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姑娘,我来送砚台给姑娘。”叶闲庭手里自锦盒中拿出砚台,碎裂处用金箔聚起,镶嵌成了一朵朵梅花,虽然不如之前看着那么素雅,但也别有一番风趣。

“昨天是我的小丫鬟胡闹的,您不用放在心上,这砚台您还是拿回去吧,我见您对它也十分喜爱。”桑果人就拒绝,无功不受禄,何况这砚台价值不菲,少说也要上千两的,她更不能收了。

叶闲庭惊讶于眼前小丫头并不爱财,这砚台昨天他花了一千二百两买下的,瞧着这院子,也不是多贵气,一千二百两对这一家人来书应该不是个小数,他并不知道,桑果昨天是如何的挥金如土。

“原本就是我从姑娘的手里抢了这砚台,结果却弄坏了,如今我找了人修好,难道姑娘是嫌弃它有瑕疵了不成?如果这样,那我便去寻一块玉来,再为姑娘打造一台?”叶闲庭觉得跟顶着跟苏婉很相似的脸的姑娘说话,心情很好,这种轻松自在的感觉,他已经有十几年没有找到过了。

“不必,我不回收的,您请回吧?”桑果淡淡的道。

叶闲庭自然是不肯,但见桑果心意已决,便留了话,“姑娘若是一日不收,那我便****前来,直到姑娘收了为止。”

金玲皱眉,但想起昨日桑果的话,姑娘虽然没有当面责备,但已经说了她不该多嘴的,所以把要说的话还是压了下来,只是瞪了眼叶隐。

叶隐这个冤枉啊,好好的又被这小丫头给瞪了,他是招谁惹谁了。

“先生把不必如此,我说了不能收便不会收,你我萍水相逢,我不会收您这么大的礼的!”桑果转身准备离去。

“老爷,咱们走吧。”叶隐道,只觉得这对主仆不识抬举,当朝宰相亲自登门道歉,这丫头还如此的冷淡,就应该让老爷说出自己的身份来才好。

叶闲庭也不恼,只是轻笑了下,这丫头的性子倒是跟婉儿很是相像,当初她也是这般拒绝自己的,想起苏婉来,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好,那咱们明日再来吧。”

“老爷小……”叶隐的话还没说完,一辆狂奔的马车就过去了,险些撞到叶闲庭,他的确是没撞着,但因为这巨大的惊吓,一时晕了过去。

气质卓越的忧郁复古风美女

桑果也被那声惊叫喊的回了头,正好看到叶闲庭晕倒在自己家的大门口。

“老爷,老爷……”叶隐惊呼,但叶闲庭却并没有睁开眼睛。

“姑娘……”金玲知道她要做什么,她家姑娘就是好心,老流氓说不定是装晕呢,明明都没撞着他的。

桑果不顾阻拦,大步的迈出门,在叶隐身边蹲下,摸上了叶闲庭的脉搏,随后对吓得脸都白了的叶隐道:“别害怕,没什么大事儿,你家老爷因为忧思过度,情绪波动很大,再加上刚刚的惊吓而晕了,你把人背进我家来吧。”

叶隐茫然的看着桑果。

金玲喊道:“愣着干什么呀,还不快背进来,我家小姐医术很高的,能够起死回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