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张杨自从97年凭借《爱情麻辣烫》获得了金鸡奖的最佳导演以及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之后,他的导演之路就开始走的顺畅起来了。

  不再于往常一样,自己想拍戏好得到处跑着自己联系投资,在筹备了两年之后,他的第二部电影终于又要开始了。

  第一部片子张杨秀了一把爱情,这一次,他打算拿亲情开刀。

  《洗澡》这部片子就是在这么个状态下被提上日程,先是有这个念头,然后纠结一帮子圈内的小伙伴,这么一讨论,还成,不如咱们攒个本子吧!

  然后就有了洗澡,在张杨、蔡尚君、刘奋斗霍昕和刁一楠的努力下,洗澡的剧本很快就面世了。

  有了《爱情麻辣烫》的成功,这一次很快就有了投资,西安电影制片厂给的价钱还不错,而且承诺不会插手拍摄,最终花落这一家。

  但是张杨最近很苦恼,因为很多人都给他打电话,看看能不能演个什么角色,或者说往剧组里边塞人。

  这也就是张杨现在有点自主权,如果是以前肯定没的商量,今天他还正在家里为这件事烦心呢,没想到找关系的又来了。

  李丁,这老爷子虽然声名不显,但是这京城这一亩三分地上,那大名绝对是如雷贯耳的存在。

  从最早的唱戏,后来说相声,再开始拍戏演话剧一直拍到电影,说一声戏骨那都是说轻咯,用老北京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人,往那里一站,甭管有戏没戏,那就是角!

  但是就是这么一位老爷子居然也开始走起了后门,准备往剧组里塞人,这让张杨很苦恼。

   海边戏水女孩美白肌肤姣好身材

  经历这么多天的煎熬,张杨总算是把那些所谓的关系户们都分摊到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位置上,免得影响自己的发挥,就剩下最后这主要的一个角色了,老爷子又来插一脚。

  唉,伤神呐,怎么拒绝呢?张杨一路都在考虑这个问题。

  张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在见到这个所谓的华清池的老爷子的时候,这个面目和善的老爷子在知道自己是来找李丁老爷子的时候,态度变得有点冷,这让他很摸不着头脑。

  不过也无所谓了,张杨跟着这老爷子往前走。

  忽然就听到前边有人在唱歌。

  《我的太阳》!

  这是这首歌的名字,在爱情麻辣烫的时候张杨就已经是主导了整部影片的进行,洗澡这部戏也是这样,他在最初设计剧本的时候就已经在脑海中大致的构想出了那副画面。

  在张杨预想的计划中,就有这首歌,他循着声音走了过去,站在浴室的窗外隔着玻璃忘了进去。

  一个看起来没多大的年轻人正抬头望着天,声嘶力竭的站在浴池边上的台阶上在唱着。

  当黑夜来临太阳不再发光

  我心中凄凉独自在彷徨

  向你的窗口不断的张望

  当黑夜来临太阳不再发光

  啊你的眼睛闪烁着光芒

  仿佛那太阳灿烂辉煌

  眼睛闪烁着光芒

  仿佛太阳灿烂辉煌

  仿佛太阳灿烂辉煌

  仿佛太阳灿烂辉煌

  ……

  李胜的唱功其实很不错,前世不红那是没作品,因为没作品不红,所以就落魄,因为落魄,所以就更落魄,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在张杨的耳朵里,李胜的唱歌绝对是可以媲美专业级别的,只是高音的音域不足,这是先天的劣势,不过这都不是问题。

  按照影片里的给出的背景,这两首歌在出现的时候都并非是专业歌手唱的,唱的有瑕疵才能让人觉得更平凡。

  ……

  张杨看着屋内,窗外的阳关透过天窗打在李胜的脸上,背上,一直投射到池中的水里,李胜就那么望着天,一直看着,唱着。

  张杨忽然想到了自己剧本中二明的角色,在他的脑海里二明已经和面前这个正在忘我唱着歌的年轻人重合了起来。

  ……

  李胜唱完了,巴巴的下来又跳进了水里,笑着凑到李丁边上。

  “怎么样?老爷子!”

  李丁笑着伸出一个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嘿,得了,老爷子,您就甭夸我了!”李胜不好意思的笑笑。

  “老爷子我给你搓搓背吧!”李胜道。

  李丁点点头,“成啊!”说着就要站起来。

  李胜慌忙起身扶住李丁,“哎呦,您可慢点,这水池里忒滑!”

  李丁做到池子边上摆着的长凳上坐下,然后趴了下来,道了声,“来吧,下手可轻点!”

  李胜吆喝了句,“得勒,您敲好了!”

  回忆着上午老李教自己的手段,李胜伸手在李丁的背上轻轻的揉捏着,手法有些生涩,不过一遍下来就熟稔了不少。

  看着里边正在给李丁按摩的李胜,张杨忽然觉得自己不用进去了,虽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演技如何,但是他身上这股味道是张杨最想要的。

  想到这里,张杨转身就走,老李一看顿时急了。

  “咦,这还没进去呢,您怎么就着急了?”

  张杨笑了笑,“我就不进去了,您进去告诉老爷子一声,就他了!”

  “这年轻人是跟您学按摩搓澡呢吧?”张杨问道。

  老李点点头,“是啊!”

  张杨点点头,“那成,您多费心,我就先走了!”

  张杨穿好了衣服就走了,老李跟他并不熟,而且这导演也说让李胜来演这部戏了,自己也没有什么挽留的理由了。

  看着张杨出了自家院子,又消失在巷子的尽头,老李摇了摇头,自言自语了一句。

  “真是个怪人!”

  老李进去把张杨刚才来过的事情跟俩人一说,俩人都紧张起来了。

  李胜琢磨着自己这算不算走后门了,导演这走了是看不上自己了,李丁则是在想,嘿,这孙子,都临门一脚了就把老子扔这里了,忒不地道了!

  不过,老李大喘气的说了张杨已经决定用李胜的时候,俩人都长长的舒了口气。

  于是,最终的结果就是,三人又分了一壶酒,都喝的半醉微醺。

  ……

  有人欢喜有人愁!

  最起码现在江武就有点愁。

  因为刚才张杨给他打电话了,说是之前约他试镜的角色已经定下来了,据说还是自己的小师弟,这让江武觉得很郁闷,自己是不是越混越回去了,连自己的小师弟也拼不过了。

  张杨在回到自己的工作的地方就给江武打了电话,也是道歉再三,推掉了江武的试镜,张杨拨通了张远的电话,准备询问李胜的情况,打算正式的约一下聊聊关于剧本和片酬的问题。

  ……

  这件事正应了那句话。

  生活就像是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颗吃到的会是什么味道。

  可能是苦涩的,也可能是,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