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气死她了,难道她真的这么糗?一定要靠中彩票这种方式才可以发财吗?

   柳啸龙的双拳捏出了骨骼脆响声,胸腔也开始剧烈的起伏起来,闭目用力喘息,好!很好!睁开眼扬唇绽放出一个帅气的弧度,与眼内的怒火熊熊成鲜明的对比,似乎要将女人的五官死死刻进脑海中一样。

   上半身本就已经青紫一片,被水一激,强壮体魄有一瞬的发颤,可男人吭都没吭一声,这一点世界上几乎并没几人可做到。

   毕竟真正有几人可以承受得住肉体被摧残而无动于衷的?恐怕除了瘫痪者,没人不怕‘痛觉’。

   这一点砚青倒是很佩服他,不过她会征服他的。

   欣赏着水珠顺着男人的小腹下滑,再下滑…

   ‘咕咚’,大力吞咽了一下唾液,幻想着那布料下微鼓的部位,顿时口干舌燥,好吧,她承认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雏儿,甚至连男人的嘴都亲过,更别说男人的那里了,完了完了,视线离不开了。

   快把视线移开,快点…算了,移不开就继续看吧,大刺刺的瞅了一会,觉得浑身都开始发热,只看过一次AV,当时可谓是鼻血狂喷,比起AV的男主角,眼前的这个可以说强上一万倍,脚步不受控制的开始向前挪动。

   女人的目光如狼似虎,这令柳啸龙再次无语,放浪形骸的他见过,如此不知羞耻的还是头一次见,冷冷道:“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看一下!”回答时目光也没离开,小手按住狂跳的心,小脸也逐渐被红霞布满,最后小手伸向那性感的子弹内裤。

   “你的眼睛长手上吗?”

   声音压得很底,显然很不想多说一句话,但现在却又不得不说。

   清纯大眼毛衣少女洁白无瑕唯美室内照

   砚青愣住,没好脸色的瞪着男人道:“不掀开我怎么看?”真是的,大男人还怕被别人看吗?废话这么多,很是豪放的撤掉了男人最后的一点遮羞物,瞬间双目圆睁:“嘶!你小子挺有料的!”

   某女就差口水没流出,眸中泛着青光,似乎真有要将对方吞入腹中的趁势。

   柳啸龙不动声色的斜睨着砚青,看似毫无表情,但眼角已经在不自觉的抽筋了,似乎很是意外女人会放浪到这种地步。

   满头黑发已经彻底湿润,闪烁着莹光,几根调皮的浏海滴下一粒水珠,顺着雕刻般的脸颊滑入颈项,仿佛少女的唇瓣吻过,留下一条水光。

   “变…变大了!”

   闻言柳啸龙垂眸一看,果真已经彻底苏醒,性感突出的喉结一阵滚动,再次将视线转到女人的身上,却无法集中到她的脸部,而是顺着那若隐若现的锁骨一路向下扫视,最后定格在女人的美臀上。

   鹰一般凌厉的目光似乎带着掠夺,更有要将对方看穿一般。

   砚青收拢秀眉,感觉到两道灼热的目光正直视着她的身躯,偏头看去,男人果真正瞅着她的臀部看,赶紧后退一步,头一次被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这样赤果果的看过,仿佛屁股都着了火一样,脸蛋更加滚烫了,二十六岁,依旧是个老处nv,多次被人嘲笑,还不是这男人害的?

   如果能办几件大案子,不就有时间去考虑结婚的事了?双手叉腰像个驯兽师一样,歪头嚣张的瞅着男人道:“你在想什么?”

   “你在想什么,我就在想什么!”男人烦闷的偏头,决定不再去看,而身体确实相当诚实,俊颜上也有着少许的绯红。

   “是吗?既然你也想,那我就不客气了!”弯腰捡起切菜刀冲男人安慰道:“应该就痛一下,你忍着点!”

   似乎再次出乎意料,柳啸龙不敢相信的看着砚青,喝斥道:“你敢!”

   砚青握住刀的手紧了一下,心尖跟着一阵颤抖,吞吞口水,妈的,都要死了她怕他就是乌龟,憎恨道:“你看我敢不敢!”

   凛冽的眸子逐渐眯成一条线。

   看了一会,砚青撇开了视线,好吧,她承认这个男人的眼神威慑力够足,令人不由会产生无形的恐惧,但很是不理解的将刀扛在肩膀上,拽得二五八万一样吐了口口水:“你不是跟我想的一样吗?”

   “你在想什么?”

   “看看你的老二里面有没有骨头啊!”

   “那个地方怎么会有骨头?”

   “有没有划开不就知道了?”说着就将刀伸了过去。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