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白染几人的对话听在耳里,入了心里,一众各势力弟子心下顿时扑腾的厉害了起来!

个个抖擞抖擞耳朵,不漏一字的将蚩湮的话收进耳中——

“没法子,你有法子!”

白染即时一个大白眼甩给蚩湮——

蚩湮眯眼一笑,厚着脸皮咧唇道。

“你手中宝贝不少,给我家娘子来点,助她突破飞升,这定然是不成问题的,于你来说,也不是什么大损失,当然了,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定满足你,你觉得怎么样?”

他可没忘记这小丫头手中的那金菩提莲子,只要来上一粒金菩提莲子,他便能带着他家娘子双宿双飞,飞升上界了!

白染挑眉。

“噢,你是打上了那金菩提莲子的主意了吖!”

蚩湮不客气的点点头。

“是啊,也就那玩意儿能助我家娘子突破了!”

武荒大陆一众各势力听此,脸色霎变,心下呼吸顿漏了半拍,本能转目的赤裸裸扫向聚众谈聊的白染一众人——

清爽短发可爱女生自由出行图片

卧槽——

金菩提莲子?

居然会是金菩提莲子!

有这极品宝贝在,那飞升上界当然是绝对的了!

登时个个眼神儿都变了——

这金菩提莲子于他们来说,那绝对是传说中的宝贝,可是绝对没人见识过的,也就只是在药籍宝典里见过罢了!

没成想居然在这些个外陆中人的口中听到了关于金菩提莲子的消息!

想到那金菩提莲子是在这个红衣小丫头手中,跃跃欲奋的心霎时凉了一大截——

他娘的,这宝贝怎的就到了这个死丫头手中?

想从她手中将宝贝给弄到手,那可是要命的行径!

心下虽有忌惮,但心思却到底是活络了起来,望着白染的目光都满眼炙热欲光,对于周围投注来的狼一般的目光,白染无视,继续悠悠惬意的与蚩湮谈聊——

“这宝贝嘛,本来是打算给你魔煞宫一枚的,算是用来弥补我澜天域将这仙府遗址的事情给传扬出去的一情,你家下属可是忠心的很呢,这消息是从我澜天域泄出去的,跟你家这几位可是没关系,你这人妖可别错怪了他们几个,那金菩提莲子等需要时,来我这里取便是了!”

蚩湮扬眉。

这算是用一个仙府遗址的消息换来的这么个大宝贝麽?

不过总归是他魔煞宫赚了!一个消息换一枚能够飞升上界的金菩提莲子,啧啧,极为不错!

想到仙府遗址怕是过不了几个时辰就得现世了,白染撩眸瞅向原寻、臻蔺年二人,龇牙道。

“你们秘阁,是赶不上这次夺宝之机了,遗憾呢!”

原寻轻笑。

“无事,这种事情,讲究机缘,只能说是我秘阁无缘罢了!”

一众澜天域、魔煞宫弟子在谈聊间与打坐修养生息间,三个时辰一晃而过——

天际边隐约可见一座模糊的巍峨仙峰渐渐现出,被朦朦胧胧的云泽缭绕漂浮而落,坠落之地,正是一众势力所在的岌岌山!

“是仙府!”

不知哪个外陆弟子大喊声,引得一众人齐刷刷注目望去,静寂中偶有嘀咕声的天枫林,霎时间哗然四起——

“真的是仙府啊,仙府现世了,神算天果然没有算错,真的是在岌岌山这里!”

“这是……仙府啊?卧槽,居然会是一座峰,真他娘的大气壮观!”

众人喊叫间,仙峰上伫立的整座仙殿轮廓渐现于众人视线中——

“啊,我看到那座峰上的殿了!”

“落下来了,落下来了,朝着咱们这边落下来了,走!”

话不待落,激动呐喊的弟子直接飞身而上,跃上半空,掠向仙府而去——

武荒大陆一众各势力更是奋昂激动的飞身跃上,“倏倏”直冲仙府而去——

白染眸子轻眨,不疾不徐的挥袖将白雪团放出,笑眯眯的瞅着白雪团悠悠道。

“雪团子,咱们也去那仙府中转转!”

白雪团滴溜溜的转着俩琉璃狗眼,仰着小脑袋瞥了眼上空徐徐落下的仙峰,摇晃的欢快的尾巴骤停了下来,动动鼻头,轻嗅了嗅,转身撒欢的扑在白染身上对着白染摇了摇小脑袋瓜!

白染微诧,眨巴眨巴眼,眸中晦色一深。

一旁的臻蔺年急吼吼的瞪着俩眼盯在白雪团身上,一脸谄媚的诱哄道。

“白雪团,咱不带这样的啊,这时候可是夺宝贝的时候,咱们可不能罢工啊,赶紧的,将臻爷我驮上去,回来臻爷给你丹豆吃哈!”

白雪团瞪着俩琉璃狗眼与臻蔺年大眼瞪小眼的瞪了几息,忽而冲着臻蔺年龇牙咧嘴的“吱吱”几声,耷拉下脑袋伏在白染怀中打盹小憩,再不理会臻蔺年!

臻蔺年瞪着俩眼傻了——

“小师妹,这白雪团这是咋么回事?”

怎么关键的时候,玩这么一出?

白染轻笑,不疾不徐的悠悠又坐了回去,眸光深烁——

蚩湮挑眉看着白染,雀跃的心微渐稳回,看着白染的眸中惑色不明——

白染眸子轻眨,悠悠笑道。

“白雪团是要咱们别急,让咱们再等等!”

臻蔺年懵愕——

再等等?

这仙府都现世了,还等个毛毛球啊?

“不是,小师妹,这再等,宝贝都该被人家给夺走了,咱们这是等什么啊?”

白染唇边笑意一深。

“当然是等宝贝了!”

一众澜天域弟子与魔煞宫弟子听的个个一脸懵逼相——

这仙府不是已经现世了嘛?

怎么还等?

曦朵儿灵眸一闪,笑眯眯道。

“小师妹,你说清楚了,师姐听的糊涂!”

白染眸中煜煜,扬唇轻笑。

“这处仙府,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仙府!”

众人怔愕——

随即个个一脸狐疑的瞅着白染,等着白染解释。

白染抬手拍拍白雪团的小脑袋瓜,咧嘴一笑。

“雪团子,你来跟大家解释解释是怎么回事?”

话落,将怀中白雪团放出,一团子大小的白毛团倏而化身成一个精致的雪娃娃现于众人眼前——

魔煞宫一众弟子愕——

化、化形了?

尼玛居然能化形!

卧槽,这兽是化形神兽?

懵愣间,耳边传来白雪团软濡清脆的声音——

“那处仙府里根本什么宝贝都没有,是仙府的主人不欲让人动了他的府邸,所以在生前制造出的这么一处幻境,只是留下来用来掩人耳目的假象而已,那处上古仙府,没有在上面,而是在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