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饶命啊!都是他做的,不怨我,和我没关系啊!”

   他哭天抹泪的洗脱自己的嫌疑,想让陆思慧放过他。

   “哼。”

   陆思慧冷哼一声,刚刚她不聋,这事是这老男人挑起来的。

   他现在来摆脱干系了?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双手来回扯着,老男人捆绑的并不紧,她很容易就能挣开。

   老男人偷眼看陆思慧,见她双肩在来回动着,眼珠叽里咕噜乱转。

   他很想偷袭陆思慧,但是刚刚她出手那几下子,弟弟身强力健都扛不住,自己这糟体格更白费。

   但是就这样被她抓走,怎么都不甘心。

   扭脸看向厨房,盯着菜板上的菜刀。

   功夫再厉害,也怕刀。

   “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美丽的麻花辫子清纯美女

   嘴上说着,人就跑出屋,陆思慧这边绳子刚刚挣开,当然不会放他离开。

   刚追出门口,一把菜刀夹着凌厉的风声,对着她的脑袋劈下来。

   老男人狰狞的脸露出一丝得意,他就料到陆思慧不会放过自己。

   这么快的速度,她根本就逃不开。

   可惜这张漂亮的脸蛋了,可谁让她多管闲事,不杀了她,自己和弟弟都得坐牢。

   “哎呀、”

   “咣当。”

   陆思慧身体闪到门的一侧,抬手拉住老男人握刀的手腕,顺着他砍过来的力度一拉一拽,然后在他的后丘上补了一脚,老男人狗呛屎的趴在地上。

   手里的菜刀也落地了,嘴唇被牙齿硌破,满嘴都是血。

   “想玩偷袭,瞎了你的狗眼。”

   陆思慧冷斥一声,走过去拽掉东升嘴里的臭袜子,心疼的看着孩子。

   “小婶。”

   东升扑到她怀里哇哇大哭,陆思慧眼圈都红了,不过她是心疼的。

   东升才几岁啊!就受这个罪,快速的解开捆绑孩子的手腕子。

   这两个畜生,捆的这么紧,孩子的手腕都青了。

   “不哭,小婶带你去找太爷爷。”

   陆思慧见老男人装死趴在地上,她毫不客气的过去,一脚踢在他的昏厥穴上。

   这次不用装了,直接晕死过去。

   陆思慧找水给孩子漱口,真缺德,这两个狗东西,这么对一个六岁的小孩儿。

   东升因为被捆绑久了,加上被吓的不轻,根本就走不了路。

   陆思慧只得抱着他走,孩子一直在哭,眼神惊恐的像只被野兽盯上的麋鹿。

   当这样的小东升出现在周老爷子面前时,老爷子心疼坏了。

   抱着孩子不松手。

   “我大哥呢?”

   陆思慧四下看了一圈,没找到周子松和李艳红。

   “他们还在找。”

   老爷子把重孙子抱进车里,当看到孩子手腕和脖子上的青紫痕迹时,顿时就火冒三丈。

   “是谁干的?”

   “就是这胡同里的住户,被我打晕了。”

   陆思慧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主要是不想爷爷太难受。

   “报警。”

   周老爷子双眼喷火,军人的家属都敢绑架,贼胆包天。

   “我去找大哥和嫂子,爷爷,你看着孩子。

   陆思慧知道大哥和李艳红这会儿心急如焚,就打算快点找到他们。

   “好,快去吧!你嫂子急的嗓子都哑了,是真关心东升。“

   “思慧,你那边有消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