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poil除了给她讲她剩余的财产外,还给她讲了一件事。

   一件对于她来说宛如世界末日一样的事。

   她以为自己受了四年的磨难已经百毒不侵,不管什么样的消息都不能让她崩溃。

   但她听完后,却像个脆弱的姑娘一样,泪如雨下。

   poil跟她说,她的母亲奥德莉在她跳海后的一周后跟她的初恋情人离开了,听说他们二人去到澳大利亚后不久就举办了婚礼。

   她的母亲,她亲爱的母亲跟别人跑了。

   多么荒唐,多么可笑啊!

   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以图抑制住喉咙随时就要宣泄出来的尖叫声。

   痛苦,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在她脆弱的心里面一刀一刀地刮着,刮得她体无完肤,生不如死。

   poil递给她一张纸巾安慰她道,“里斯特小姐你不要太难过了?其实换个角度想里斯特太太这样做也无可厚非不是吗?小姐,那时候太太她以为里斯特先生潜逃后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以为自己的女儿已经去世了。”

   “小姐你还很年轻可能不太清楚,实话说在那种情况下能守住贞洁不另嫁他人的女子很少,更何况要娶太太的是太太昔日的初恋情人。”

   “........”

   极品尤物完美曲线户外唯美写真

   她红着眼圈摇了摇头,poil识趣地闭上嘴巴。

   她垂下眼眸看着茶桌上那杯剩下一半的咖啡,心里百般滋味。

   其实道理她都明白。

   她不是小孩子,她都明白这些道理。

   但她就是无法接受。

   无法接受自己的母亲会抛弃父亲和其他男人结婚。

   要是爸爸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有多难过?

   她父亲是那样地爱奥德莉小姐。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庆幸,她父亲没有在她身边。

   ........

   晚上。

   西尔正坐在书房的办公桌处低头翻看文件,时而抬起头看看电脑屏幕。

   她正在盘算自己名下的财产。

   只有把财产盘算清楚了,才能进行之后的计划。

   白天poil跟她说的坏消息她已经释怀了。

   或许是她经历了太多,所以对任何事情都能轻易看透。

   又或许是她觉得母亲的离开于情于理,毕竟这个世界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在以为自己丈夫女儿死了后愿意当一辈子的寡妇不改嫁。

   又或许是她清楚,哪怕自己趴在这桌子上哭上一天一夜为父亲感到不值也不能改变些什么。

   所以她干脆当作什么都没听见,一如开始那样专心自己该做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

   她在白纸上写了一个0,然后把手中的铅笔放到桌面上。

   她靠在椅背上松了口气,然后拿起那张白纸举到面前查看。

   白纸上写着160亿的数字。

   这是她自己名下所有财产,包括银行存款,股票基金,国债之类财产的总合。

   她父亲名下的财产早就通通被收归国有了,也就是说这160亿是她现在所有的家当。

   她放下那张白纸苦笑,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开心好还是难过好。

   该开心自己没有犯罪,名下财产没有像父亲和卡伦那样被收归国有?

   还是该难过自己穷成这个样子?毕竟160亿在上层社会来说根本干不了多少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