,给予他会心一击,让他一气呜呼,与小三黄泉路相伴去了。

然后,她一滴泪也没有流过,很平静地回到家,站在十八层高楼的阳台,指间是一支细细的烟,烟上有细若蚊足的描金文字‘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烟雾缭绕,她略略眯起眼,想:不知这一生可否有这份儿幸运,遇见一眼万年之人,即便不能白首到老。疯魔活一场也好,如同顾汐风与许仲霖那般疯魔一场。

后来,她偶尔在网络上对一个网友提起这个想法,那网友也只感慨:可人世间多得很的人遇不见,凑活过一生罢了。

她默默不语,良久,那位网友才问:那你有没有心心念念的人?

江承紫记得那时的自己忽然停下来瞧着窗外的灯火流淌。无端地想起李恪来。所以她忽然就忍不住笑了,说:有呢,我一想起他就心疼得不得了。

“那赶紧的。拿下。”那边回复也快。

灰头发蕾丝萝莉少女妹妹粉嫩私房写真

“我也想。”她哈哈笑这,噼里啪啦敲击键盘,“可他在一千多年的初唐。”

那边良久沉默后,丢过一句:有其父必有其女。虽然你不是历史系的。但我看遗传这种事还真说不准,快跟你考古系的爹一样疯魔了。

她没说话。眼眶略略湿润,只垂眸在一旁,觉得世界这样阔大,那么多的人。却寂寞得不得了。

后来命运让她来到初唐,可李恪真心心心念念要的那个人么?她也曾想过,却也只是一笑。未曾有只言片语,也未曾打一个照面。哪里来的心心念念呢。

她想:自己之于李恪,不过就是现代追星族一般,是一个粉丝之于偶像的情愫吧。

好在现在才九岁,日子还算长,或者还可能遇见那个让自己一眼万年的人。

“可是,我那时年少,太自以为是,自以为可控得了自己的心,自以为可控得住局面,自以为那般可护得了她。到头来——”阿念的声音起起伏伏,在寂静的夜里,莫名让人觉得悲怆。

江承紫也觉得心里细细密密的疼,鼻子莫名泛酸,她裹紧身上的大氅,说:“从前,有人告诉我,如果真正深爱一个人,就活成那个人希望的模样。你如今这般,定不是她所希望。”

“活成她希望的模样?”他低声沉吟重复这一句,像是在细细咀嚼,感悟什么似的。

“是的,活成她希望的模样。你想想她希望你活成什么样。”江承紫低声说,又觉得自己前世今生加起来三十多了,但好空洞啊,似乎生命一点都不饱满。

山风终于落下,一树繁花却落了一地,阿念似有所悟似的,说:“那我从今以后,听她的话就好,她让我往东我绝不不往西。”

江承紫只觉得阿念这人说话奇奇怪怪的,他老婆不是已经驾鹤西归了么?还从今以后,都听她的话?不过,或者阿念读书不多,表达能力欠缺,词不达意吧。他这话的意思也就是说从今往后,他要振作起来好好活着,不辜负他老婆的期望。

嗯,好吧,若真能做到,也算是个好男人!不过,他方才那句话与之前的话相比,画风转变实在太大,江承紫一时之间接受无能,便瞧着眼前的少年。此人几分钟前还死气沉沉仿若行将就木的枯树,而现在却似乎是找对了人生方向、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孩子。

“如何?”他朗声问她。

这句话就更问得莫名其妙。不过出于礼貌,江承紫还是回答:“甚好。”

阿念似乎甚为开心,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似乎磨蹭太久。”

江承紫心里默念:你才知道啊。嘴上却是虚伪地说:“无妨,危险不在,便不急于一时。何况这山中,夜色甚好。”

阿念听闻,四处瞧了瞧,也觉得江承紫有些瞎扯。今晚没有月亮,天上黑漆漆的,周围是猛烈的山风,哪里来的夜色甚好。

不过——

阿念看着眼前的女娃,形容尚小,但眉眼轮廓姿态却都已是倾国倾城的模样,也许再过几年,他就不敢看她的眼了吧。

有她在身侧,即便今晚是月黑风高杀人夜,那夜色也确实甚好。

”嗯,甚好。”他心情不错,声音里也带了笑意。脑海里却想起的是方才那一场紫色的花雨,纷纷飘落的花雨里,她安静地站在那里,静静听他说话。有那么一瞬间,他怕这是一场梦境,轻轻伸出手去触碰一下,就会化作泡影。

好在,这不是梦境,是真实存在,他的心情便是前所未有的好。

江承紫听他似乎不是敷衍地赞同自己的说法,自己也是瞧瞧四周。她眼睛有夜视功能。也并不觉得这一路的风景夜色多好,不过是一句推托之词,他这人也忒虚伪了。

江承紫也不戳穿,手持灯笼,与他并肩在微微的夜风中,一并去了杨王氏的别院。

杨王氏这边早就被阿念的手下救下,让杨氏侍卫层层守卫着。

秀红母女几个也被救下一并送了过来。两个姐姐吓得一直嘤嘤哭。即便是在杨王氏的呵斥下,还是忍不住身体颤抖得像是筛糠似的。而秀红则是怔怔的,一言不发。像是入了魔似的,就那样跌坐在一旁的蒲团上。至于她那幼子,却已安然入睡,因其先前呛入不少烟。即便是在睡梦中也不住地咳嗽,十分可怜。

江承紫与阿念来到杨王氏所在的别院时。一直担心江承紫的杨王氏正在云珠的搀扶下,在门口翘首等着。

“阿娘,外面风大凉寒,你怎么出来?”江承紫将手中灯笼递给云珠。随后将帷帽一掀,就迎上前去拉着杨王氏的手,仔细瞧了瞧。

“我没事。”杨王氏瞧见她十分担忧。便主动说,“那歹人想暗害于我。杨云与云珠舍命保护,又加上你的朋友前来相助,我与你大兄倒是无事。”

“是呢,那恶妇想在吃食里下毒,你大兄机警,发现食物有异,原本想来通知你,但贼人已来。”云珠也在一旁插嘴。

“大家都无事?”江承紫说着,又将目光投向杨清让。

杨清让这才走过来,很是担心地问:“我们到底是在一处,一直记挂你,却是抽不开身。方才听闻那位兄台说起你所遇之险境,虽知晓你平安无事,却也是自责万分,未能在危急之时,守在你身边。你却真是无事?”

江承紫调皮地转一圈,笑嘻嘻地说:“大兄,我没事呢。”

“没事甚好。”杨王氏说这一句时,泪已不觉下来。

“阿娘,莫要担心,有阿念公子在。”江承紫顺势指了指阿念,也将阿念介绍给了杨王氏。

杨王氏听闻,立刻就对阿念盈盈一拜,口中已是十分客气地说:“多谢公子多次救小女于危难,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阿念本站在一旁,这会儿杨王氏忽然拜过,他吓了一跳,连连说:“杨六夫人,使不得,这是折煞晚辈。莫说我与杨姑娘一见如故,十分投缘。就是陌生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该是分内之事。晚辈实在受不得六夫人此大礼。”

杨王氏对于眼前少年的的回答甚为满意,虽然他戴着面具似乎并不礼貌。但她也是出自名门,并非见识浅薄的闺阁女子,知晓这世间奇人异士总有这样那样的怪癖。因此,对于戴面具这一点,杨王氏也忽略不计。但虽忽略不计,她心中对这阿念还是颇为防备,毕竟根据她这么些年的认识所感:这世间哪里有什么无缘无故的爱与恨呢。若有人给予你一样东西,总是想要拿你另一样东西去交换的。

江承紫瞧自家老娘的神情,便是打蛇随棍上,立刻就说出这暮云山庄怕是不太平,不如到阿念附近的别院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