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碧玺是我的丫鬟,这件事情,我知道与她无关,还请父亲不要让子苏为难。”虞子苏淡淡道,声音却带着深深的压迫,连虞丞相这个常年浸淫朝堂的人,也不由得为这语气中的寒意感到胆寒。

“虞子苏,你就是这样对你父亲我说话的!”感觉到自己居然后退一步,虞丞相终于发怒了,他大声道,手一扬,就冲着虞子苏打过来。

就在众人怔愣的时候,只听见虞子苏轻轻叫了一声“青默”,一道灰色的人影不知道从何处飘落下来,将虞丞相拂到了一旁。

虞子苏看着虞丞相稳住身子之后,就挥手准备让身后的家仆上,不由得嘲讽一笑,勾唇道:“忘了告诉父亲,这是七王爷给子苏的人。”

七王爷,战鬼修罗!

“你!孽障!”虞丞相气急而笑,口不择言冷冷道:“你还有脸说,你说,你是什么时候勾搭上七王爷的!本相就不信了,凭你这性格,七王爷会看上你!”

“邵宁!你在胡说什么!”虞老夫人脸色一变,急忙喝止道。

虞子苏是真的被这个自诩疼爱自己的父亲打败了,原来在他的心目中,自己这个女儿居然如此不堪,她是真的想不到,为什么她的父亲以为是自己去勾搭了七王爷!

难道仅仅是因为有着连夫人的挑拨?

“你还真是我的好父亲!”虞子苏冷声道:“这样污蔑自己女儿清白的话也说得出来!”

其实刚刚虞丞相是气急了,虞老夫人那一喝他就已经清醒了过来,后悔不已,想要说些什么挽救,就听见了虞子苏这泛着冷意的声音,不由得一怔。

“老夫人,子苏中毒的这件事情,子苏心底已经有谱了,下毒之人不是碧玺,还请老夫人做主,将碧玺放了吧。”虞老夫人听着虞子苏一口一个“老夫人”,心底一颤,仿佛感觉到是什么东西快要失去了。

纱布蓝私影常服系列唯美写真

“子苏丫头……”她想要说点话来挽救这种生硬的关系,可是所有的语言在看见虞子苏那冷清无比的样子时,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去。她以前看得没错,其实最不简单的,是自己这个孙女。

“邵宁,将这丫头放了吧。”虞老夫人沉声道。

“母亲,你什么都不……”虞丞相不愿意,辩驳道。若是这件事情,真的不是碧玺,就会查下去,若是查下去,这件事情涉及她的女儿,于含章就一定会尽力,到时候……到时候……虞丞相简直不敢想象。

“可是老身知道,不能冤枉好人!”虞老夫人看着自己这个一手带大的儿子,声音之中带着强势和坚持。心底却是在想,这么多年了,自己这个儿子也变了哟!

“放了吧。”听见虞老夫人话语中的坚决,虞丞相默默一叹,吩咐道。就在众人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的时候,连夫人又笑道:“难道这毒害大小姐的幕后凶手就这样算了?”

虞丞相目光一闪,狠狠瞪了她一眼,示意她适可而止。

虞子苏冷笑,身上的寒意更甚,让碧容去扶着碧玺,走上前,望着连夫人,直到看见她目光闪了闪,才勾起一抹笑意,声音却是如同寒冰一般的凉。

“怎么可能呢?”她道:“欺我者,百倍欺之,欲杀我者,生不如死。”

低低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之中冒出来,让众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大小姐的话,好狠!

“这件事情,我自己会去查的,三天之后,还请老夫人为子苏做主!”虞子苏望向虞老夫人,沉声道。

“好。”

不等虞老夫人说出这时间的紧迫,虞丞相就答应了下来,他原本就是想要将这件事情就这样揭过去,想要让虞子苏自己去查,哪知道虞子苏自己提了出来,还将时间定得这么短,自然而然就立马应了下来。

虞子苏看着虞丞相的答应得这么快,目光闪了闪,在碧容耳边嘀咕了几句,然后对青默道:“青默,送客吧。”便在碧容的搀扶下,转过身,给虞老夫人行了一礼,就离去了。

院子里的众人脸色各异,虞丞相的脸色青了又紫,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在青默冷冷的目光下,轻哼一声,甩袖走了。

连夫人捂着唇,淡淡吩咐院子里的丫鬟道:“照顾好大小姐,若是让本夫人知道有谁怠慢了,决不轻饶!”

哪知道院子里居然没有一个人应答,将她落了个没脸!只好自己带着如兰,气得脸色通红的走了。

因为在碧容来了之后,早就将院子清洗了一遍,所以现在能够留在院子里侍候的人,都是服从虞子苏命令的人,更甚者,还有的是去于含章安插进来保护虞子苏的。

扶着虞子苏进了屋子里,原本碧容是想要请罪的,可是看着虞子苏苍白的面容,只好住嘴,免得打扰了她。

“你去告诉于管家,三天后,我要见到人。”碧容知道是说的那个幕后黑色,应声道:“奴婢知道了,小姐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嗯……”虞子苏低低应了一声,已经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而此时此刻,七王府,夜修冥接到虞子苏中毒的消息,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势,急忙朝着丞相府的风玉阁而来。

直到看见了好好的虞子苏,才彻底放下来心。

“怎么回事?”夜修冥沉沉问道,身上暴虐的气息肆意张扬,仿佛下一秒就会冲出来,变成血盆大口将人吞灭。

青默咽了口口水,主子好像真的生气了。

他细细的将事情告诉了夜修冥,也将虞子苏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夜修冥,然后被夜修冥身上越来越血腥暴虐的气息吓了一跳,急忙站到了角落里,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本王知道了。”

夜修冥在虞子苏额头上落下一吻,嘱咐外面的碧容好好照顾好虞子苏,就又迅速的离去了。

夜色,渐渐来临,而夜修冥的目光也越来越残冷。

连家,虞丞相,看来最近这些日子果然是过得太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