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桑珠本来就是想来看看,给大家添添堵而已,想不到自己之前去挑拨程灵依跟桑果的关系,这个女人不知道是傻还是懦弱,居然连闹都没闹,未来的男人跟自己的堂妹有染,她也能忍?

什么才女,不过是个怂包,可看到桑果在屋子里陪新娘子,她就不高兴了,显得她多么不招待见似的,于是在送走了顾长卿后,也匆匆赶来了。

“二婶,你拦着我干啥啊?咋了,新娘子见不得人啊?还怕我见么?”桑珠说话越发的尖酸刻薄了,这跟她的境遇不无关系,所有人都是顺风顺水的,只有她诸多阻碍,如今堂弟堂妹都成亲了,她这个堂姐却被退了亲,今天她听了至少七八个人在偷偷说这件事儿。

要不是宋春梅拦着,她早就冲过去跟人家打起来了。

江美娥笑着道:“珠儿,你这是什么话,灵依她比较认生,而且还有些累了,有果儿陪着她就行了。你去前面帮二婶招呼客人吧,你的嘴巴甜会说话,别人去我不放心。”

今天总算是听到有人夸自己了,哪怕桑珠知道是违心的,可她还是很高兴,但是凭啥桑果往新房里一座,有吃有喝的,她就得去前面赔笑脸呢,不干,“二婶,这您可就说错了,果儿妹妹开铺子做生意,见什么人说什么话,我可比不上她,弟妹我还没瞧见过呢,这可是咱们桑家未来的女主人,我可得打好关系。”

不能进,千万不能进,不然就露馅了。

桑珠偏要进,江美娥说什么也不让她进,二人就这么僵持着。

而另一头,鬼隐暗卫一部分追了出去,另一部分留在身边保护,赫连九霄是想到江美娥的那句提醒,深怕桑果遭了别人的黑手,虽然自己家这个小女人不算计别人就是好的了,哪有人能够算计过她呢?

可他就是不想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危险。

“主子,在附近抓了两个人,就是刚刚带走新娘子的人。”鬼隐暗卫像是丢麻袋一样把两个蠢货丢在地上,此刻桑果和赫连九霄在桑果后院一个偏僻的地方,甚少有人来此。

两个蠢货是来送信的,可人还没等走到桑家门口呢,就被鬼隐暗卫给抓住了,而桑果因为心急,担心程灵依的安全,从鬼隐暗卫腰间抽出长剑,架在其中一个男人的脖子上,“混蛋,说,你们把我大嫂弄哪儿去了?谁派你们来的?”

雪中和你一起度过的日子

男人领教了鬼隐暗卫的厉害后,知道人家弹指一挥间就能够取了他们的小命,心说二十年练的武功都白费了,以后弃武从文算了,“果儿姑娘……果儿姑娘饶命,新娘子她……她没事儿,我家小……小公子想请您去一趟。”

男人颤抖着手从怀里掏出小公子的信来,桑果把剑交给赫连九霄,快速的展开,赫连九霄居高临下的也看了信中的内容。

信上只说要桑果去,赫连九霄当然不同意了,而且态度很坚决,“不行,我不同意,我陪你去,要不你就别去。”

“阿九,有鬼隐暗卫在,我不会有事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