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北邸对红尖那几位爷来说,是一个吃喝玩乐的好地方。

安北城脚崴着了,其实多大点事?根本就用不着他们好么?可他们一个个都不客气地亲自“送”老大回来,当然为了自个儿的口福。

北邸有好厨子,有好酒,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安北城会神不知鬼不觉就把他们的“贞操”卖了。客厅里坐着几个漂亮姑娘,各有各的美,耀眼得他们内心都恨不得大吼一声。

“麻烦老大多卖几次!”

苏小南在“坐月子”,不方便下楼。等安公子陪她“华山论贱”一场再下楼来的时候,客厅里那一群人,一个比一个严肃,一个比一个拘束。

“你们做什么?”安北城抬手指了指,“不用客气,随便吃!”

客厅里有田甜准备的水果、点心和茶水,可客人们都没有动。在美女面前,男士们都很“文雅”,好像那个会飙脏话会骂娘的不是他们一样。

而女士们呢?在帅哥面前,似乎也少了疯劲儿,一个个笑不露齿,贤静柔淑。就连平常疯疯癫癫的莫暖,坐姿都雅致了不少。

好在,田甜很快来叫开饭了。

尴尬终于解除,几个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

餐厅里,安老太太热闹地招呼着客人,笑得满脸的皱纹都灿烂了起来。

她本质上是个和善的老太太,也不肯服老,就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玩玩闹闹——当然,令她最高兴的是,女儿来了,准女婿也来了。所以,对于还没有“到手”的女婿雷荆山,那叫一个怎么看怎么顺眼。夹菜、倒酒……热络得安瑜头皮都麻了,却听她突然笑问。

很甜很美的清纯素颜女生街拍

“大雷啊,你和小靓接触过了吗?觉得她这个人怎么样?”

小靓正是那一个和安瑜隔了八百里远的亲戚。

之前大家都以为安老太太为了激将安瑜,才故意说给雷荆山介绍那个姑娘做对象。一听这话,满桌子的人都惊住了。安瑜也没由来了地紧绷神经,状若漫不经心地扫向雷荆山。

雷荆山正埋头吃饭,被老太太突然问及,黑脸僵硬一下,愕然了好久才呆呆地回答。

“还,还行吧!”

这一声“还行”,差点没把安瑜噎着。

对她,他觉得不怎么行。对小靓,他却觉得……还行?

而且,她老娘什么意思?见鬼了吗?

她不是中意雷荆山做女婿的吗?怎么突然这么热爱做媒了?

可人家谈对象跟她没什么关系,她又不是人家的谁,插不上话,只将一把无名火烧向了安老太太,“妈!你身体不好,就少管些闲事吧?”

“你——莫名其妙啊!”安老太太哼一声,瞪住她,“我关心一下怎么了?小靓和大雷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要大家都觉得合适,我做姨婆的撮合撮合,哪儿不对了?”

“没什么不对!”安瑜没好气地冷了声,“我只是关心你!好心没好报。”

“关心我?你哪根筋不对了吧,我招你惹你了,你这样关心我?”

母女俩以前也总是互掐,可大多数时候都在玩笑,掐过就算完事了。

但今儿也不知怎么的,被安老太太数落着,安瑜突然气不打一处来,啪一声就搁了筷子。

“我吃饱了,你们慢吃!”

说着她拉椅子转身就走,那拧巴的脾气瞧得安老太太气咻咻指着她脊背骂人。

“瞧瞧,瞧瞧!这孩子,每次都给她老娘甩脸。也就我忍你了,要不是亲闺女,就冲你这臭脾气,看我兴不兴搭理你……”

然而不搭理她的人,是安瑜。

她一声不吭地扬长而去,让餐厅里的气氛,稍稍有些尴尬了。

做客做得这么不自在,莫暖也有些窘。见状,她笑着打圆场:“奶奶,安小姐是大明星嘛,生得美的人,就该这么任性。你不知道,她的粉丝……包括我,都很喜欢很喜欢她的脾气呢,这叫个性!”

安老太太骂归骂,可哪个老娘不心疼女儿?

她总怀疑闺女对雷荆山有了心思,又死要面子活受罪,愣是不肯承认,这才继续下猛药激她。那个小靓的事,当然是假的。她随口说出来,也就吃准了雷荆山耿直憨厚的性子,不会当场反驳让她难堪。

安瑜离开,让她有些下不来台。

而莫暖的话,就是一把软梯子,让她又受用,又可以顺着梯子下来。

爽朗的笑着,她更喜欢莫暖这姑娘了,看她的眼睛里都带着慈祥的笑。

“你这孩子就是会说话!哼!就她那臭脾气,还不就被大明星的光环给罩出来的?哼,瞧她得瑟得,在我老太太面前,撒上泼了!来来来,不理她,大家吃饭,吃饭,回头我再收拾她。”

“别啦,奶奶才舍不得收拾呢。”

“奶奶,吃菜!”

“这个菜软和,正合奶奶的牙口。”

几个年轻人,一个比一个嘴甜,很快就哄得安老太太脸上笑开了花。

这个时候,安北城酒窖里的珍藏才刚刚上桌,大家就等着这一杯呢,气氛顿时就轻松起来,又恢复了说说笑笑。可安瑜离去后,雷荆山并没有更轻松,他的身体始终紧绷着,眉头偶尔拧一拧,也不知在想什么。

剩下的几个人嘛,就各有各的欢乐了。

有吴越在的地方,莫暖恨不得把眼睛粘他身上,时不时瞄他就不说了,那字里行间,笑意盈盈,一个眼神又一个眼神地往他招呼。

奈何——吴越并不接招。

他是个情场高手,对姑娘的示好早就习以为常,而且十分敏感,所以被莫暖灼人的视线一瞧,早就知道这个姑娘对自己有意思了——

他不讨厌莫暖,甚至也觉得这姑娘性格开朗又爱笑,圆圆胖胖的脸就跟那国宝似的,很招人喜欢……可喜欢归喜欢,与男人对女人那种喜欢不同。

做朋友吃吃喝喝可以,别的嘛,好像都提不起劲儿了。

没办法,一胖毁所有——

莫暖一直坐在任思佳和安瑜的中间,那纯粹自作孽,不可活——

安瑜本来就是保养得宜的大明星,身材纤细玲珑,而任思佳个头虽然高挑一点,但天天健身的好习惯,让她也拥有一副令人羡慕的绝对好身材。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莫暖往她二人中间一坐,简直分分钟把自己的体重扩大了至少两倍。

男人喝着酒,女人吃着菜,大家都专心地听老太太讲着过去的老故事。

不得不说,安北城很给苏小南的面子,不仅把吴越带回来了,还带来了雷荆山,伍少野、顾风和简聪。可他们什么都好,有一点却很不好——都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们都知道莫暖和任思佳是苏小南的朋友,保持着礼节和礼貌,同时也很注意彼此应有的距离。按事后苏小南的说法:换了别的美女,他们说不定还会调侃几句,吃点小豆腐,正因为知道是她的朋友,他们反而不会造次了。

唉!

任思佳听着姑娘,时不时瞄一下莫暖和吴越。

这姑娘有一颗玲珑心。莫暖的事,苏小南操碎了心,她也一清二楚。

虽然她并不认同莫暖这种喜欢一个男人就放弃自尊,一股脑儿把感情投入的傻劲儿,但她性格开明,崇尚个性与自由,会比较尊重别人对感情的处理方式。

喜欢一个人毕竟没有错。

吴越没结婚,也没正经女朋友,任何人都有权力追求他。

可吴越这个男人……

任思佳其实也不懂他。

他们俩一起健过身,一起聊过天,也加过微信有过不少私聊——从这些方面来说,他们算得上暧昧对象了。可这会坐在一起,吴越对她与对莫暖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到底懂,还是不懂?

任思佳微微眯一下眼,突然轻笑一声,用胳膊肘推了推莫暖。

“小暖,你不说你电脑有问题吗?一会吃过饭找吴队帮你看看吧?他电脑精着呢。”