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轰的一声,火光冲天而起,就在这时,一道怒喝从远处传来,两人只觉得眼前一阵风吹过,那差点就要被烧成秃子的柳亦寒便被人救了下来。

   “你们在干什么?”

   凤彩天将柳亦寒放在地上,一边解开绳子,一边愤怒地对两人狂吼。她实在不敢想象,自己若是再来晚半步,柳亦寒会不会自己烧成一个秃头。

   君千愁刚要解释,哪知一边儿的汤心远就更触电一般弹出君千愁的身边好几米,在凤彩天两米远的地方停下,然后用一种无辜的神情地对着凤彩天,指着君千愁道;“小天天,不是我干的。是他,是他嫉妒你得了柳亦寒的喜欢,所以他才想要烧死柳亦寒。”

   “你…”君千愁气得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见过无耻的,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他真的很无语。他是做梦都没想到这个邪魅得如同彼岸花,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竟然厚颜无耻如此地步。刚才…不是他将人家绑起来,让他拿着火把放火的吗?

   汤心远看他狡辩,双眼一瞪,一副凶神恶的道:“你什么你,火把都在你手上,难不成你还想污蔑我,是我要放火烧他?”

   “我…”君千愁很想说,火把哪里在我手上,可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已经掉到火堆里的火把竟然又奇迹地回到了自己的手上。那明亮妖冶的火焰正调皮地跳动着,似乎是在讽刺他的无能。

   “你就别狡辩了,是你,肯定就是你!”汤心远一锤定音,又谄媚地来到凤彩天的面前讨好道:“那个…你不是在睡觉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他觉得,怎么也得等他将柳亦寒烧成个癞蛤蟆的时候再出来啊。瞧瞧刚才那一堆柴火,烧得多旺。可惜啊,可惜!

   “他怎么了?”凤彩天无暇理会汤心远的问题,本以为解开绳子,柳亦寒就能恢复如常。可她却发现,柳亦寒的体温和肌肉都没什么问题,只是为何他不能动了呢?

   日系和服樱花少女居酒屋唯美写真

   凤彩天一脸焦急,惹得汤心远神色一暗,但随即又恢复了往日那邪魅的气质。

   “这个…”

   “恩?”凤彩天的心幕地一紧,深怕柳亦寒中了什么招儿,变成植物人啥的。

   汤心远被凤彩天看得有些心虚,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对着一边儿准备开溜的君千愁吼道:“喂…那谁,你把柳亦寒怎么了?”

   听到这话,君千愁心里那叫一个苦不堪言。

   我的个爷啊,刚才不是你将人家柳亦寒给定住,然后绑到树上去的吗?我可是连他一个手指头都没有碰过啊。你这会儿问我把他怎么了,你怎么不问问你对人家柳亦寒做了什么呢?

   君千愁端着一张苦瓜脸,很想逃之夭夭,但一想到汤心远的实力,身子只得硬生生地转过来,面向怒气冲天的凤彩天。

   他敢保证,若他真说出个什么来,凤彩天一定会把他给撕碎了;但若是不说点儿什么…君千愁一脸苦相,他有预感,他今天若不将这事儿给顶包下来,那邪魅的男人绝逼会有更残忍的手段在等着自己。

   他该怎么办?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让柳亦寒恢复如常啊?

   “你到底说不说?”

   就在君千愁急得快哭的时候,汤心远暴喝而起,一溜烟儿就出现在君千愁的身前,“把这个给柳亦寒吃下,其他的你就甭管,只管将这个事扛下就好!”

   汤心远在凤彩天看不见的视线里,将一颗黑色的药丸儿巧妙地塞到了君千愁的手里,并小声威胁。

   君千愁心中大定,握着汤心远扯着衣领的手,忙求饶道:“我说,我说,你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哼,人为什么总要吃点苦头,才会学得乖!”汤心远将君千愁扔到柳亦寒身边,一边哼了哼,一边十分嫌弃地掏出一块雪白的手帕在自己那本就肤白如玉的右手擦了擦。

   凤彩天此时也懒得去说汤心远的洁癖,直接瞪着蹲在柳亦寒脚边的君千愁问道:“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封了他的穴道!”没了汤心远的威胁,君千愁又恢复了那抹惯有的云淡风轻。

   只是,他的话,凤彩天却有些不信。

   “胡说,我刚才给他检查过,他体内各大要穴畅通无阻,怎么可能是封了穴道?”凤彩天满目的严肃,看向君千愁的目光如同一台精密的扫描仪,不放过他双眸的半点变化。

   君千愁没想到凤彩天这么快就将自己信口胡诹的谎言拆穿,神情微微一滞,随即又十分镇定道;“有没有胡说,我这个当事人不是更清楚。”

   “可我为什么觉察不出半点异样?”凤彩天看他双眸清澈,不像是说谎,不由得有些疑惑地问道。

   君千愁不免有些得意。

   “我们君家的秘术,岂是你一个外人能懂的?‘

   凤彩天听他这么一说,对刚才的怀疑也有些动摇。君家作为凤天大陆七大神域的王者,所拥有的秘术法宝自然独具一格,难以让人破解。否则,单靠武力,君家也不可能在邪崖神域坐拥王者数万年之久。

   不过,一想起柳亦寒之所以这样,全是因君千愁所赐,当下看着君千愁的目光也如同长了刺一般,;冷冽无比。

   她哼道:“柳亦寒最好没事儿,否则,我定然要你和你妹妹陪葬!”

   君千愁听她这么一说,也有些生气。

   他怒道:“这件事不管我妹妹的事,你若敢动她,我便就让柳亦寒永生不醒!”

   君千愁说话时,眼神微微一沉,不似刚才那么云淡风轻,声音宛如藏了冰一样,说话的声调比寒冬腊月的寒霜还要冷。

   “你敢!”凤彩天勃然大怒,惊艳绝诀的小脸乌云密布,透着彻骨的阴寒,令人颤粟。

   汤心远眼见事情发生的走势有些不对,大步向前,一脚就踹在了君千愁的屁股上,语气充满着不耐烦。

   “让你救人就救人,你瞎磨叽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