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哦,原来如此。

夜萤这才明白过来。

果然,这才是全村的大喜事。

赚钱才是硬道理。

“夜鸣,柳大郎说什么时候再交货了吗?”

夜萤先行一步离开,所以夜鸣后面怎么和柳大郎说的,她并不清楚。

“还是和先前一样,十天交一次,所以大家都要赶紧了。”

夜鸣放高了声调道。

“放心吧,第一次我们都能准时交货,现在已经做熟,下路了,更有经验,没准还能提前交货呢!”

村民们笑嘻嘻地道。

不管是有手艺的,没手艺的,但凡在一个化妆箱成品制作过程中有所付出劳动的,都能分到钱。

上至六、七十岁的大爷大娘,下至七、八岁的稚童,人人都多增加了一份收入,能不举村欢喜吗?

青春治愈系清新女生甜美笑容俏皮写真

难怪放起了过节时喜庆的鞭炮。

“阿萤,可是如果这些化妆箱以后人家不喜欢了,怎么办?那不是没收入了吗?”

有村民这时有了新的担心。

“是啊,这要习惯了赚这路钱,突然又没钱赚了,比什么都难受。”

村民们一听,心中浮起隐忧,纷纷附合道。

“大家放心吧,这竹木制品是开发不完的,化妆箱饱和了,还有其它制品,藤椅啊,行李箱啊,只要外观漂亮,不怕没人要。”

“哦,原来如此,只要能有稳定的进项,咱们村以后就不会有人盖不起新棉被了。”

村民们憨憨笑着道。

一时间,大家一起哄堂大笑。

有钱发的日子,总是这么美好。

夜萤能深深体会到这点,后世她发工资的日子是每个月的15号,每到15号,大家的心情就特别愉悦。

“放心吧,这以后会成为咱们村的支柱产业的,咱们要努力把村子打造成竹木器品的名村。”

夜萤不觉又带上职业习惯用语。

得,以后还可以建成美丽乡村了……

夜萤发觉自已快要成为伟大的村庄蓝图规划者了,赶紧打住。

“阿萤,承你吉言!”

“好啦,夜鸣你赶紧发钱吧,没看大家都等急了?”

夜萤感染着村民们的喜意,又见大家一脸迫不及待,便催促夜鸣。

“好咧,大家别光顾说话了,我来发钱了,按着登记册来啊,我叫到名字的来领钱。”

夜鸣坐回祠堂正中的一张八仙桌前,桌上摆着一百两银子,在太阳光下散发出诱人的光芒。

被夜鸣一叫,大家都安静下来,乖乖地看着夜鸣翻动薄册,然后叫名字:

“赵添丁,二两银子。”

“哇,赵添丁怎么这么多?”

大家骚动了一下。

“人家做的是最精细的环节,嵌合,不是十几年的功底,没法做好,这钱人家领的啊,我觉得心服口服。”

村民们自发评论道。

赵添丁喜孜孜地上前蘸着红印油,在薄册上按了个手印,表明自已已经把钱领走了。

二两银子……不错呐,一年才剩下二两银子,现在才年初,就把二两银子揽入怀中。

赵添丁拿着银子,小心翼翼地放进兜里,又走到边上,看别人发多少,然后还时不时按压下口袋,生怕这银子会飞了似的。

赵添丁才站边上,不一会又走过来,不安地问夜鸣:

“我说阿鸣,这次是发得最多的吧?以后还会有这么多银子不?”

“添丁叔,你放心吧,只要好好做,柳氏那里一直订我们的货,这银子就飞不走。”

夜鸣这才明白过来,赵添丁是怕有了这次没下次,赶紧拍胸脯打包票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

赵添丁得到了准确的回信,这才把心惴到肚子里,可是他一回头,村民们却“哄”地笑起来,还不时用手指着他的脸。

“呃,这是怎么了?我脸上长花了?有什么好看的?”

赵添丁不解地擦了把脸,可是大家笑得更欢了。

今天比过年还喜庆,大家的笑点极低,一点小事,都能让他们从心底里由衷地笑出来,柳村里象绽开了一朵一朵的向阳花。

“赵叔,你手上的红彩泥抹到脸上了。”

夜萤也忍着笑,但是那笑意还是从脸上绽放出来。

“哦,是这样啊?哈哈,一不留神……”

赵添丁也不以为忤,知道了大家笑什么,赶紧用袖口往脸上使劲抹了抹,把红彩泥印油抹掉。

“正好今天大家都在,有一件村里的大喜事要告诉大家。”

这时,夜里正出现了。

夜里正在村里德高望重,大家看到他,嘻闹声自然就减弱了。

一听夜里正说有大喜事,大家都竖起耳朵细听。

“想必有些人也知道了,咱们村里,三日后要举行学堂开学仪式,村里办学堂是件大事,到时候,会有贵客光临,我们柳村,虽然不是诗书世家,但是从学堂开办的那一刻起,我们就要向着那个目标靠近。届时贵客光临,我希望大家拿出有教养的一面,不要给我们柳村丢脸。”

夜里正郑重其事,肃穆端方。

顿时,村民们连仅有一丝的嘻笑声也消失了。

上学是件大事,意味着前程和教养。

读书对于大夏朝八成的人来说,还只是奢望。

高昂的学费和艰难的参加科举过程,绝大部份家庭根本无力供养。

柳村的村民虽然也羡慕有人能识文断字,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天,自家的孩子也能在家门口上学……

“夜里正,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做有教养的村民,不大声嚷嚷,衣服也熨烫整齐了再穿上,手脚都洗干净了泥巴再到学堂。您还有什么吩咐就说吧,开办学堂需要我们帮忙什么,只要我们能做到的,您尽管说。”

村民中有人喊道,顿时大家又会意地笑了起来。

“我很安慰,听到你们这么说。”夜里正扫了一眼大家,道,“从我放出这个消息后,咱们村里适龄的孩童已经有半数来找我报名了。

当然,还有一点我很不满意,就是女童至今无人报名。我们这次的学堂,分为男女生班,难道大家不想咱家的女娃子也象大家闺秀一般,能识文断字吗?”

“夜里正,女娃都要嫁人的,这不划算啊!”

一个村民的话,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赞成。

夜萤听到这里,不禁皱起了眉头,让女童上学,事情比想象得还要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