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天空升起了乌云,不一会儿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山谷中烟雾缭绕,犹如仙境。

唐宋和伍月仿若仙人在洞口俯瞰着山中的一切。

唐宋和伍月站在洞口,看着好像瓢泼的大雨不禁感慨万千。

伍月靠在唐宋的怀里说道:“刚刚还是生死攸关的时刻,此时又大雨临盆,别有洞天。”

唐宋说道:“事事无常,这就是人生。张作霖在东北呼风唤雨,也是一方土皇帝,人人敬畏,各方英杰都给几分面子,可是也有走投无路,身居山洞的时候。”

“是啊,人啊,站得高,就不能骄傲,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摔大跟头。”伍月说道1.

“对啊,张作霖最后还不是被日本鬼子炸死了?”唐宋说道。

伍月接着说道:“他树大招风,被人盯上了。早晚都是祸患。有点像我们,总是背后有人算计我们呢?”

唐宋点点头。

伍月转身望着唐宋说道:“老公,以后我们不能太软弱,也不能总是事事都那么仁慈,不是所有人都会感恩的,就像刘菲儿一样,你给了她打击报复你的机会。她也摸透了你宽厚仁慈的心态,这次你还忍让,下次,她会更狠狠地破坏你。”

唐宋觉得伍月说的话有道理。

唐宋自语道:“这次法院开庭审理邱贵和刘菲儿案件的的时候,我再也不会心慈手软了,为了我们家的平安幸福,我一定要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简约格纹短裙美女飘逸长发气质高雅秀立体侧脸图片

伍月投来赞许的目光。

大雨不停地下,,唐宋和伍月也不能贸然下山,山路崎岖陡峭,暴雨中险象环生。幸亏他们带了食物,两个人在地上铺上一个毯子,席地而坐,一边吃,一边欣赏着洞外的景色。

唐宋看着伍月,突然大笑起来,笑得伍月十分好奇。

伍月看着唐宋问道:“你笑什么?好像你得了多大便宜似的?”

唐宋忍住笑说道:“老婆,你一会儿还打算干什么去啊?”

伍月看看唐宋说道:“雨停了,我们就上前面那座城楼,听说那座城楼是有故事的,我想去看看。”

唐宋说道:“好,听你的,只要你愿意,我就陪着你尽情玩耍。”

伍月扑哧笑了:“哪有你这样的,怂恿我干坏事,刚才多玄挨揍啊。”

“要体会,就得深刻。现在你知道张作霖是啥心态了吗?”

“张作霖一样怕死,是不想多活几天啊,那种被前呼后拥的成就感,他岂能愿意放弃?”

唐宋和伍月哈哈大笑。

雨停了,唐宋和伍月收拾背包走出山洞,俩人没走几步,就被几个管理员给拦住了。一个人是景区区长。

区长的脸有些难堪,他指着唐宋说道:“这位先生,我们刚刚在查山的时候,看到山下稀有树种被破坏,想不到这事情居然是你们干的。”

唐宋忙说道:“这事儿不是我干的,你误会了。”

“你们之前救了小动物,我们很感动,还要想社会大力宣传你们的善举,可是事情没过几个小时,你们又破坏稀有树种,这件事情实在是令人费解。”区长指着地上的几根木棍感到十分惋惜。

伍月忙解释道:“这不是我们干的,是别人干的。我可以作证。”

区长问道:“谁干的?现在满山就你们两个人,你说谁干的,这几根木棍就在你们身旁,你们是不能推卸责任的。”

区长讲解了被损毁的树种是世界上稀有的金丝楠木,一棵树长几百年,才能长到几公分的直径。面前也面临着灭绝的危险。所以这树种价值昂贵。

唐宋与伍月倒吸了一口凉气,幸亏损毁树木的人不是他们。

唐宋说道:“如果说我们有责任,我承认,我们刚刚把这里的榆树叶揪下来扔到了山下。其他的事情是几个男女干的,与我们无关。”

唐宋把事情简要地叙述了一遍,区长被这对年轻的奇葩夫妇逗得啼笑皆非。

区长说道:“我明白了,难怪刚刚有几个人冒着大雨神魂颠倒地逃出景区。我们还以为他们出了什么意外呢。”

唐宋与伍月要赔偿榆树损毁的钱,区长忙说道:“这个榆树不用陪,满山遍坡都是,每年都要处理一批无用的榆树,免得妨碍其他树种生长。”

唐宋和伍月告别了区长向一座更高处的城楼爬去。

城楼上写着白云观,一道古老的木门敞开着,伍月和携手跨进白云观内,眼前是一座城台。从墙垛口出向下望去,现象环生。一道彩虹就挂在离城墙不远的地方。

伍月惊呼城池的险要,赞叹古人的智慧和辛劳。

唐宋说道:“这座城池是当年耶律拓跋为了防御外敌入侵修建的烽火台。”

伍月问道:“我想起了当年周庄王烽火戏诸侯的故事,看来这个烽火台真是不一般,它在地势最高处,烟火升起,八方救援,好威风,好气魄。”

“一代君王,为了一个女人,戏弄了满朝文武,实在是可悲啊。为了女人,丢了江山。这是何等的愚蠢行为。”唐宋慨叹道。

伍月一把勾住唐宋的脖子说道:“其实,从政治角度看,周幽王是个昏君,丢了天下,成为历史笑谈。可是从男人女人的角度来说,周幽王是一个情种,深受女人的追捧。谁说自古君王就必须为了江山而战死沙场?命运给他的是一腔柔情和一个绝色美女,他又怎么能只为江山而放弃心爱的女人?”

伍月像一个少女望着唐宋的眼睛,她渴望唐宋赞成她的说法。

唐宋想了想说道:“是啊,男人,何必为了江山,就要放弃女人呢?人生几十年,即便得了天下又如何,待几十年过去,一切都将是虚空的,不如女人实在一些,朝朝暮暮相伴,同甘共苦,相爱百年。”

伍月与唐宋热烈拥吻,伍月好像是一只饥渴的小野马,忘我的吻着唐宋。

不远处传来敲钟声,两人急忙停下里,彼此深望几眼,然后继续参观。

烽火台旁有一座大殿,店里有一排塑像,是契丹萧太后肖燕燕的塑像和她的爱人韩德让的塑像,以及当时的皇帝景宗的塑像。

伍月看着萧太后的简介,深受感动,她为萧太后与韩德让的爱情惋惜。伍月情不自禁地伸手抚摸萧太后的蜡像,惊叹萧太后的惊人美貌。

伍月向功德箱投了钱币,以示自己对她的敬仰。

伍月看到一旁摆放的萧太后的服装,很是好奇,在唐宋的支持下,穿上了萧太后的服饰,然后装模作样地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她望着唐宋眉目传情。

唐宋欣赏着伍月的美丽神态,有些忘乎所以,他忙走过去,说道:“燕燕,我的爱人,你知道我想你想的心力交瘁吗?你何时才能回到我身边?难道你要把我的一颗心都揉碎了吗?”

伍月细致轻轻抬起,她端起唐宋的下颌,深情说道:“将军,稍安勿躁,等景宗一死,我就将你调到宫中,做我的宠妃。”

唐宋笑喷,然后说道:“燕燕,那景宗何时能死,我实在是着急啊?”

“好事不怕晚,你一定要沉住气,我带给你的不仅仅是一个女人的一切,还有整个大辽国的江山。”

唐宋一把抱住伍月说道:“我不要江山,只要美人。我只要你能与我双宿双飞,过我们向往的生活。”

伍月咯咯笑着推开唐宋说道:“大胆,你竟然敢侵犯本宫的凤体,罪恶深重,念及本宫对你深爱不已,原谅你的莽撞,你暂且一边站立,有人来上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