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乔奕森出了门就给阮小溪去了一个电话,告诉她吃完饭好好休息,家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他要先去公司处理一点儿事情,然后就回去陪她。

阮小溪叮嘱他开车小心,不要担心她。

突然觉得心里的结解开了,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乔奕森干事情更加有劲儿了,只想赶紧忙完,马上回到阮小溪母子身边,好好地陪伴他们。

突然乔奕森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打开一看,瞬间石化了。

照片是阮小溪的,脚被绑着,双手背在身后也被绑着,很显然是被绑架的时候拍下的,关键是这些照片上的阮小溪没有穿衣服。

没错,照片上的阮小溪,一丝不挂,这是第一张,突然后面又传来两张,也是类似的照片,只是阮小溪的表情有稍微的变化。

其中一张,阮小溪的眼睛微微闭着,头发凌乱,像是被玷污了一般。

看到这些,乔奕森简直不能自控,他站起来狠狠地将手机甩了出去,手机的后壳被甩掉,不过手机幸存了下来。这款手机是乔奕森独家定制的,耐摔性杠杠的。

乔奕森烦躁地在办公司里走来走去,突然又走过去捡起手机,给Bin打了过去。

“马上过来一趟。”乔奕森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连自己在哪里都没有说。

不过这个简单,Bin打开定位,直接就看到了乔奕森的位置在乔氏集团顶层办公室里。

因为他们在彼此的手机里都装了定位系统,只要发出信号,就能够立马查到。

小女人沟轻轻露

听着乔奕森像是吃了火药一般,Bin不明就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能有什么事情?除了他老婆,谁能让他发这么大的火?”晨微说道。

他算是把乔奕森给看透了,现在的乔奕森,是一颗心全部系在阮小溪的身上,一遇到阮小溪的事情,他就情绪不正常了。

乔奕森继续在偌大的把办公室里踱步,发照片的人实在太可恶了,明显动机不良,他要立马查到这个人的位置和身份。

还有这些照片的真伪,需要鉴定一下。不管这些照片是真的假的,都触动到了乔奕森,因为这些照片是对阮小溪的侮辱。

他立马打电话给助手,让助手过来将这些照片取走,去鉴定一下真伪。最后还是不放心,万一这些照片是真的,给别人看到了,或者有心的人保存了下来,对他对阮小溪都是一种莫大的伤害。

助手也不知道乔奕森想干什么,叫他来有一句话也不说。

“乔总,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助手弱弱地问道。

“没事了,不,你现在立马通知技术科,让他们全体到会议室,不,到集团操场上跑圈,如果我不叫,他们不能回来。”乔奕森说话三改五改的,他在斟酌怎么才是最安全又不引起大家猜疑的。

不过他的这个点子可真的是差到了极点,上班时间到操场跑圈,没听错吧?

“现在?跑圈?”助手不相信地问道。

“是,立刻马上,一个都不能拉下,技术科不能有一个人,快去!”乔奕森的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提高了嗓门。

“是,我马上去办。”助手还是不理解,但是一刻也不敢耽误,立马去下通知了。

Bin一到,乔奕森就拉着他去了技术科,火急火燎的,像是拖着他当炮灰去似的。

“喂,什么事?去哪里?”Bin问道。

在电梯里面,乔奕森将手机递给了Bin,自己一句话也不说,黑着一张脸,随时都可能爆发的样子。

“我靠!”看到照片,Bin忍不住爆了粗口。

乔奕森一把抢过手机,不想Bin一遍遍地翻看阮小溪的裸照,实在难堪极了。要不是兄弟,怎么会唯独将Bin叫过来帮忙,而其他的人一律回避呢。

“这到底怎么回事?哪来的?”Bin问道。

乔奕森却一句话也不回答,电梯到了技术科所在的楼层,他率先走出去,留Bin一个人在电梯里面脑洞大开。

Bin反应过来,跟着出电梯,差点儿被电梯给夹了。

到了技术科,Bin恍然大悟,乔奕森叫他来是帮忙分析照片真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