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唐森林拍着手说:“老伴儿,你真厉害,这小东西居然能喜欢你朗诵的儿歌,我看他们对咱们还是有感情的。”

唐夫人得意地说:“那是,咱儿子小时候比他们调皮,都是我耐心看管呵护。”

唐夫人看着两个孩子,突然眼睛一转有了想法。她把孩子放在床上,对着保姆说道:“你们去买些菜回来,晚上,我要给亲自下厨,为伍月做些饭菜。她每天既要照顾孩子又要帮助唐宋打理公司的事情,实在是太辛苦了。”

一位保姆答应了一声从唐夫人手里接过钱就去了菜市场。

唐森林不知道夫人卖的是什么药,以为夫人被两个孩子感动,念及伍月的辛苦了,他一旁高兴地说道:“夫人啊,你这么做就对了,我们平时多和伍月接触,多过来几次,就能让他们爱上我们的。”

“谁说不是呢,以前都是我冷落了她,让她误会我们不喜欢她。其实我是从心里喜欢伍月这个孩子的。”

唐森林点头表示赞同。

唐夫人见另一个保姆无所事事,就只盯着孩子不离开。她眼睛一转说道:“对,我忘了,唐宋爱吃大闸蟹,刚才没有告诉她买,你去跑一趟,去追她,告诉她,要买最好的大闸蟹,就是那种肚子肚子是圆的那种,别怕贵,吃就吃最好的。”

唐夫人从包里又拿出几百块钱递给保姆。保姆没多想顺从地出了门。

唐森林见夫人有些怪异,就问道:“老伴儿,你这是怎么了,难得见你这么热心呢?”

唐夫人走到窗户前看到保姆走远。她急忙对唐森林说道:“快,我们把孩子抱走,这两个孩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我一步都舍不得离开他们。”

唐森林恍然大悟道:“你是想趁机带走孩子吗?这样不合适吧?”

青涩妹子清新恬静青色花瓣连衣裙唯美动人写真

唐夫人一边保孩子一边说道:“快点动手吧,再晚一会儿,他们回来,我们就不能动手了。”

唐森林一向对老伴言听计从,本来也是对孩子爱如心尖,既然老婆大人发话,就只好同流合污,错就一起错吧。

唐森林夫妇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冲出房间,奔向他们的车子。尽管孩子哇哇大哭,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

车子启动,老两口紧张地心才落下来。

唐夫人一边哄孩子,一边喜悦地说道:“谢谢老天帮我大忙。以后再也不用想孙子睡不着觉了,这两个宝贝儿就是我今后的全部。”

唐森林喘着粗气说道:“老伴儿,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分啊?伍月要是发现孩子不见了,不得急疯了。”

唐夫人把头一甩说道:“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实在是舍不得这两个孩子。她总是拖着不与唐宋结婚,万一哪天带着孩子卷了我们家的财产跑了,我们再想找孩子都没地方找去。”

唐森林透过车窗向后面望,唯恐有人追赶。

唐夫人见唐森林脑门子直冒汗,说道:“你看你那两下子,干大事儿的人怎么现在怕了呢?我们又不是偷人家的孩子,我们是抱自己的孙子孙女,这有什么错。再说,这样一来,唐宋与伍月不是更有机会谈感情吗?伍月禁不住对孩子的思念,就会很快与唐宋结婚,到时候大家生活在一起,就万事大吉了。”

唐森林点点头,觉得老伴关键时刻还真是心狠手辣,当出差点把伍月送到精神病院,如今又带走伍月的孩子,真是女中豪杰啊,唐森林暗自发笑。

两个哭啼不止,不一会儿尿了,裤子瞬间都湿漉漉的,老两口也被尿液淋湿了衣衫。

唐森林想起儿时的唐宋,笑呵呵地说道:“臭小子,你小时淋湿我,现在轮到你儿子了。”

唐夫人让司机把车子开到婴儿用品店,她进到里面,匆匆为买了一堆婴儿衣服用品。

车子停到家门口,唐森林犯愁了,说道:“我们如果把孩子带到这儿,伍月一定会来找孩子,到时候我们把孩子给不给她?”

唐夫人紧皱眉头,想了想,说:“如果不给,伍月一定会非常恨我们,如果给了,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唐森林想了半天说道:“不如,我们带孩子住到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吧,如果他们容易结婚了,我们就回来与他们团聚,如果不同意,我们也就只能暂时回避了。”

唐夫人点头道:“好吧,只能这样了。”

唐森林吩咐司机将车子开到一座郊外的别墅区,那是最知名的富人们居住区,四周环境优雅,空气新鲜。

唐森林让佣人打开自家的别墅房间,做了一番收拾之后,他们带着孩子住了进去。

唐东方和东方唐哭累了,就闭上眼睛呼呼睡着了。

唐森林夫妇像是打了胜仗,相互道贺。

傍晚,唐宋把伍月送回家,就径直去了父母的家里。伍月一进屋就发现两个保姆正在哭。伍月急忙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个保姆吓得面无血色,哭诉着向伍月汇报了发生的事情。

伍月听到孩子被抱走了,她跑进里屋,发现两个孩子真的不见了,她哇的一声哭出来,她愤恨地说道:“一定是唐宋父母用调虎离山计将你们支走,然后抱走了我的孩子。”

两个保姆不停地哭,请求伍月的原谅。

伍月疯了一样拎起包就往外跑,她一边跑一边给唐宋打电话,说孩子被抱走了,有可能是他父母抱走的。

唐宋忙安慰道:“小月,你别着急,如果是他们抱走的,你不用着急,他们是孩子的爷爷奶奶,不会伤害孩子的。”

伍月哭叫着:“你快点打电话问问他们,孩子在哪里。”

伍月的天好像塌陷了,她拦截了一辆计程车向唐宋父母的住处赶去。她哭得心肺欲裂,计程车司机听着伍月的哭声,痛恨地骂道:“偷孩子的人就该枪毙。”

唐宋拨打了父母的电话,都关机,他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祥的预兆笼罩着他。

唐宋回到家,却不见父母影子,询问管家,管家忙说:“两个小时之前,唐先生的车子停到了门口,可是他们没有进来,呆了没有五分钟,车子就开走了,我拨打他们的电话显示是关机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