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看样子,事情会越来越有趣了!

  不过有这样一位连人都看不到的合作伙伴也不是什么好事,她总得防备防备!

  思及此,凰转身朝着屋子里面走去,开始计划自己的事情!

  十七从凰的院离开,回到自己院,推开门,却发现里面的凳子坐着一个人。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烬途!

  看到烬途,十七的脸色变了变:“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他的样子,绝对不像刚刚来,倒像是来了有一会了。

  人在他的屋子里面,他站在门外居然没能发现,果然和姐夫一样厉害吗?

  “别紧张,我来是有点事情和你说。”烬途看着十七,微微一笑:“你要这样站在门口和我说,还是关门和我说?”

  十七闻言,站在门前没有动,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烬途。

  “怎么,你害怕我?”见十七丝毫没有进来的意思,烬途挑眉问了一句。

  “害怕?”听到这句话,十七冷冷一笑,踏入房间,将门关了起来:“你来又不是来杀我的,我有什么好怕的?”

   白色毛衣空气感美女大秀美腿私房写真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来杀你的?”

  “你若是想杀我,不会堂而皇之的坐在我的房间里面,你若是想杀我,也用不着隐藏。”

  “哦?”烬途微微挑眉,眼浮现出一些笑:“听你这话,你莫非知道我是谁?”

  “有一张和我姐夫......”话出口,十七顿了顿,转而道:“你有一张和帝墨尘一样的脸,你还怕谁不知道你和他的关系吗?”

  “既然知道这一点,那你应该也知道我为什么来。”

  “不知道。”十七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淡淡道:“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说,我不想猜谜。”

  “那我开门见山了。”烬途看着十七,笑着道:“我哥昏迷了一年多还未醒来,我这个当弟弟的自然不能不管,碰巧,我也寻到了救了你的办法,但我的办法需要两个人,这人间地狱的人虽然不少,可除了我,便只有你可以,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一起救治我哥。”

  “不帮。”十七将茶杯猛的放在桌,脸色冷的不能再冷。

  烬途看了一眼那茶杯,果然,十七一松手,那茶杯便碎裂开来。

  好在里面的茶水已经被十七喝掉,否则茶水定然会流出来。

  “是因为你姐姐的事情?”

  “明知故问。”十七不想在这个问题和烬途多说什么,但姐夫这事情做的对不起姐姐,如今姐姐只怕已经消失了,姐姐消失,完全是姐夫所害,他虽不想让姐夫死,但现在让他出手帮忙救治姐夫他也做不到。

  “我说......”烬途走到十七的面前,微微低头看着十七,一字一字的道:“算你生我哥的气,可他现在昏迷不醒,你能把他怎么样?他要是醒了,你还可以对他生气,更何况当日融合大阵尚未完成便被破坏,你若是有在意的事情,可以等我哥醒来之后在问他,何苦如此折腾?”

  “那你为什么没有早出现,却在他昏迷一年后才来?”十七看着烬途,不明白烬途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